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安排与请缨
    “自来也,雾忍方面就还有你继续去吧,这次我让纲手一起过去辅助你。”

    沙忍方面有蛇叔出马,顿时就让三代放心了很多,转头过来一视同仁的就给三忍的另外两个找到了活干。

    “岩忍的大野木,团藏,我可以交给你吗?”

    再转头回团藏身上,三代没有直接吩咐,而是有些迟疑。

    作为跟大野木同时代走过来,如今忍界已经存世寥寥的老人,三代自然很了解土影,安排同样对其有深刻了解的团藏去,自然没有什么不妥。

    只是,三代对团藏的感情太过复杂。从二战之后,一直都压制着这位总角之交的同门,三代比谁都清楚,志村团藏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哼,日斩,我还没有孱弱到等死的地步。大野木而已,当年不一样横着从木叶走出去了吗?”

    团藏的话说的硬气,颇有老骥伏枥之意。

    犬冢獠一开始也跟自来也他们一样有些懵,不知道团藏所说为何,好在略微沉思便想明白了。

    显然团藏说的事情时,当初大野木跟他老师二代土影一起被斑爷吊打的事情。

    当年发生的事情,想想也算是有趣,或者说是木叶的霸权体现了。

    二代土影无带着大野木来木叶寻找和平,想走一下斑爷的门路,结果无缘无故就被斑爷来了个双打。

    最悲剧的是,大野木一直以此为骄傲,生成自己是跟斑爷交手而活下来的人,结果斑爷后来才告诉他,打你们根本用不上全力,完全就是欺负小孩。

    堂堂血继淘汰的三代土影跟二代土影,在斑爷那也就混了个角度的待遇。

    得意洋洋几十年,自吹自擂吓唬人,到头来才发现,我了个大草,原来你们就是这种货色。

    也算是黑色幽默了。

    “如此,岩忍方面就交给你来负责。团藏,不要大意。”

    团藏的信心很足,三代沉默了片刻之后,还是选择了信任他。不过却还是语重心长的最后叮嘱了一声。

    团藏没有说话,显然不大在乎三代的叮嘱。

    “三代目,云忍就让我来吧!”

    连团藏都被安排下来事务,犬冢獠似乎是不甘落后,等三代对团藏的交代一完,便主动跳了出来请缨。

    “你还没有过领导集团作战的经验,直接去负责对抗云忍,太冒失了!”

    毕业考试时曾有过一面之缘的转寝小春先三代一步跳了出来,直接不客气的否认了犬冢獠。

    “没错,云忍之前大战时背叛,显然将我们牵扯进了三代雷影事件中。可以说目前云忍对我们木叶的恶意仅次于,甚至要超过沙忍一筹。我们必须慎重对待。”

    焦不离孟的水户门炎也紧跟着站出来表达了否等。

    尽管看上去两位长老都是从大局出发,考虑的都不无道理,但犬冢獠还是敏锐的感觉到了这两位的针对。

    云忍因为三代雷影遗体的事情,对木叶有很大意见。而且他们有事武斗派,暴力倾向是无力忙中最高的一个,一言不合就掀桌子。

    但这只能说明云忍确实棘手,不能成为否认犬冢獠的理由。

    没有领导集团作战的经验是真,可谁又是天生就有这种经验呢?还不是给机会,然后一点一滴磨砺积累出来的吗?

    前有奈良鹿久担纲对岩忍指挥,后有波风水门火线接棒指挥,再次之前他们两个貌似都没有领导集团作战的经验。

    现成了两个例子摆着,如何能拿这个理由来做说辞?

    作为后起之秀,已经是部长职位的犬冢獠,得到一次机会理所当然。

    再者,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几年的战争厮杀下来,犬冢獠对集团作战耳濡目染,也是知道三分。

    如今犬冢獠自告奋勇,想要担当重任,不应该是乐见其成然后竭力支持吗?

    转寝小春跟水户门炎突然否定很有针对性,三代还没说话,纲手就已经有些忍耐不住她的暴脾气,但好歹被眼疾手快的自来也拉住。

    不是他明哲保身,而是已经看见犬冢獠的信心十足。

    “我们现在人手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充裕了,而且也没有太多时间再跟其他四家全面或者轮流再打一次的精力。“

    “时间不允许,事态不允许,人心也不允许。时间一旦过久,必将是群起而攻。事态紧急,容不得我们慢慢调兵遣将。人心思安,战争不可能再如之前那般持续数年之久。”

    “以上这些,只要有任何一点处理不善,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心里明白两位长老为何忽然就对自己的提议做出了针对性的反驳,犬冢獠不以为意的笑笑,说出来的话听着却更像是对两位的补充附和,而且更胜一筹的渲染了危机意识。

    纲手差点没扑过来给犬冢獠一拳头,由你这么给自己辩解的吗?你怕不是石乐志!居然还顺着别人的反对意见说话,你是……看来还是让我打救你吧!

    瞪圆的眼睛十分清晰的表达出了纲手的心意,好在自来也再一次眼疾手快伸手将她抓住,才没有在火影办公室上演一场‘清理门户’的大戏。

    ”对于云忍,我有个不成熟的建议,大家不如听听?”

    对纲手的焦急视而不见,却非常满意两位长老懵逼的诧异以及团藏的凝眉不善,犬冢獠笑嘻嘻的忽然又冒出来一句老话。

    “三代目,以您对云忍的了解认知,云忍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震了长老团一把,犬冢獠没有说出他的建议,反倒回头跟三代卖起了关子,问了一个简直是白痴的问题。

    以云忍的尿性,怎么可能放过眼前大好的机会。

    干死木叶,成为忍界老大,为国为民攫取丰腴利益可是除木叶之外,其他四个大流氓一直以来都孜孜不倦的最大追求。

    在木叶,对忍界形势有点常识认知的人,对这些都是心知肚明。

    真当时别人家的孩子死不完,所以执牛耳的大流氓才会掀起一轮又一轮的忍界大战吗?

    还不是因为木叶从初代开始就攫取了太多的天下膏腴,太过于惹人眼红了吗!

    看看木叶的山清水秀,山峦丛林,再看看其他四大国。

    水之国的海外群岛,水雾终年。

    土之国的穷乡僻壤,荒滩岩林。

    雷之国穷山恶水,雷鸣经年。

    风之国就更是惨淡出了新高度,黄沙蔓延,长风呼号,号称版图最大,却直接就是个笑话。

    遍观四周不是穷酸就是苦逼,唯独木叶一枝独秀富得流油,你不招人恨,谁遭人惦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