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别出机杼
    “不可能的。”

    三代的回答很中肯,甚至笃定。

    他同样了解云忍,同样不缺乏对忍界形势的认知。

    不过他同样有些不理解犬冢獠为什么忽然晃点起来,问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

    “那么三代认为,云忍会不会是第一个迫不及待跳出来的?”

    犬冢獠再问,全然不理纲手越发锐利的目光杀。

    “不是沙忍就是云忍,不过有大蛇丸去沙忍,云忍有很大几率成为第一个。”

    一问一答几个回合,三代似乎对犬冢獠的谜底产生了兴趣,反倒放下了心中的一点迷惑,有问必答。

    “好,既然如此,三代目,如果我说,我们再卖一些破绽给云忍,他们发动之后,采取精锐突击的可能有多少?”

    所谓兵贵神速,奇正相合,云忍的性格火爆,行事大胆,接连利好的消息,足够让他们冒险一搏。

    毕竟云忍干这种事情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前有掳掠血红辣椒漩涡玖辛奈,后有借口和平掳掠雏田大小姐。云忍不但脾气爆,胆子也是能包天的。

    放眼原著,也只有云忍敢于再三冒犯木叶捋虎须。

    问答到这里,其实已经不用犬冢獠再明说什么他不成熟的建议,完全图穷匕见。

    就是要引诱云忍,利用他们的行事风格跟脾性,来做一个局。

    “哈你这个家伙!”

    犬冢獠最后的谜底只剩下一层薄纱笼罩,连一向爱动拳头不爱动脑子的纲手都听明白了。

    自来也终于放下了两度阻拦纲手的惴惴不安,虽然对犬冢獠有信心,可纲手的脾气真的好叫他印象深刻,现在事情解决,当然是最好不过了

    两位长老的神色很精彩,犬冢獠没有一句话反驳他们,只是云里雾里跟三代绕弯子,甚至还顺着他们的意思说话,可谜底近在眼前时,却狠狠给了他们一巴掌。

    转寝小春跟水户门炎一唱一和,以大局为重否定了犬冢獠的请缨。犬冢獠回过头来就有样学样,一个斗转星移打了回去。

    云忍一旦采取精锐突击,选择轻骑猛进,当然对木叶最为有利。

    至于对木叶有利的原因,犬冢獠之前就已经借着两位长老的话头说的很明白了。

    时间,事态,人心都不允许。

    团藏凝眉不语,两位长老脸色发臭。

    即使细细思索,他们也无法反驳犬冢獠。

    如果真的按照犬冢獠的计划,最合适的那个人选,还真是非他莫属了。

    对付云忍轻骑突进的精锐,目前木叶还有人能比犬冢獠更给力吗?

    这显然是没有的了。

    长着眼睛不是用来出气,也不是瞎了。犬冢獠不久之前正面硬钢九尾的狂暴之姿可是有目共睹。

    以绝对实力,秋风扫落叶一般荡平或者击退云忍的精锐部队,再辅以配合,在最短时间,甚至是其他三个流氓没反应过来之前,直接将云忍击退。

    这其中产生的震慑与差异,连纲手都能想明白。

    “想想看,即使失败了,最差也不过是最先跟云忍开战而已,但如果成功的话,一切就会大不同了。”

    蛊惑性的语气,带着浓浓的自信,犬冢獠眯眼扫过长老团,最终将目光落到了三代脸上,等待他下最后决断。

    三代沉默,不同于团藏的喜怒不现,而是带着一些惊愕。

    似乎对犬冢獠的建议很吃惊。

    实际也是,明明木叶的形势大坏,处于岌岌可危,随时都会被人翻盘,甚至群起而攻的绝对弱势,可犬冢獠却不以为甚,甚至还主动挑起了对手来。

    看着自信有充满朝气的犬冢獠,三代恍然有种熟悉的陌生感。

    与犬冢獠的接触不算多,但也算不上少,身为火影,更是通过各种渠道有过深入的了解。

    只是当今天,真正见识到犬冢獠毫不掩饰的璀璨锋芒,三代才对犬冢獠有了深刻的立体认识。

    真的是个非常耀眼的人呢。

    “如果说水门是暖阳的话,那么獠你就是烈日了。只是以前都把自己藏在云翳后面啊,以后木叶还是要多依靠你们这些新苗了。”

    沉默之后,三代忽然对着犬冢獠感慨起来。

    “纳尼?”

    犬冢獠有些懵,三代突如其来的感慨,让他有些莫名其妙。

    是我的演说不精彩,还是方式有问题?

    我要的不是这个好么?我才刚给你解了围,又提出了这么有建设意义的计划,你怎么突然给我拉仇恨啊三代,这也太不地道了吧!

    三代将水门拿来与犬冢獠做类比,甚至隐约还有拔高他的意思,本来脸色就不美丽的两位长老当即就更臭不可闻了。

    团藏也可见的阴沉了下来,一只恶行恶相的独眼里光芒闪烁。

    即使纲手这个不动脑子的,看向犬冢獠的目光也是恶狠狠的,显然她也听懂了三代对犬冢獠的赞叹,心里极度不平衡。

    嫉贤妒能的红眼病可是人的通病之一。

    你这么能干,是不是故意想的我们无能啊?你这个混账白毛!

    这,大抵上就是纲手现在的心思了。

    到是自来也看上去无所谓,顶多就是视而不见罢了。

    “好了,獠,既然计划是由你提出,那么相应的问题你也一并解决了吧。怎么卖破绽给云忍,才能让他们心甘情愿?”

    感慨过后,三代一事不烦二主,逮着犬冢獠这只羊就要往死里薅羊毛。

    似乎是通过犬冢獠,看到了木叶新苗已经茁长成长起来,最近饱经各种打击的三代,心情忽然就好了起来。

    三代辛劳过后,收获园丁的心态在萌发。

    犬冢獠却忽然想撸白丸平静一下。

    这世道,混不成了,简直人心不古,连三代都为老不尊了。

    “要让云忍心甘情愿上套是吗?这并不难!”

    看着嘴角挂起笑容的三代,犬冢獠说话说的咬牙。

    “团藏你这个老东西,大爷今天送你归西啊!”

    不等静待下文的众人洗耳恭听,犬冢獠猛然转身,一声暴喝,冲着团藏就是老大的拳头打了过去。

    “轰——”

    “滋啦——”

    墙壁轰然爆裂,吸睛的雷霆击破了烟尘,将崩碎的木料泯灭。

    团藏整个跟垃圾一样被锤飞,撞穿火影大楼,一脸懵逼的飞了出去。

    犬冢獠这一拳来的好猛好突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