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位置摆不正
    两位顾问长老的神色很不愉,转寝小春看上去像个欲求不满的老太太,耷拉下来的脸皮都能掉到地上去。

    水户门炎也等着眼睛,感觉都能把眼睛撑掉。

    犬冢獠怼的只是团藏,可惜aoe扔出来,过大的范围溅射到了这两位先天立场偏向团藏的老年人。

    倚老卖老,可不是团藏才会干的事情,他们两个可也是没少这么干过。

    而且犬冢獠暗讽指责团藏不分尊卑,以下犯上对他们来说有些太过于上纲上线,让两人不得不心生不满。

    因为同出一门的师兄弟关系,他两个也没少置喙过三代的决定。犬冢獠用这个来打脸团藏,就是将他们两个也一起牵连殃及。

    如此能有好脸色就怪了,只是跳出了反驳的话,无疑不打自招确有其事,于是两人就治好憋着,憋的脸色阴沉难看。

    上了年纪,还身居要职,难免就想的多一些。

    团藏也是被憋的半晌说不出话来。

    感觉犬冢獠说的有理有据,同时也是胡搅蛮缠。既同你讲了道理,同时也胡搅蛮缠扯人情。

    犬冢獠耍流氓,而且还有脑子,说话两头堵,纵然是团藏心里野火烧不尽,也只能独自伤肝。

    心有不甘如渊海,却是一时之间有口难言,团藏瞪着犬冢獠,恨不得吃人。

    犬冢獠面含微笑,面对团藏毫无俱意。

    三代、纲手、自来也三个一时也是陷在犬冢獠的话语之中,一时没有吱声,气氛一度几近凝固。

    “志村,鸣人的事情,暂时就这么安排,如果你还是不放心的话,安全防护就由你来负责吧。”

    还是三代反应更快一些,经历的多,经验丰富,适时出声打破了犬冢獠与团藏即将成型的对峙冲突,一锤定音。

    但还是一样的老手段,部分妥协和稀泥了。

    既坚持不推翻已有的决断,也尽量满足激烈反对的团藏。

    三代干起这种劣质和平的事情来,到是得心应手。

    犬冢獠听得嘴巴不禁一撇,脸上的笑容当即垮了。

    他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三代,看着他蓦然苍老却强自支撑,眼神深处难掩疲惫的模样,失望之情油然而生。

    看似三忍支持的三代,接连经历丧子之痛跟水门之殇,事后又被蛇叔拒绝,他到底是被摧垮了。

    如今的三代,已经不再是那个三战开始时,还气魄盖世叱咤风云的忍雄。

    现在的三代,只是一个看似余威犹存的老虎雄狮,实际上却是勉励而为,颤巍巍期望端平一碗水,一步步如履薄冰。

    将九尾之乱后的手尾处理的井井有条,不慌不乱看着四平八稳,重新抖擞精神,坚强如故,强大如往昔的三代,这些却都只是强自做出来安抚人心的表象罢了。

    三代真的老了。

    连番噩耗打击之下,曾今那个鸽派却不失强硬的三代没了,只剩下一个颤巍巍抱着美好企望,却力不从心,还要强自支撑的绥靖派老人。

    风华不再,斑白上头,坚强被摧毁的三代,再难复往昔峥嵘。

    临危受命,净平乱世,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风光了大半辈子的三代,终于在波风水门事件上跌了个跟头,而就是这个跟头,让他输掉了最后的心气,还有一辈子的骄傲跟坚持。

    三代变了,变的不再像一个火影。他已经摆不正,或者说是坐不稳自己的位置。

    团藏当面咆哮,三代却只能苦苦劝解,再也没有了往昔的强势镇压。

    多么熟悉的模样,简直快跟原著里那个有心无力的老糊涂重合。

    犬冢獠蓦然心生感慨,果然是自古美人叹迟暮,不许英雄见白头。

    明明他已经将团藏辩驳的哑口无言,明明自来也跟纲手就在当场,必要时候把蛇叔再叫来也不是不可以。

    无论是场面还是气势,都是三代这边占据着优势,可三代偏偏还是选择了妥协。

    这样的选择,无疑有明显的信号透露出来——三代已经没有精力继续镇压内部一切不和谐的分歧了。

    目视三代的平静,目视团藏的臭脸默认,目视两个长老由阴转晴,犬冢獠心中叹息,而在这无声的叹息中,有对三代深深的默哀与理解。

    尽管如今不过才是天命之年刚过半,还有几年才到花甲,可猿飞日斩真的已经老了。不是年龄大了,而是心气散了。

    但也无法再强求这位老人更多了,拖着老迈之躯,喘着千疮百孔伤痕遍布的心,三代还能再度出山坐镇,就已经非常难得。

    对于这样一个让人始终难以产生厌恶,默然与同情更多的老人,不能要求更多了。

    “来说说更需要关注的事情吧。情报显示,我们的盟友,最近有新动作了。”

    勉强敲定了关于鸣人的事情,三代沉默了一阵,抛出了个新话题,人也严肃了起来。

    “看来沙忍还是不够惨,之前就应该把罗沙直接干掉!”

    暴脾气的纲手提不出有建设意义的观点,张嘴就是马后炮。

    “战争,又要来了吗?”

    自来也有些神伤,目光瞬间迷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既然沙忍想要战争,那我们就给他战争!老夫虽然只剩下一只手,却还能拿得动刀!”

    团藏一贯的强硬,甚至强硬的有点像茅坑的石头,臭硬臭硬的不得人心。

    “雾忍已经跟云忍停战了。岩忍虽然没什么动静,但大野木的心思,谁也瞒不过。”

    这次却是水户门炎站出来,不着痕迹的拦阻了团藏。

    因为九尾之乱,四代之殇,作为三战第一战胜国的木叶此时惨重,已经无力镇压忍界,之前已经落幕可期的战争阴翳重新又变得波云诡异暗潮汹涌。

    虽还没有人跳出来,却个个都已经在不怀好意的暗中窥伺,就等着找机会扑上来狠狠咬上一口。

    没有人愿意放过这个机会,只因木叶的胜利果实太丰盛。

    原著里,雏田大小姐都会打酱油了,云忍才不怀好意的愿意跟木叶签订和平协议,那已经是四代死后好几年的事情了。

    现在这么好的翻盘机会就在眼前,蠢蠢欲动的饿狼早就开始舔舐唇齿,流涎不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