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能者多劳
    一敞畅淋漓的厮杀。

    除了为保证云忍的高端战力,让他们不至于被雾忍艹的太狠而故意放跑的由木人,再没有放跑任何一个。

    两个中队以上的精锐损失,加上牛鬼喷个正着的口水,云忍虽不至于伤筋动骨,却也相去不远。

    总之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损失惨重。

    精锐这玩意,放之世界皆准的道理就是稀少。

    一次被搞掉了几十号,哪怕云忍是武斗派军团势力,相对来说军力比其他国家更强大一些,可这一遭也是够心疼了。

    最可恶的是,兴师动众却毛都没捞着,连木叶的边境都没见到,就被人在半道上撵了回去。

    这真心是悲伤逆流河。

    作为对手,云忍难过,木叶自然就会高兴。

    亲手推动一切并定鼎局势的犬冢獠却高兴不起来。

    或许说他只高兴了半拉子,从战斗结束后高兴到了回归木叶,面见火影为止,心情就像过山车,蓦然从云端急速坠入了谷底。

    “喂喂,我说三代目,我可是刚刚跟云忍大战一场,看看这一身风尘,哪一点不在说我需要休息?为什么偏偏就这么赶着让我去砂忍村?”

    犬冢獠醉的恨不能拍桌子,不过看看正丑着脸虎视眈眈的两位长老,最后还是放弃,不过语气就没那么平和了。

    从雨之国事件开始,风里来雨里去,任务一件接着一件砸过来,简直就不给人喘气的空间。

    说好要给千葵还有花花买衣服呢,这都过去多久了?

    真当我犬冢獠是驴来使唤吗?

    就算真的是驴,连轴转的时候也得加一把青草吧!

    给我安排任务之前,拜托先好好算算,我最近都多久没回家了好吗!

    已经三过家门不得入了,简直没人性了你!

    犬冢獠瞪着三代,一副你今天给我个交代的不忿模样。

    “是你的老师,大蛇丸点名要你去。”

    三代叼着烟袋,神色肃然,无视了犬冢獠的怨念。

    “师酱?啊不对,是老师!老师点名要我去?为什么?”

    一时口顺就把师酱叫了出来,犬冢獠索**盖弥彰,暂时放下了怨念,有些疑惑。

    蛇叔现在正在跟沙忍重申木叶与沙忍有何合约,应该是没心思,也不需要他这个弟子才对。

    以蛇叔对沙忍造成的伤害,只要他人出现在砂忍村,无论沙忍正在计划着什么,都不得不改弦更张。

    蛇叔是沙忍三战大败最大的推手,是沙忍恨到咬牙切齿却不得不躬身弯腰的苦主大魔王。

    所以,蛇叔需要他吗?完全没必要。

    或者是情况有什么意外变化?

    脑子在转,犬冢獠却找不到答案。

    必要信息太少了,根本串联不出来线索。

    于是还是等答案吧。

    “沙忍的五代风影确认了,作为盟友,我们需要一个人前去祝贺并出席,大蛇丸只负责重申盟约,所以推荐了你。”

    “吧嗒~”

    三代抽了口烟,严肃的模样里参入了惆怅。

    “目前能够胜任这份任务的人,数遍村子只有你了。无论是战功还是身份,獠你是最合……”

    “等等,三代你先等等!”

    犬冢獠打断了三代的剖析,眼睛瞪的老大老大,满脸都是大写的懵逼。

    “什么情况啊?罗砂呢?四代风影这是要引咎辞职?是不是时间对不上啊?他们都战败好几年了,四代这会才退位?还是说他们选个五代一直从战后选到现在?”

    有预测有疑问,犬冢獠砸了一大坨问题过去给三代。

    你突然说什么沙忍的五代,我差点以为红头小矮子从龙脉里面穿越时空跑回来了你知不知道啊!

    “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三代嘬着烟斗,深看了犬冢獠一眼,似乎很欣赏他举一反三的脑瓜跟思想深度。

    光靠一句话就引申出来这么多预测跟问题,也是厉害了。

    “罗砂死了,连同风影夫人以及他们尚未出生的孩子。”

    香烟袅娜,遮住了三代的脸庞,却没遮住他的目光。他边抽着烟,边到处了一个震撼性的消息。

    “那个孩子是罗砂准备来封印守鹤的。”

    就在犬冢獠愕然的时候,三代又幽幽的补充了一句。

    “噗~”

    犬冢獠这下直接就喷口水了。

    什么情况?红头小矮子,不离不弃用一生真爱太子的葫芦娃就这么挂了?

    这岂不是比木叶丸还悲催?猿飞新之助死的早,人凉的时候还没女朋友呢,木叶丸就这么直接被蝴蝶没了。

    但那是个无关紧要的搞笑角色,没了就没了,犬冢獠才不在乎。

    可现在什么情况啊?我爱罗这种重要的大配怎么也说没就没了?难道说气运所钟什么的,都特么是唬人的?

    刚出生就升天,甚至都不知道有没有呼吸到几口风之国风沙弥漫的特色空气,我爱罗比起木叶丸真的是惨不忍睹了。

    “三代目,到底发生了什么?”

    犬冢獠心神具震,却实在想不通罗砂一家三口怎么就忽然没了。

    “是信,他在千代封印守鹤的时候偷袭。”

    三代的烟抽的越发快起来,烟气浓的能将他的脑袋都罩住,同时声音也变得厚重起来。

    显然说道宇智波信,三代很是重视。

    毕竟九尾之难就在不久之前,也由不得三代不重视。

    “又是他吗?那么三代,守鹤呢?被抢走了吗?”

    犬冢獠凝重了起来。宇智波信居然开始收集尾兽了。

    “嗯。信的偷袭导致千代重伤,封印出现重大失误,直接导致加流罗跟她的孩子死亡。之后守鹤被操控,为了保护村子,罗砂以死亡将他们从沙忍赶了出去。”

    三代的描述说的很平静,但这言语之间却堆积着的都是当时的惨痛与决绝。

    “虽说是邀请观礼五代风影继任仪式,实际上这算是沙忍的求援。所以大蛇丸点名了你,我想了想,也是由你去最合适。”

    犬冢獠陷入沉思,三代等了一阵,不见他说话,索性便将心中的考量说出。

    “原来是带着求援性质。有老师在居然还不满足,看来沙忍这次是真的怕了。”

    听罢三代的考量述说,犬冢獠算是接受了现实,不在纠结红头小矮子死于非命的变故,开始归拢心思琢磨当下。

    “这么一看的话,还真的就是只有我去比较合适了。真是,感觉回来的不是时候。”

    论实力,目前木叶能够派遣的顶级战力就他犬冢獠一个,其他人都各司其职中,根本就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最后一个问题,三代目,沙忍确认的五代风影是谁?”

    讲真,我爱罗死于非命,犬冢獠还真比较好奇,五代风影会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