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硬扣
    “犬冢獠!”

    “獠,你干什么!”

    “你要死啊!”

    “我不管!今天无论如何,我一定根要宰了团藏这个王八蛋!”

    雷光爆闪,犬冢獠追着团藏,直接从火影大楼飞出,不管不顾,不死不休。

    “快住手啊,你疯了吗!”

    火影办公室里,这就彻底炸锅了。

    “我没疯,团藏这个混蛋,他早就背叛了!“

    ”止水差点死了,富岳前辈也着了道。自来也,你要不是有纲手救命,早跟卡卡西同穴同眠了!凭什么他团藏能自己跑回来!”

    “你说他没卖屁股,我不信!等我干掉他,一切阴谋都会水落石出!”

    “老王八,大爷要打爆你的鸟头!”

    屎盆子连成串扣到了懵逼的团藏头上。早就心怀不满的犬冢獠,大有借此机会公报私仇的倾向。

    “三代大人……”

    暗部带着深深的震惊,后知后觉的出现,对犬冢獠蠢蠢欲动,有些咬牙切齿。

    不管犬冢獠什么身份,只说他在火影办公室动手,就是对他们这些负责火影安全的暗部的集体嘲讽。

    但领头暗部的蠢动被三代摆手压了下去,连同弟子跟长老也一同拦下。

    “别动,獠有分寸。”

    三代看破了犬冢獠的计划,只是并没有在意他给团藏扣锅的小心思。

    老脸上很是严肃深沉,目光却不断闪动,对犬冢獠突然与团藏不顾场合大打出手,三代似乎乐见其成。

    “去,把警戒放开。”

    犬冢獠追着团藏打,三代反而小声向候命的暗部下达了让人惊异的命令。

    非但不去阻止,反而有推波助澜的意思,居然不捂盖子,反倒想让更多人都知道这一场厮斗。

    “老头子,你……”

    纲手有些急,犬冢獠在这里悍然对团藏动手,哪怕有再多理由,事后恐怕都落不得好,她不得不做些什么平息一下事态,也好挽回一点局面,然而却第三次被自来也阻止。

    “自来也你再拉我,一拳打死你!”

    佛也有火,何况本来就是暴脾气的纲手,说话间就把拳头扬起来对准了自来也。

    “别冲动纲手,老头子会处理好的。獠有分寸!”

    自来也重复了三代的话,面容沉着肃然,目光却带着幸灾乐祸。

    说实话,他其实也并不喜欢团藏,不过是碍于三代以及现实,从来不正面表达而已。

    现在犬冢獠找了个好机会,要当众跟团藏做一场,落团藏的脸面,自来也打心底乐见其成。

    “他有什么分寸?自来也你是不是瞎了!”

    纲手依旧暴躁,眼看犬冢獠猝然一击,夺得先手之后,追着懵逼的团藏压着打,动静越闹越大,她愈发急躁起来,不禁对自来也恶语相向。

    “这就是獠的策略了,没看到两位长老都没出声吗?獠本来就跟团藏有矛盾,要让云忍相信我们高层内讧,獠现在这么做没有问题!”

    对于纲手的性子,自来也也是有些无奈,不得不小心翼翼,掰开揉碎了跟她讲明白。

    “哈?!”

    纲手有点懵。

    她看了看神色阴沉如水,却只是看着,悄声沉默没有动作的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不得不承认,自来也的解释确实如此。

    有了讲解,她不爱动的脑子就自动将事情接续了起来。

    尽管有些突兀,有些冒失,更有点公报私仇,故意找茬的意思,但犬冢獠的做法却真的很有操作性。

    再回头看犬冢獠跟团藏的激斗,真是声光迭起,干打雷不下雨。

    就是犬冢獠的嘴有些不饶人。

    “辅佐大人,我这招怎么样?爽不爽?你再不拿出点压箱底的招数,下一招就爆你的狗头了!”

    “屁股都卖了,难道就换回来一条贱命苟延残喘?居然没有得到任何加强跟好处?你也把自己卖的太廉价了吧?”

    “也是,贱命一条,能活着就不错了,谁还看得上你这个老狗!”

    “别藏了,再藏就是死!既然卖身投靠,就让我来揭穿你的假面目吧!”

    紧扣着团藏有见不得人的py交易,犬冢獠手上有分寸,嘴巴却没个把门的。

    恨不得嚷嚷的整个木叶都知道,团藏能从雨之国活着回来,定然是卖了身,甚至可能已经背叛,成为了敌人打入木叶内部的棋子。

    团藏面沉如水,黑如锅底。

    度过最开始的懵逼,团藏自然反应了过来,犬冢獠这是要干什么,也是有心配合,毕竟犬冢獠的手段虽然简单粗暴了点,却是目前最直接最好用的方式。

    可就是这张不停扣屎盆子的嘴,让团藏真的忍不住想趁着机会将错就错,直接当场格杀犬冢獠。

    身份以及地位,甚至是年龄的束缚,让团藏哪怕心火喷薄,也不愿意直接用言语还击。

    他只是黑着脸,任由犬冢獠各种喷,暗暗加重了手上的力度,要用实际行动来正名,木叶之暗志村团藏不是那么好相与。

    可惜,无论团藏再怎么加重手上的力度,都像是泥牛入海,毫无回响。

    犬冢獠依旧喷的热烈,攻的不依不挠,直接就无视团藏的暗中重手,甚至还反过来,时不时猛然发力打团藏一个措手不及。

    两人边打边走,犬冢獠故意压着团藏往村子里乱窜,一路嚷嚷着,不停的将一个个黑锅跟屎盆子扣过去。

    “獠,你在做什么?还不住手!”

    一声既惊且愠的呵斥,宇智波富岳领着儿子和止水插入了战场。

    却是追追打打,犬冢獠居然将团藏撵到了宇智波一族的聚集地。

    “獠,你干什么?怎么可以公然跟团藏长老动手?”

    将正在缠斗的两人分开,宇智波富岳劈头盖脸对着犬冢獠就是一通批,满脸都是担忧之色。

    到不是他忽然转了性子倒向了团藏,而是不明其理,只见表象,对犬冢獠十分担心。

    毕竟木叶还从没有过人,光天化日之下直接跟长老动手,而且犬冢獠动的还是团藏这个睚眦必报,恶名昭彰的家伙。

    宇智波富岳作为好友,不能不紧张,只能先下手为强呵斥批评,希望能卖个好,多少挽回一些恶劣影响。

    “行了富岳前辈,别卖好了,人家不会领情的。呸py交易的老不死!”

    知道宇智波富岳是真心为他着想,但犬冢獠却不认为团藏会领情,因为他就没想过跟团藏弥合关系。

    “獠,你……团藏长老……”

    犬冢獠被拦住,还要不依不挠对着团藏啐口痰,一副死磕到底的架势,宇智波富岳真是又惊又怒,真不知道犬冢獠是发了什么疯,回头想找团藏解释,却见人深深看了他一眼,拂袖而去。

    “哼”

    团藏临走之前留下了一声冷哼,其中所蕴含的情感真是复杂的难以描述。

    “上忍犬冢獠,公然袭击火影辅佐,违背忍者条例,违反忍者守则,现火影命令,即刻收押,等待宣判。劝你不要反抗,跟我们走吧!”

    几个迟来的暗部没有给宇智波富岳了解情况的时间,冷声说完话,‘唰’一声展开张逮捕令,盖到了犬冢獠面前。

    “嘁,死老头,总有一天会被这个老乌龟坑死。”

    嘴上虽然骂咧咧,但犬冢獠到底还是选择了服从,没有反抗的任由暗部押解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