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没想到的事情
    本就静谧的氛围忽然变得凝重起来。

    蛇叔淡然的目光在渐渐变冷,他看着犬冢獠,眼神锐利。

    一直以来,犬冢獠这个弟子,总是在他的面前刷新他人生中的各种第一次。但总体态度上,却都趋于谨慎甚至惶恐。

    唯独今天这个第一次,是全无惧意,甚至有些针尖对麦芒的刚强。

    除了敌人,除了挚友,以及从前的三代,犬冢獠是第一个在他面前呈现出这种无惧无畏态度的人。

    尽管性情已经改变,尽管人生已经不同,但蛇叔骨子里的那股威严依然还在。

    他总是喜欢别人的服从甚至低眉顺眼,或者是谨小慎微也不错,唯独不喜欢犬冢獠现在这种无惧无畏,甚至带着质问的态度。

    即使是身为老师的三代,蛇叔也不太容忍得来这种态度,不然又怎么会干脆了当的拒绝成为火影。

    但目光的对峙过后,蛇叔终究沉默着,没有再说什么。

    时间过的很快,事物总是在变化。

    就比如眼前的弟子,最初的时候只是觉得有趣,所以就顺手要了过来,当时的心态是怎么样的呢?

    估计是为了好玩吧,嗯,好玩,仅此而已了。

    但事情总会向着不可预测的方向发展,就比如现在,当初的那个故意隐藏自己,感觉有趣的聪明孩子,已经长大成人,并且都可以跟他平起平坐了。

    无论是地位、声望,还是实力,犬冢獠这个弟子,似乎是不知不觉,想起来有些恍惚的不真实,可仔细回想偏偏又感觉是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的走到了现在。

    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表面上镇定自若,实际上内心里战战栗栗,只要态度严苛一些,就会穷思急变的弟子了。

    我的意志,已经无法再产生威慑了啊。

    就像老头子对我一样。

    只是,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摆脱了老头子的意志,又是什么时候,感觉可以不再估计,随心所欲去拒绝了呢。

    想必,做到这一步的年岁,一定是不如眼前这个弟子的。

    沉默中的蛇叔思念在转,目光中的冷意渐渐消泯。

    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思想了!

    归结到最后,蛇叔的心态忽然有些唏嘘而沧桑。他有些对现在的三代感同身受了。

    很奇妙的心态。

    明明不是他的性格,也不应该产生这种想法。但事实就是忽然的,变成了这样。

    也许是因为,早就接受这个小鬼了吧。

    哈,真是个……有趣的小鬼呢,居然不知不觉就进来了。

    “吸溜”

    捧杯,饮茶,蛇叔重新冲和下来。

    “团藏回来了。”

    茶香随着氤氲的水汽弥漫,捧在手中的茶杯微微嫌烫,蛇叔的心态变化无从发觉,忽然的抛出了一个消息。

    兀然的话题转变让犬冢獠无以为继,有种蓄力却打中了棉花的不适。

    好好的正面刚一波,怎么说不玩就撤了?

    我的蛇叔才不会这么好说话呢!

    “居然回来了!?”

    尽管腹诽蛇叔落差式的态度变化,但犬冢獠还是对团藏回归的消息惊诧莫名。

    明明从始至终,犬冢獠对团藏都是默认战死,放弃搜救的,没想到他居然自己跑了回来。

    说到关于团藏搜救的问题,似乎大家都有意无意的选择了默认犬冢獠的作为,将他当成了阵亡人员。

    无论是迈特凯他们,还是自来也跟纲手,一直到回村,都没有任何一个人提出,是不是再找找我们的火影辅佐,木叶大佬志村团藏。

    由此可见,这位大佬真的是不得人心到了一定境界。好多人都乐见其成他去死。

    可惜,祸害遗千年。没想到团藏如此坚强,居然自己跑了回来,而且还先到一步。

    这却是犬冢獠根本就没有想到的事情。

    除了惊叹莫名,犬冢獠还想到了更多。

    类比止水他们的情况,身受重伤,身陷重围,且无援救的情况下,团藏都能凭自己一个人杀回来,想来身体的改造应该比预想的还要更多。

    否则,只凭蛇叔在断绝合作之前给予的那点成果,他是断然不可能从雨之国的泥潭挣扎出来。

    宇智波信这个冒牌的山寨货是水了点,可也并不是那么好对付。如果团藏没有更多改造,恐怕不会比止水当初好到哪里去,一样就是个力竭而亡。

    “这一下,又是多事之秋了。”

    犬冢獠眉头颦蹙,没了继续喝茶的兴致。

    团藏这根搅屎棍,早前就应该找机会直接让丫凉在雨之国才对。

    也是事情过多过急,宇智波信突袭木叶的事件太突然,让犬冢獠白白错过了机会。

    当适时只想着救人,没有更多时间,甚至是没有想到暗中做掉团藏这个祸害。

    “不行,我得去看看。”

    越想越觉得遗憾的同时,心里也是有股郁闷,犬冢獠顾不上再在这里跟蛇叔顶牛,将茶杯一放,起身就准备走。

    关于宇智波信的问题,暂时还无法向蛇叔全盘托出,毕竟这事情直接涉及到了最终boss中的两个,牵连太深,隐秘太多,一时半会可说不清楚。

    指不定说出来,还可能将好不容易掰弯的蛇叔引导的什么不比必要的变化。

    那样一来,就真的有些抓瞎了。

    写轮眼,轮回眼,斑爷,大筒木一家的伦理剧,诱惑力可是很强的。

    蛇叔这种科研圣手,对这些可不见得有多大的抵抗力。

    现在蛇叔看不上写轮眼,只是他还不知道这个忍界第一bug血继的内幕而已。

    犬冢獠无法保证,以蛇叔的性格,一旦知道了一些关于写轮眼的内幕,还会不会再继续保持眼下这份淡然出尘。

    相比隐瞒不说关于宇智波信的事情,只是让原本和谐的师徒关系变得僵硬一些,犬冢獠还是不敢去赌一把和盘托出后会否得不偿失。

    从宇智波信的行事表现来看,他明显不是个合格的棋子,他是想直接将斑爷取而代之,做的事情尽是跟斑爷还有绝的计划毫无关联,甚至会横生波澜。

    有这么一个猪队友给绝扯后腿,再没找到彻底干掉他的方法之前,隔岸观火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交代宇智波信秘密的好处有很多,坏处显而易见,犬冢獠自然知道如何选择。

    何况哪怕就是不说,蛇叔也不会放过宇智波信。

    “师酱,我先走了,事情处理完了再来跟你探讨。”

    匆匆留下一句交代,两师徒的沟通,第一次有不欢而散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