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我有个不成熟的建议
    “日斩,做战争准备吧。我们已经失去了四代,不能再失去三战付出的心血!”

    转寝小春别看是女性,可刚强的性子到是真真学来了二代那一套。

    老中青,在场七人,大部分都倾向于刚硬。

    实际上也是,木叶虽有九尾之乱,四代战死,同时还搭上了一批精英,看似已经伤筋动骨,但事实上却并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

    至少三忍这样的中坚力量还在,尽管已经跟村子产生了一些矛盾,可在大是大非面前,相信还是可堪一用。

    而且犬冢獠他们这一代人,经过战争的血火磨砺,也已经成长起来了,虽然发育的还不太完全,却也能成为基石了。

    更不要说,三代他们这样的老一辈,豁出去的话也非没有拼死一战之力。

    尽管失去了九尾这个最强尾兽人柱力威慑,还死了一个四代火影,搭进去一批精锐力量,但木叶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虚弱不堪。

    这也是群狼环伺蠢蠢欲动,却没人第一时间跳出来的根本原因。

    一打四连胜三次的木叶,底蕴之深厚,绝不是泛泛可计。

    敌人蠢蠢欲动却只能引而不发,就是因为还残留着三度被木叶吊打支配的恐惧,都等着有个家伙先按耐不住跳出来吸引火力送死。

    哪怕木叶现在已经没有了吊打世界的实力,但单对单怼死另外四个大流氓中的任何一个,依旧是毫无压力。

    不过三代面对大多数的强硬之音,却没有急着表态。身为火影,他考虑的本来就更多,现在还要比以前再多几分。

    时局如此,木叶实力犹在,却不胜往昔,三代面对的将是人生以来最大的抉择。

    一步行差踏错,一世英名尽丧都是小事,万一被群起而攻,就是满盘皆输的结局。

    这是三代万万不能忍受,不能面对的事情。

    看似尤有余力,实际已经举步维艰。

    “三代目,我这里有个不太成熟的建议。”

    就在大家目光焦点转移到三代身上,等待他的决断时,犬冢獠开声插话。

    “上忍犬冢獠,这种事情还轮不到你……”

    “我也是部长哦团藏辅佐,事关木叶,建言权我还是不缺的!”

    团藏小心眼,以彼之矛攻彼之盾,想以犬冢獠的地位职责说指责的打压话还没说完,就再次被顶了回去。

    耍嘴皮子,犬冢獠可是很溜的。

    “情况对我们来说并不宽松,甚至会很严峻。所以集思广益,每个人有什么想法都说出来。群策群力,我们才能渡过难关。”

    眼瞅犬冢獠跟团藏两个,又要针尖对麦芒的杠上,三代再次站出来当了和事佬。

    “獠,说说吧,你的想法。”

    三代的话将关注焦点汇聚到了犬冢獠这里。

    两位长老的脸色依旧不是太好,显然对于犬冢獠屡屡挑战团藏权威的言行很不感冒。

    自来也跟纲手到是有几分期许,他们两个强硬惯了,这会实际上除了刚,也并没有太多的想法,至于办法就更别说了。

    如果犬冢獠能用他聪明的脑袋,提出什么有建设意义的方法,那就最好不过了,免得有心支持三代,却心里空空,只能看着长老团耀武扬威。

    “沙忍方面,我觉得其实可以让师……师傅走一趟。有老师去重申木叶沙忍友好同盟,想来多少都会有效果的。”

    犬冢獠差点将师酱这个称呼脱口而出,好在及时吞了回去。

    蛇叔作为对沙忍的前敌总指挥,可谓是沙忍战败的最大苦主,估计蛇叔的名字,如今在砂忍村都能止小儿夜啼了。

    让蛇叔走一趟沙忍,震慑力当然显而易见。

    至于重申友好同盟什么的,不过是托词借口,蛇叔现身沙忍,就问你们有没有勇气再来刚一次,就问你们怕不怕!

    “没错,大蛇丸确实可以去一趟沙忍村,他们要是真的要背叛,也要做好付出惨重代价的准备!”

    “正好最近听说他们的风影夫人又生产了,作为盟友,理应去道贺。”

    犬冢獠的提议说完,纲手跟自来也的目光同时都奕奕发光。

    只是相比自来也多少从三代那里学来了一点政治婉转,纲手就直接的多了,话里话外有些血淋淋。

    “獠,你能联系上大蛇丸吗?”

    问话的三代眼睛发亮,显然自心里,他非常赞同犬冢獠的这个提议。

    这哪里是什么不成熟的建议!完全就是已经妥帖到不要不要的建议才对。

    让蛇叔去沙忍走一圈,借重申盟约来做威慑,哪怕最后沙忍依旧不服气,要翻桌子再干,有蛇叔走过这一趟,胆气与士气也会不会在沙忍那边。

    这些一举多得的实惠三代自然能够看明白,只是有些难言之隐,所以尽管开心,却也只能隐晦的表达出来。

    “呵呵,三代目,看来你还不不知道,老师可是一直都在村子呢。我也是刚刚从老师那里过来。”

    “老师他……还是很关心三代的。”

    犬冢獠这话说的很有感情,却也违心。蛇叔到底关不关心三代,只有他自己知道,其他的都不过是猜测。

    犬冢獠这是在强行给蛇叔加设定,目的是给蛇叔刷刷分,也好缓和一下三代的伤心透顶。

    哪怕是假话,相信这会三代也愿意当成真的去听。

    “大蛇丸也在?”

    “这样我们就又齐聚了!”

    纲手和自来也比三代看上去更激动一些,不过犬冢獠知道这些只是因为他两个更外向,更愿意直接表达出心情来。

    实际上,心灵波动最大的那一个人,还是三代。

    拒绝成为五代的蛇叔已经成为了他的心病,蛇叔的一举一动都能牵动他敏感的神经。

    “那么,之后就由你去通知一下吧。这个任务我会亲自来发布。”

    表面上不动声色,眼眸深处却神光奕奕的三代,语气沉稳之下,犬冢獠能够听出来蕴含的激动。

    “就请交给我吧。”

    犬冢獠漏出了笑容,就差拍胸口来保证。

    能够缓和一下三代跟蛇叔之间的关系,无论是对老人家还是对蛇叔,亦或对现在的局势都有好处。

    毕竟内部越团结,对外就越有力量。

    经过宇智波信攻打木叶事件,现在不光光要面对即将颠覆的忍界局势,还要同时警备藏在暗处的绝与斑爷势力,木叶内部还是多亲近团结一些的好。

    当然了,团藏辅佐就免了。

    犬冢獠现在根本不想拿正眼看他,而且也十分怀疑丫到底是怎么从十死无生的困境逃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