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新人
    因为进了监狱,于是代三代给蛇叔传达前往沙忍重申同盟的事情,就不再由犬冢獠负责。

    这也免了师徒相见可能产生的尴尬。

    毕竟之前两人的相见算得上不欢而散,转过头了犬冢獠就从三代那给蛇叔找了份工作,想来蛇叔虽然依旧会去,心里却不会那么爽利。

    犬冢獠这般作为,可是很有卖师傅的嫌疑。

    刚刚才不欢而散,回过头你就给我找麻烦,犬冢獠你想干嘛?要上天是不是!

    尽管犬冢獠并不是太在意这些事情,也不过是小麻烦而已,但能免就免,实际上也挺好。

    “哎,白丸,走吧!”

    脚尖点了点百无聊赖的白丸,犬冢獠呆呆看着敞开的牢门沉思了半晌,还是搞明白三代的心思。

    不过事情还是得去做,三代都大开方便之门了,他再不坐起而行,显然不体恤老人一片苦心。

    虽然不知道这片苦心到底意指何方就是了。

    “汪”

    白丸摇了摇尾巴,一抓拍在狗蛋上,将之顶到脑门,站起来跟着犬冢獠除了牢门。

    大监狱里很安静,没有传说中拍着阑珊高呼冤枉的凄凄惨惨。

    一路行来,犬冢獠畅通无阻,就像闲庭信步在松林小径一般,莫说没人阻拦,就是连看个究竟的人也没见到。

    好像忽然之间他这么大一个人,还带着一条狗,都成了隐形人。

    如此这般,显然是得了吩咐,故意对他避而不见。

    犬冢獠当然明白,这就跟没有关上的牢门一样,都是三代的意思。

    一方面是为了个规矩一个交代,毕竟袭击长老这种事情,还是大庭广众之下,闹得举村皆知,影响极其恶劣,如果不加惩戒,日后有人有样学样怎么办?

    另一方面,却是为了掩人耳目了。

    村子里有牛鬼蛇神潜伏的耳目,这都是心知肚明的事情。而且也非一家做法,大家二哥别笑大哥。把犬冢獠投入监牢,是快捷且有效避开刺探的方式。

    毕竟如果不是特意为了劫法场,谁会闲的没事连监狱里都安排上探子呢。

    真当安排探子内奸什么的,全然不用付出的吗?

    又不是钱多了烧手,没地方花才这么奢侈。

    从大监狱出来,时间以近傍晚,天际斜阳渐渐发红,裸露的土黄山峦,枝叶层叠的丛林,这会都被夕阳覆盖夺了颜色。

    “獠,你出来了!”

    “獠!”

    两声呼唤叫住了正不知下一步该去那里的犬冢獠。

    是止水跟阿斯玛。

    “你们……”

    犬冢獠眼中闪过迷惑,不解他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

    讲道理说,阿斯玛这会就算不在家里代替老爹筹备大哥的丧事,止水也不应该跑这来候着。

    毕竟被宇智波信闹过之后,宇智波一族可畏损失惨重,几乎已经是家家披麻戴孝了,正是焦头烂额,处处需要人手,不可能让他这么闲。

    而且,看两人的模样像是一直在等他。

    “奉三代目调令,归建。队长,请下命令吧!”

    两人对视一眼,由阿斯玛郑而重之的上前肃然回应。

    “啧,虽然计划是我提出的,但现在为什么却有种赶鸭子上架的不爽?”

    犬冢獠嘀咕了一声,看着肃然的两人,已然明了三代的安排。

    这就是要他从这里带着三代给准备好的队伍,直接出发了。

    “獠……”

    犬冢獠的不情愿没有掩饰,落在止水眼里,不禁让他心里疑惑。

    三代的归建命令下来的很急,几乎就是暗部将犬冢獠押解走的前后脚,算起时间来,家距离比较远些的迈特凯甚至可能从解散到接到命令,都还来不及洗把脸。

    传令人虽不见紧迫,可谁又感觉不到着里面的急迫呢。

    现在犬冢獠的不情愿,看着却是要再生波澜的样子。

    “你们啊,一群傻蛋。”

    三代归建这个词用得好,让犬冢獠虽然不情愿,可也说不出什么不爽的话来。

    还是原来的队伍,还是原来的配方,这本来就是犬冢獠往雨之国的时候自己选的人,这会三代原封不动的给他再把队伍叫回来,这不着痕迹之间的照顾却是很明显了。

    也就不好再计较被安排按部就班的事情。

    而且,用这一班犬冢獠自己挑选的人再度组成队伍,还让他不敢不用心尽力。

    除了像蛇叔和团藏这样的个例,三代对人心的洞察,犬冢獠不得不说服气。

    纵然被带了镣铐,却还得翩然起舞,犬冢獠算是见识了三代顺水推舟的本事。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细致的止水察觉到了事有内情。

    先有犬冢獠袭击团藏,后有紧急归建,一串事情中间连个喘息的间隙都没有,恐怕是真有什么事情不为人知了。

    “走吧,路上再说。这次的任务很艰巨,搞不好要死人的。红他们在哪?止水,归建的话,鼬也跟来了吗?如果没来,有没有新人补充?”

    三代把事情安排的太周到,也不容犬冢獠多加动作,于是整理心态,进入状态,边说着边拔腿前行。

    “夫人快临盆了,富岳族长有许多事务需要处理,鼬要留下来照顾。不过三代遴选了人代替,是叶山,獠你应该认识。”

    止水边带路边回答。

    “叶山?白云叶山?我们这群人之外,第一个晋升上忍的那个?那我确实是认识。”

    见止水点头肯定,犬冢獠不禁呷嘴。

    三代居然让白云叶山来代替鼬,犬冢獠愈发觉得三代有什么心思是他猜不着的。

    白云叶山,木叶上忍,犬冢獠认识不久的朋友,年龄相仿,是个成熟冷静的年轻人,就目前的实力对比,比鼬更胜一筹。

    毕竟鼬即使开了写轮眼,也不过堪堪摸到了上忍的边,还有待成长。

    而白云叶山,早在三战末期就已经凭借战功晋升为上忍,如今不算上忍层次的新丁了。

    而且对白云叶山,犬冢獠也有一些了解,属于原著里为数不多出彩的原创人物之一,一手刀术也算拿得出手,战绩同样不容小觑。

    某种意义上,白云叶山巅峰时期出场的实力,类比已经不弱于旗木五五开。

    作为同届之中,犬冢獠小圈子之外第一个晋升的上忍,白云叶山某方面来说也是才华横溢,至于实力当然不差。

    只是如此一来,加入了白云叶山,犬冢獠这个队伍,基本就将同代中出类拔萃的人才全都囊括进来了。

    而犬冢獠身为队长,三代又把这样一支队伍的领导权交给他,若说没有什么任务考虑之外的心思,显然不可能。

    只是,波风水门上位风波刚过不久,三代应该不至于真的再故技重施一次。

    推波风水门的难度是困难的话,推犬冢獠的难度就是地狱级别了。

    隐隐对三代打开方面之门背后的心思有了猜测,可犬冢獠却真不敢肯定这推测是否正确。

    毕竟三代可能,大概,应该还没有老糊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