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木叶是个温和的村子,至少比其他几个流氓要温和的多。关于这一点,身在牢狱的犬冢獠体验十分深刻。

    囚笼尽管逼仄,却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至少床椅被褥不缺,甚至还有一方小小的出恭之所。

    除了味道不那么好闻,巴掌大的狭小透气窗开的过高,灯火尚算过得去的牢房,作为一个戴罪之身的犯人,真不能要求更多了。

    当然,忽略桌上的杯盘狼藉,以及吃饱喝足,正慵懒躺倒的一人一狗,这一间小小的囚室,真的很能体现木叶的人文关怀。

    对待犯人都这么周到了,你还能说他不够温和吗?

    “什么味道?好香啊!”

    “别看了,再看也没有你的份。知道里面关的什么人吗?还是快点巡视完了回去睡觉吧。”

    隔着门传来外间走动的脚步声,伴着两个人的谈论。

    “我也没说什么好吗?对了,里面关的是谁?进了大监狱居然还能吃香喝辣,身份一定很了不得吧!”

    被嫌弃的那人有些不爽利,不过也就反驳了一声,更多的反倒是八卦的心思按耐不住。

    “没事瞎问什么你!人家进来之前可是部长级别的大佬,直接就是由火影大人的暗部押解来的。你知道人家是因为什么原因进来的吗?”

    呵斥的那人,似乎也跟同伴是同道中人,一样按耐不住心里燃烧的火苗,甚至听上去还有些得意的样子。

    “什么原因,快告诉我!”

    果不其然,兴趣一下就被挑了起来。

    “长老团知道吧?”

    “嗯,知道知道!”

    “那团藏长老你肯定不陌生咯?”

    “团藏大人?那肯定不陌生啊,我们是干什么的?说是忍者,实际上不过是狱卒罢了,怎么可能不知道团藏大人呢?喂,你说这些不沾边的东西干嘛,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你急什么啊,别急。我可告诉你,这里面的关系大了去了你知道吗?”

    “你说不说!再吊我胃口,我走了啊!”

    “啧,真是愁人的急性子。好了好了,告诉你好了!”

    “快说!”

    “里面关着的,可是我们的医疗部长,惊才绝艳的天才,大蛇丸大人的弟子,犬冢獠呢!”

    “哇,居然是他!他不是,不是……”

    “不是什么,你倒是说啊!”

    “不是,他怎么会被关进这里?不应该啊?没道理啊!”

    “呵,有什么不可能?就因为是天才?是三忍大蛇丸的弟子?还是因为是医疗部的部长?再天才,再厉害,直接袭击火影辅佐一样也有罪!”

    “我们木叶,可不是某些不讲规矩的地方,你这都忘了吗!”

    卖弄的那人语重心长,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居高临下带着教育的口吻,很是骄矜的样子。

    “嚯啊!居然袭击团藏大人,这这这……”

    豁然一惊,继而就是瞠目结舌起来。

    “一惊一乍的,这这这个头啊!这么大个人了,能不能淡定点!”

    “怎么淡定的起来吗!居然袭击团藏辅佐,他,他莫不是疯了!”

    “禁声啊你!什么疯不疯了,人家是部长,不比团藏长老身份差什么的好不好!而且也是事出有因,不然你以为他这会还能好吃好喝啊!”

    “事出有因?我说你这人,将事情就不能一次说完嘛?这样有意思吗!”

    “怎么没意思?可不就有意思吗!看看你一惊一乍的模样,太有意思了!哈哈”

    “你这家伙……哼!”

    脚步声突然变快,显然被调戏的那个人恼怒起来,准备单独离开。

    “喂喂,你就不想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吗?好了好了,走慢点,我告诉你了!”

    “说!”

    “你可别到处乱说啊。我告诉你,那人袭击团藏长老,原因是怀疑团藏长老叛变了,从雨之国回来,为的就是潜伏在我们木叶内部,等待时机跟那些袭击我们的的敌人里应外合!”

    声音故意压低了一些,有些畏畏缩缩的感觉,听上去真的像是述说秘密的样子,可惜在这空旷的牢狱之中,声音还是荡开老远。

    “嚯怎么可能?这不可能!团藏大人他不可能的!那人一定是疯了!”

    不料信息来源贫乏的这个人,内心里居然是倾向团藏更多,豁然再惊之后,断然否定。

    “是不是谁知道呢,反正高层的事情,也轮不到我们两个狱卒评头论尾。听一听就得了,干好本职工……三、三代大人,您,您怎么来了!”

    “三代目!”

    两人间逗趣又有小人物生存智慧的交流猛然一顿,悚然惊慌起来。

    “不用管我,自己去忙吧。”

    三代耳熟能详的声音响起,传到了正聚精会神听墙角的犬冢獠耳中。

    “嘁,来的真巧。”

    有点小怨念,正听到关键时刻,忽然就被三代弄的没了下文,犬冢獠还想知道,他嚷嚷的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强行扣给团藏的黑锅,到底发酵到了什么地步。

    “白丸起来,一边睡去,别挡道了。”

    脚点了点横卧在门前,吃的肚子溜圆,有一下没一下拨弄着狗蛋,半睡半醒的白丸,犬冢獠虽然心里不乐,却还得稍微收敛一下,毕竟三代来了。

    “咯吱吱”

    穷酸没油的牢门被退开,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看来你在这里过的还挺不错。这些吃食是谁送来的?富岳吗?”

    三代背着手施施然走进来,扫眼看到桌上汁水淋漓的杯盘,态度比预想中的要轻松的多。

    “不知道,反正有人送来,而且这么丰盛,不吃掉多浪费。而且,三代目,不是什么过得挺不错。我进来拢共就这一顿饭的时间,无所谓过的不错还是错。”

    犬冢獠的话听上去有些小情绪。

    想想也是,以三代的智慧,又怎么可能看不出他袭击团藏的深意所在。

    既然都看出来,还让暗部把他丢进了木叶大监狱,这不是闹呢么!

    是你先动手的,别怪我不给面子不配合啊!

    “呜嗷嗷”

    受到犬冢獠的情绪影响,挡道的白丸懒懒的挪了个位置,继续趴下去拨拉狗蛋,把个大屁股对准了三代。

    “现在村子里,可是物议沸腾呢。”

    对白丸的作为不为所动,三代挂着淡淡的笑意,走着自己的节奏。

    “关于你加给团藏的那些事情,已经在村子了传遍了。”

    “那不正好吗?正是我想要的效果啊。不管团藏到底怎么回事,物议一起,哪怕他真的想干点什么,也得束手束脚。”

    犬冢獠撇嘴,说着满意,实则看上去还嫌不够。

    “你就真的这么肯定团藏出来问题?志村为木叶也是奔走了一生,这些我可是很清楚的。”

    对犬冢獠的笃定有些诧异,三代不禁想问个明白。

    “就算没有问题,对他来说也没什么损失不是!清者自清,想来团藏辅佐会理解的,毕竟大家都是为了木叶啊!”

    犬冢獠的话听上去阴阳怪气却也很有一股歪理。

    我黑了你,但那是为了木叶,想来一声奉献的辅佐大人是不会在意的啦!

    你身上的锅那么多,还怕再多几个吗?

    简直搞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