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另一面
    “猿飞,你怎么可以将九尾交给宇智波!”

    团藏满满都是怒火的声音穿透了墙壁,在走廊中嗡嗡回荡,冲的犬冢獠不禁停下了脚步来。

    “嘭!”

    手掌与桌台亲密接触发出的震响十分浑厚,可见是用了不少力气。

    “志村长老,那是四代的孩子,他叫鸣人,而不是九尾!”

    自来也的声音有不弱于团藏的怒火在燃烧。

    “九尾就封印在那个孩子体内,他……”

    “团藏,鸣人是木叶的英雄!”

    “好,就算他是英雄,但猿飞,你就不应该将他交给宇智波富岳收养!你难道不清楚写轮眼对尾兽的作用吗?”

    “正是因为清楚,所以才……”

    “猿飞,你不要太天真了!这次九尾暴动我虽然不在,但我却知道,就是因为写轮眼的缘故。初代的教训太久远你忘记了,难道近在眼前的灾难也没让你体会到痛苦吗?”

    团藏与三代争锋相对,毫不退让。

    “嘭!”

    又是一声拍案声,这次比之前那一次更响亮也更直接。

    “老东西,你说话最好客气一点!”

    纲手用毫不客气的语气嚷出威胁十足的话。

    “自来也,看看你在雨之国做的好事!长门,小南,这两个人是你的弟子吧?他们现在在干什么?他们与你为敌,他们正在帮助敌人在对付我们!”

    “纲手,我现在好歹还是火影辅佐,更是二代的亲传弟子,即使不论地位,只论辈分,我怎么也比你高,你用这样的口吻跟态度,现在是我们谁更不客气?”

    “猿飞,你是糊涂了吗?哪怕现在就干掉他,也不应该把鸣人交给宇智波来抚养。如果你下不了决心,那就由我来!”

    团藏的战斗力正在爆表状态,毫不客气的将三代师徒轮起来顶了回去。

    “你敢!”

    自来也的咆哮已经毫无形象可言,除了纯粹的愤怒,犬冢獠还听出来,他已近更有些失了方寸。

    自来也已经一点也找不到嬉笑不羁之间,睿智的将一切都解决的机智。

    想来水门之死,长门叛变,接踵而来的噩耗,摧毁了自来也的心防。

    “我有什么不敢?我差点就因为你自来也的弟子死在雨之国,我有什么不敢?只要对木叶有益,有什么事情我团藏做不出来!”

    团藏也是狂躁着,寸步不让。

    “老东西,我看你是活腻了,今天老娘就送你上路!”

    嘴巴比较笨,脾气最暴躁的纲手似乎是准备直接使用暴力了。

    “纲手你要干什么!”

    “小纲手,冷静一点,不要乱来!”

    一男一女,两个陌生的声音插入进来,及时的阻止了纲手的暴走。

    犬冢獠很快便将这两个声音的主人对号入座。

    应该是顾问长老转寝小春跟水户门炎,木叶除了三代,估计也就只有他们两个能在纲手面前倚老卖老一下资历了。

    “团藏,你也冷静一点。我将鸣人交托给富岳来抚养,自然有我的考量。“

    ”写轮眼确实对尾兽有巨大的作用,但是写轮眼只有写轮眼才能对抗。在目前写轮眼外流的情况下,将鸣人交给宇智波是最安全的。“

    ”九尾被封印在鸣人的体内,所以由富岳来抚养是最妥帖的方法!”

    三代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却还是耐着性子把道理掰开揉碎的说给团藏。

    如今的木叶,经不起再闹腾,三代为此煞费苦心,甚至不惜放下火影的威严来,把自我心计都剖析出来。

    “说了那么多,猿飞,你已经忘记了老师的教导了!”

    团藏依旧怒气冲冲,对三代的解释充耳不闻,反倒是心里产生了逆反性的结论。

    “老师的教导不是让你总走在极端!志村,你应该……”

    三代也被团藏的固执激的出了火气,不禁高声呵斥,却不料让结实的打断。

    “宇智波不值得信任!宇智波不值得信任!宇智波不值得信任!他们害死了初代,他们差点毁了木叶!老师从来都不信任他们!”

    骤然的咆哮像暴虐的失去理智,团藏的狂气有失控癫狂的倾向,他似乎是不管不顾,豁出一切去了。

    连续的三遍宇智波不值得信任,一遍比一遍声调要高,到最后一句机会就是狮吼般在咆哮。

    “团藏怕不是石乐志?!”

    驻足门外的犬冢獠看着房门上簌簌抖落的灰尘,真心有点惊讶。

    团藏会有这么激动的时候吗?遍数记忆,好像是没有的。

    感觉完全不符合团藏的性格。明明是阴暗又绝对冷静的根部首领,怎么会变成无脑吼了?

    莫不是在地下呆的太久,最近见天时间有点过长,跑出雨之国浪了一圈后,对阳光的抗体被消耗完,于是不做忍者之暗而是进化成地狱咆哮了?

    对于事态固执,咆哮火影大楼的团藏,犬冢獠总是感觉满满都是违和感。

    虽说人都有另一面不为人所熟知,可团藏现在展现出来的,与平日截然不同,甚至云泥之别的一面,真的很令犬冢獠难以接受。

    “也许是因为雨之国的九死一生……不对,雨之国……总感觉这里面有问题。”

    感觉团藏的表现违和,但想到自来也一路上也是一反常态,就稍稍觉得可以理解一些。不过犬冢獠脑海蓦然闪过灵光,心中生成了一个可能的猜测。

    “三代目,医疗部,上忍犬冢獠前来复命。”

    心中有所思的犬冢獠,不打算再继续驻足,直接推开房门进去。

    “哦,人好多。团藏长老也在啊,我说怎么找了好久没有您的踪迹,原来您早就已经先走一步回来了。到底是辅佐呢,就是比止水跟卡卡西他们这些差点死到凉的厉害的多。”

    开门就是瞩目焦点,犬冢獠却浑不在意,一副我刚刚才来,什么都不知道,要多假有多假的样子,张嘴对着团藏就是一通含沙射影。

    什么先走一步,什么没有踪迹,什么厉害,犬冢獠没有一个词指责团藏见死不救,却没有一处不说他冷酷无情,包藏祸心。

    自来也跟纲手两个,听罢犬冢獠不要脸的话,哪怕脸上余怒未消,也还是忍不住偷偷瞅了瞅脸皮。

    什么叫找了好久?你根本就没找过好吗!

    睁眼说瞎话,整个木叶也就服你犬冢獠了。

    “不好意思,复命什么的,想来纲手跟自来也大人已经替我交代过了。我刚才开门的时候,好像听到大家正在讨论关于鸣人的收养问题?”

    这次不止是纲手跟自来也,就连三代和两个顾问长老的脸皮也有些抽了。

    你刚才开门的时候,明明是三代正在跟团藏争吵,说的是关于宇智波值不值得信任的问题,哪里有半句话是涉及鸣人收养问题的吗?

    你丫直接说,你站门外边啥都听到了吧!

    哪怕是愈老愈辣的三代跟顾问,也是很佩服犬冢獠装傻充愣的功力,或者说是不要脸的功夫。

    聪明也是你扬名的标签之一,你好意思连编借口都这么漏洞百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