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总感觉哪里不对!
    三代的目光饱含深意,就那么静静的看着犬冢獠,看他歪曲事实,极尽瞎掰的自我主义。

    犬冢獠奉还以静默,不闪不必迎着三代的目光。

    他才不会被三代的目光看羞愧呢,他的查克拉不缺,厚脸皮更是不缺。

    何况这本来就是他心里的打算之一。

    跟团藏之间的矛盾,并没有什么需要隐瞒,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跟团藏就是不对付,我就是要黑他,而且要光明正大的黑。

    如此,很多事情做起来反而不用顾虑太多束手束脚。

    仇人之间讲什么情谊?当然是落井下石,见缝插针了。

    犬冢獠一点也不掩饰他对团藏的恶意,甚至要怎么光明正大怎么来。

    摆开了阵仗,我们个吹法螺,看谁笑到最后就是。

    “你真的觉得,团藏有问题?”

    对视良久,犬冢獠都没有在注视下屈服,三代默默的收了目光,索性直接问了出来。

    在与团藏为难这方面,三代是了解了犬冢獠的心思,完全就是不再遮掩了。

    但还是不那么相信,老伙计团藏会像犬冢獠说的那般,存在性质恶劣的严重错误。

    “这个谁知道呢,防患于未然吧。反正又不会少块肉。至少我是不会少的。”

    犬冢獠耸耸肩,态度无赖。

    总之是看人挑担不嫌累,添油烧火看热闹。

    “獠,你呀,你呀,哎,真是个孩子脾性。”

    看着犬冢獠皮籁的模样,三代哑然失笑,虽说着责怪的话,却出乎意料的并没有责怪的意思,不过一个孩子脾性就遮掩了过去。

    反倒是犬冢獠,有些诧异三代的态度。

    总感觉,老头貌似大度的有点过分啊。

    就算不教训,不说教,作为火影,对明显坏规矩的行为,你也该多少表示一下吧。

    就这么轻描淡写,一副袒护自家熊孩子的模样,让人心很方啊!

    我们……根本就没有熟到这份上好吗!

    犬冢獠有点疑惑了。

    感觉看不懂三代老头要干什么。

    “所以,三代目不辞辛劳让暗部前脚把我送进来,后脚自己也跟过来……要一起吃点嘛?”

    犬冢獠打了个饱嗝,开始用手剔牙,一副酒足饭饱人生无憾,惹人嫌的咸鱼样子。

    “不了,人老了,一旦上了年纪,就会睡得少,吃的也少了。总感觉像多清醒一会,也好让自己在世上多留一点时间,多看看风景。”

    三代并没有被犬冢獠的大喘气闪了老腰,反倒非常自然的扯到了老年人哲理上去,言语之间有股不胜唏嘘的苍凉。

    真个是时光易老,催人尿下。

    “好吧好吧,我认输。我们不扯了,三代目来时有什么不方便,需要亲自交代我的事情吗?”

    犬冢獠翻了个白眼,三代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做太极,更不懂什么是云手,但马老滑人老精的古训诚不欺人,要论瞎胡扯的意境,显然是三代这位将近花甲的老姜更辣。

    “獠,对云忍的计策,有几分把握?”

    犬冢獠认输,率先正经的进入了节奏,三代非常淡然,既不得意,也不穷追猛打,自然而然的衔接配合上来。

    所谓细节之中见功夫,三代既能跟上犬冢獠皮籁的瞎扯,也能顶得住大喘气,更能不动声色的引导话题往希望的方向转变,还能不战而屈人之兵。

    就连冷魅狂霸,太子时代之前直接主角模板的蛇叔,对上犬冢獠各种跳跃的脑洞都时长只能谨守本心,冷利漠然以对,偏到了三代这里,就是见招拆招,最后还拆的犬冢獠举手投降。

    三代当真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斗士一枚了。

    “把握?这种东西,从来都没有的啊三代。”

    犬冢獠摊手,满脸无所谓,就像说刚吃的菜肴并不怎么丰盛一样。

    这次三代的却不能继续淡定了,他干瘦的脸颊当即就是一鼓,有吹胡子瞪眼的趋势。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吧,有一分把握,就得用上十分努力了。”

    又是一个大喘气,带着浓浓的鸡汤味道。

    三代看着犬冢獠,这次真鼓眼睛了。

    怎么个意思你这个小子,说话的味道怎么这么熟悉?你这是抄……是班门弄斧你知道吗!

    “别这样三代目,你这样我很难做的。”

    犬冢獠一副为难模样。

    “你难做什么?”

    三代有些气闷,有点不解。

    我做我的表情,我也没说什么,你难做什么了就?

    “让别人看见了不好。”

    犬冢獠理所当然的这么说,脸上五官一凑,摆出一副我是清白的,我很难解释,我不想惹麻烦的表情。

    看着犬冢獠,三代明明才被蛇叔深深伤害过不久,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点担心起他来。

    原来蛇叔一直面对的是这么样子的一个弟子,也真的是难为他了啊。

    “你想要做什么的,就去做吧。你,止水,卡卡西,你们这一代人已经成长起来了,木叶的未来,终究是属于你们的。”

    不胜感慨有满腹熨帖的三代看上去好慈祥,暖的要炸的样子。

    “一会感慨,一会逗趣,一会又鸡汤,完了还这幅老有所依,无欲无求的圣贤模式,三代老头你真是够了啊。感情戏这么丰富,简直就是戏精了你!”

    大包大揽,老怀大慰着忽然就进入圣贤模式的三代看的犬冢獠有蛋疼的冲动。

    论脑洞跳跃,情绪反复,犬冢獠自认纵横无敌,今天遇到三代,可算是真的遇到了挡不住的对手。

    犬冢獠是演员,碰上三代这个动不动就给自己开戏的戏精,只能甘拜下风,无可奈何无言以对。

    “哎,不行了,不行了。终究是老了啊,这才一会会,就有点累了。真是不比从前了,老朽得回去歇歇了。”

    自顾自的锤了锤老腰,三代的眼睑算说着话就耷拉了下来,随时都有可能睡过去的样子,回身穿过了牢房门,一步一踱,唉声叹气,气喘吁吁的离去。

    “獠,大胆的去做吧,趁现在老骨头还没彻底腐朽的时候。”

    三代身影已近看不见的时候,荡回来一句异常亲近的话来。

    “啧,白丸你说。三代老头着态度是什么意思?我这眼皮子连着心,一跳一跳的,总感觉哪里不对!”

    三代来去之间,态度变化过于频繁,以至于犬冢獠脑子这时候都有些混沌起来。

    “咕噜咕噜噜”

    白丸懒洋洋滚着狗蛋,给了犬冢獠一个雪白的大屁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