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天降正义
    土代很紧张,毕竟这次雷影交给他的担子很重。

    虽然不过是带领大军赶路罢了,可实际上并没能这么简单的表述。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简单的一句话,细细体会就能考量出军队的复杂程度。

    尽管忍者因为个体的优秀,相对于普通的军队,已经将对后勤的依赖压缩到了极限。

    可这并不代表忍者就可以彻底摆脱后勤,不需要补给。

    神无昆有犬冢獠插手,木叶以一种酣畅淋漓,摧枯拉朽的方式放翻了岩忍。

    可这场战役在原著中,却是通过切断了岩忍的补给才勉强达成了将其迫退的目的。

    所以忍者一样还是人,就算吃的可以差一点,少一点,凑活一点,可依旧需要为数不少的补给,这是生存所需,少不了的东西。

    于是,看上去不过是带领行军罢了,却只粮草后勤一项的千头万绪,就让初次接触这些的土代有些力不从心。

    好在大家目前尚算齐心,磕磕绊绊中土代还是凭着一股子毅力跟拼搏趟了过来,按照预先设计好的安排,与精锐部队隔了半天的路程领军出动。

    此次出击,对云忍来说,也存在放手一搏,孤注一掷的赌博性质。

    最好的结果当然一击必中,赢取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一旦失败的话,小败到还没什么,可一旦大败,那就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那么简单了。

    对手是木叶,由不得土代不担心,毕竟木叶可是那个从建立开始,就一直像个怪兽一样横亘在忍界的庞然大物。

    初代与修罗二月争辉,群星暗淡无光的年月不去说。

    只说从一战开始,一直到目前的三战,半个世纪的时间不算短了,紧凑一点的话,三代人了,木叶遇到今日这般的危机也不是一次两次。

    可仔细看看,每次木叶岌岌可危的时候,最后的结果是他倒下了么?

    根本没有。

    他反而在举世皆敌的环境中,每每看上去都要轰然倒塌的危机下坚强的挺了过来,而且就像浴火重生一般,越打越强。

    二代火影千手扉间着凉的时候,三代临危受命,木叶的各种遗老遗少山头林立,可畏群龙无首,眼看着要垮,但是木叶挺过来了。

    二战的时候,半神之威如日中天,木叶却在一战耗尽了一代精粹,正是除了三代那班人,再加一个白牙,几乎就没有再拿得出手的人物。

    可木叶垮了吗?他没有。

    甚至都没用三代亲自披挂上阵,他教导出来的三个小年轻,就把半藏这个享誉天下,初代之后第一个忍界公认跟神沾边的超级强手摁了下去。

    嗯,这三个当年的小年轻,就是三战中各种吊打四大国,二十出头就用拳头硬从半藏那里抢来三忍封号的木叶黄赌毒。

    一次是运气,两次可以是巧合,但你每次都这样,感觉就截然不同了。

    木叶你特么也太无赖了吧!说好要死要死,反手敌人尸体都化了,你特么还是要死要死要死!

    你特么到是死一个我看看啊!你到是什么时候真的去死一次啊!

    有鉴于木叶遇到如同今日这般生死攸关之际,次次都有惊无险的度过,甚至第一次木叶生死危机还是由云忍引发,由不得土代不忧心。

    只是他的这种忧心隐藏的很好,并没有表露出来。

    身为一军统领,肩负着云忍兴衰与雷影期待重担,土代不敢有丝毫大意。

    能够胜任ab组合的配合技巧考官,他值得雷影的这份信任,他能挑的起这份重担,他有值得赞誉的能力。

    安排后勤,鼓舞士气,综合指挥系统,安排行军,大军行动还谨慎起见,直将侦查范围扩出去数十里,如果不是怕太过于接近前面的精锐军团打草惊蛇,土代怕不能让侦查队伍跟在雷影屁股后头才好。

    然而一切都安排的紧紧有条,跳不出毛病来。

    土代兢兢业业,将事情办的四平八稳,深韵善战者无赫赫之功的硬道理。

    可惜世上的事情有时候就是很奇特,所谓人力不敌天数,或者着说是一山更有一山高。

    “土代大人,不好了,八尾暴走了,就在我们前面,他冲着我们来了!”

    扯着嗓子叫喊,负责侦查的一位云忍简直屁滚尿流的狼狈。

    “不对,是有人在跟八尾战斗,但是他真的冲着我们过来了,他过来了!”

    有一个火烧眉毛的云忍紧随其后狼狈而来,叫嚷的都有些破音了。

    八尾对云忍来说,是个灾难印记无法磨灭的梦魇。

    多少次暴走,连最强雷影三代的族弟都因他而死。在云忍村上至九十九,下至刚会走,都是问牛鬼而禁声。

    数十年间,牛鬼用不计其数的暴走,跟三代雷影的屡战屡败的坚毅不馁,一次次掀起血雨腥风,铸就了可止小儿夜啼的赫赫凶威,简直就是魔鬼在世。

    无怪哪怕奇拉比成为人柱力之后,九尾再没暴走过,却依旧不能抹消往日的恶劣印记,如今一见之下,云忍的整个侦查队伍当即崩溃。

    接连有负责侦查的云忍狼狈而归,一个个都像屁股后面有索命恶鬼在追,且扯开喉咙的嚷嚷,将消息传达的格外分明。

    多数云忍都曾伸手八尾之害,顿时就骚动开来。

    大军气势为止一滞。

    “闭嘴!都慌什么!八尾的影子都还看不到呢!变阵,组成防御阵型,我们大军在侧,还要怕区区尾兽吗?云忍,斗魂不息!”

    脸色发青,太阳穴突突直跳,土代恨不能直接手刃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被牛鬼吓破胆,嚷嚷着扰乱军心的侦查忍者,却不得不先站出来稳定军心。

    忍者的个人素质确实远超一般军队,可忍军依旧没有脱离军队的本质,最怕的禁忌之中依旧不免有啸营。

    八尾牛鬼在云忍留下的凶威太盛,土代即便恨的咬牙,现在也顾不上处罚坏事的家伙,必须先稳住军心。

    强自镇定强硬的土代脑门渗出酣睡,瞪大的眼睛泛起血丝,狰狞的目光大有一言不合就要暴起杀人的煞气。

    重担在身,牛鬼现身,他本就绷着的心弦瞬间到了极限,随时有崩断的可能。

    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来触霉头,命令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传达下去。

    但命令虽快,却有东西比他更快。

    “过来了,他过来了,过来啊”

    一声破音后扭曲到荒腔走板的惊声尖叫撕裂了土代的理智。

    光天化日之中,一道流星般光芒自天际飞来,转眼间就到了眼前,将高天的云翳撕碎,把天空射出激流洪波,轰然落下。

    “我……”

    悚然抬头的土代,视线被流星光泽充斥,他瞪眼到眼角都开裂,只觉心肺之间一口逆郁之气要化作孽火将他烧成灰烬,张嘴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便在无以为继。

    “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