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栽倒
    大地凹陷,一片赤黄,以势不堪摧残。

    天宇云翳激荡,罡风仍在肆虐八方。

    草木竞伏,郁郁葱葱丛林的犹如绿水海洋,却生生被啃出一坨屎黄,看上去格外显眼且丑陋。

    意境也好,美景也罢,都被牛鬼一炮毁的七七八八。

    但当雪白的狗子出现,一身在风中飘荡如缎,水光油亮的白毛当即就惊艳了目光,掩盖了癞痢般的丑陋。

    一身白如雪,光泽如锦,冰清玉洁的就像月宫中的精灵忽然坠入了人间。

    如果不是有两个硕大且正呲牙的狰狞脑袋,这狗子莫说如牛鬼般庞大,就是再大上几圈去,也不过是让人喜爱到心痒难耐的吉祥物。

    “滋滋啦啦”

    电光风火,水色昏黄,还有一股沛然莫御的查克拉同时向狗子两颗脑袋中间汇聚。

    一回生二回熟,见识过尾兽老大跟老二两个看成绝代双骄的绝招,犬冢獠跟白丸再照猫画虎起来,未曾驾轻就熟,却也是老马识途。

    风火雷电土,五行属性加上仙术查克拉,甚至都没有解放七尾的力量,一颗让人只是用目光看都觉得眼睛发疼的混色玉球就被凝结了出来,并且在急速增大。

    尾兽玉或者尾兽炮的蓄力时间太过冗长,于是限制多多,早在跟九尾对刚时犬冢獠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如今二度使用模仿招数,犬冢獠当即做了取舍改进。

    他舍弃了再五行属性与仙术查课中在混入七尾的力量,如此虽然威力或有下降,但却将依照蓄力过久,有太多可趁之机的绝招变成了杀招。

    “当老子是吓大的吗?你就是变的比山还大,一样给老子去死!”

    双头狼充塞天地,震慑八方,吓的军心崩溃的云忍未有一人前来攻击,个个抱头鼠窜,唯恐奔之不急。唯独已经怒发冲冠的雷影咆哮宛若疯虎,带着一腔怒火,撞破长空,发动了决死一击。

    “大哥,我来帮你!”

    又是一道雷霆光芒冲天而起,奇拉比后发先至,不让雷影专美于前。

    “好,我们兄弟今天联手宰了他,为云忍报……”

    大敌当前,艾顾不上再跟奇拉比生气,咬着牙榨出十二成力量,要跟弟弟一起先干死犬冢獠,却话未说完,就见大狗子已经把凝聚的查克拉秋玉喷了出来。

    “咻”

    一声轻而锐的破空响声,混色的玉球约莫有人头大小,速度却快的像幻觉,直接从艾与奇拉比这两兄弟脑袋中间的空隙穿过。

    鬓发被撩起,尚不及随风飘动已经泯灭做尘埃。

    “轰——”

    转瞬的片刻,空气猛然震动起来,大地掀起波澜,从身后铺到了身前。

    熟悉的罡风再度肆虐,一朵蘑菇冉冉升起在天地之间,拔地而起,直上苍穹。

    多么似曾相识的景象。

    眼前那一朵牛鬼种下的大蘑菇仍未彻底消散,身后一朵形神具备的蘑菇又再度生长了起来。

    不过只是体型上小了不少,新蘑菇眨眼成长到极限,对比还没消散的大蘑菇,也不过只有其一半的分量。

    但这就足够了。

    羞愤义愤的奇拉比首先僵硬,惊愕的长大了嘴巴,看看牛鬼种出来的大蘑菇,又回头看看犬冢獠种出来的蘑菇,即使有墨镜挡着,依旧遮不住牛眼般瞪大的双眸惊涛骇浪般震愕。

    不是尾兽玉,却神似尾兽玉。

    艾的愤怒也凝固住了。

    被混色玉球查过的半边脸颊正在发冷麻木,无声湮灭的头发让头皮发凉。

    犬冢獠并不比牛鬼尾兽炮威力大的招数,像一盆凉水兜头浇下,让艾的怒火从头发梢一路退到了菊花口,然后双股一哆嗦,就成了空气放掉了。

    这种威力的招数,会打偏吗?

    当然是不可能的。

    但犬冢獠却在艾差不多近在咫尺的情况下,蓄力而来的一击杀招放了空炮去增加地图绘制难度。

    是犬冢獠的功夫不到家?

    艾不这么想。

    尽管交手没有几次,可艾对犬冢獠的认知并不需要太多正面接触。身为火影,想要某个人的信息,到还不难。

    所以艾很了解犬冢獠,所以知道刚才那一发混玉绝对不是打偏,而是故意为之。

    为的是向他发出警告。

    “滋滋啦啦”

    一颗全新的混玉再度开始凝结,只是这次的速度比之前更慢了很多很多。

    不是因为犬冢獠力有不遂,而是因为他没有全心全意去准备。

    “雷影大人,你说我下一发会打谁?是你,还是奇拉比?或者……是他们!”

    脑没上没有三叶草,更没有封印,代表着犬冢獠的硕大狼头用他如雷滚滚的声音,向着雷影发出揶揄中威胁之意激荡的话语。

    奇拉比百思不得其解震愕中,艾却阴沉的像要把自己冻住,一双眼恶狠狠瞪着双头狼,想要择人而噬。

    但艾没有回答,更没有动作,就像真的把自己冻住了一样。

    “我相信,雷影大人一定不会被我打中,奇拉比或许也能硬抗过去。但要不要赌一把呢雷影大人,看看你的军团能否安然无恙?”

    揶揄之意越发浓烈,甚至于更像是挑衅,但犬冢獠有恃无恐。

    “相信我,这种东西的威力虽然不如尾兽,甚至威力只有三分之一左右,但多的不敢说,十几二十发我还喷的出来。”

    “那么想想吧,雷影大人,要不要跟我谈谈?”

    依旧是沉默一片,艾死死盯着犬冢獠,咬牙切齿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唯独不敢真的再继续动手,甚至为了避免刺激犬冢獠的神经,他连身上的雷电外衣都收敛了不少。

    犬冢獠的话并没有错,凭借雷遁,艾有信心躲过攻击,奇拉比就算躲不过,也还能放出牛鬼来硬抗,但那些灰头土脸,已经不成阵型的云忍部下怎么办?

    能够成为雷影,除了家族荫蒙,实力强大之外,艾有跟他火爆脾气等同的智慧。

    犬冢獠能够看到云忍军团团扑后雷之国的困境,艾又如何想不到。

    在这里拼一股血腥,争一口恶气,最终吃亏的只会是云忍跟雷之国。

    再明显不过的得不偿失结局。

    如何选择,其实不需要艾多么烦恼。

    只是这个时间有些不对,心情难以平复,怒火怨气仍在沸腾,让艾无法就此退步认输,忍气吞声。

    这么一退,败的可不只是一场遭遇战,而是战略整体都会崩溃。

    可不退又如何呢?云忍扑不起一个军团。

    进退维谷,左右前横,心中无有取舍,艾只觉得卵泡被人捏住,除了身不由己,满心满肺的都是怒火冤躁在横冲直撞,几欲吐血。

    于是望着犬冢獠的目光越发愤恨凶戾。

    “哟,这可真不是友好的眼神啊雷影大人。看来你是不打算就此认输了。那就让我们痛快的打一场,叫奇拉比把八尾放出来,且看看我跟他,谁喷口水更厉害!”

    把柄在握,犬冢獠有恃无恐的很,言语间不无寻衅。

    “滋滋啦啦”

    混玉再度膨大起来,并且超越了之前的第一次,一点一点虽然缓慢却迈着坚实的步伐不断壮大。

    艾沉默,脸上阴晴变幻好似开了染坊。

    “大哥,打不下去了。”

    奇拉比久久震愕终于恢复,他到是比自己大哥更冷静三分。

    “我们走!”

    短短三个字,一个字一个字从喉咙寄出来,从牙缝蹦出来,艾的脖子粗大泛红,血管虬动,目光凝视着大狗子,真真是能冒出火来。

    今天他们云忍彻底载到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