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归来
    掩映在丛林翠绿深处,木叶那扇标志性的大门已经隐约可见。

    “不行,我要回去,我一定要把长门和小南带回来!”

    沉默的行进中,自来也忽然嚷出声来,回身就要往回。

    他越想心里也不通达。

    “自来也你给我回来!”

    纲手回身一把揪住了自来也的领子,俏脸上满满都是寒霜。

    “纲手,你放开我。我一定要去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长门才会变成……”

    自来也用力挣扎,嘴上不停叫嚷。

    “轰!”

    纲手素手一握,根本不停自来也的叫嚷,一拳下去之后,顿时一切解决。

    “自来也你这个白痴,到现在你还想逃避吗?”

    薄怒带着怒其不争,纲手直接将自来也的心态揭破。

    先有长门小南在雨之国与他为敌,现在又将要面对死去的水门,得意弟子叛的叛,死的死,自来也一路以来,心情从没有平静过。

    眼见木叶大门已经遥遥在望,自来也终究没有做好面对水门的心理准备,还想要回头去找长门。

    至少,不能再让长门步入水门的后尘,两个弟子,总要挽回一个才是为人师表的职责。

    可惜,纲手天生将自来也克制了个死。

    看着被一拳打晕的自来也,驻足停步的队伍中,没有任何人有所表示。

    一个个沉默以对,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反正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一路上,自来也时不时就会回头,却没有一次从纲手手上溜过去。

    只不过这次,木叶已经遥望,纲手格外的暴力了一些,直接一拳将自来也干挺了。

    “继续前进,我们回去。”

    拎着自来也,抖手就扔到了背上,纲手杏眼含煞,目光扫过,整个队伍再次沉默的出发。

    本已近在咫尺的距离,便在一成不变的沉默中走完。

    风尘仆仆的队伍跨过了木叶敞开的大门,因为队伍里几近凝结的低沉气压,甚至让负责大门看守的忍者不敢上来做例行的盘问。

    进入木叶之后,其他人不知如何,犬冢獠却是明显的感觉到了非同往日的变化。

    哪怕出去走了一圈,回来之后,木叶还沉浸在一片哀伤之中。

    虽不再是家家挂丧,户户缠纱,可依旧没有清理完毕,遥遥可见的残檐断壁,还是将阿斯玛他们心底最后的一丝奢望打的稀碎。

    人流往来穿梭,木叶依旧如往日一般,只是祥和宁静已经被凄楚所取代。

    幽灵般荡漾在村子里的,是一股无孔不入的伤痛。

    沉痛与沉默,取代了往日的喧嚣与欢心。

    这里已经变得一点都不像是三战全面战胜国的忍村。

    沉痛全面取代了往日的音容笑貌,徘徊在木叶村落之中的只剩下黯然与神伤。

    “富岳,你们先回去吧。我带这个白痴去见老头子。其他人就地解散,獠,什么时候去回报,你自己找时间,今天不要来打扰我!”

    依然有些余怒未消,纲手当仁不让的下了命令,拎着自来也就走,彪悍的简直不要不要的,女汉子气质一览无遗。

    “富岳前辈跟鼬,你们也该快点回去,说不定美琴夫人已经生了。”

    没有反驳纲手越权的自作主张,犬冢獠到是从善如流,反倒还想的更深入一些。

    本来二柱子是要比太子大上一点点,但是现在的情况有了变化。

    鼬当初既然选择跟着他一起去雨之国,就表明宇智波美琴还没有生下二柱子,不然作为长子,在老爹宇智波富岳战死的情报下,不应该冒然离开母亲。

    不过二柱子出生的时间变动应该不会太大,应该也就是最近几天。

    “那么大家,任务结束,解散吧!”

    看着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宇智波富岳父子,犬冢獠干脆的宣布了解散。

    “白丸,你也去玩吧,这次辛苦你了。”

    揉了揉白丸的脑袋,稍作亲昵,队伍解散,大家都有些急切的各自回家,犬冢獠在气氛压抑的街上驻足了片刻,没有选择第一时间回家,而是转了个道,径直往某个方向行去。

    “咯吱”

    依然是那个不起眼的平凡居所,便随着门扉开合的摩擦,犬冢獠走了进来。

    “师酱,我来看你了!”

    房门闭合的屋社静谧着,犬冢獠用欢快的声音叫嚷着,大步开门进去。

    “果然,师酱你一直都在。”

    依然是之前来过,一成不变的朴素厅堂,犬冢獠一眼就看到了端坐在的蛇叔。

    “不是一直都在,只是在一直在等你。坐。”

    明黄的蛇瞳淡然冲和,带一点凉意,蛇叔不为犬冢獠表现出来的热情所动。

    “不要这么严肃吗师酱。我可是刚刚出任务回来,马上就过来了。”

    嬉皮笑脸的坐下,犬冢獠拿过桌上的水壶,搓出一点火焰,点燃了煮茶的小座,自顾自开始操作。

    犬冢獠看上去一点也不紧张,更不惊讶蛇叔居然就在家里。

    蛇叔当初虽然跟三代说,他要走,但犬冢獠却并不相信,蛇叔就真的会那么冷漠无情,断然拒绝三代之后,就那么拍拍屁股走人。

    不说事前蛇叔说过,要跟他好好沟通沟通。就是蛇叔自己所说,木叶是他出身的地方,只这一点他就不会眼睁睁看着无所作为。

    九尾之乱,四代之殇,只要还有点脑筋的人,都能看出来,本已经稳如狗的三战形势,将会再起波澜,甚至是惊天巨变。

    在这波因木叶而起的浪潮中,木叶非常可能就会沦为众矢之的。蛇叔嘴上说的强硬,可惜事实上,他并不是冷酷无情之辈,不可能什么都撒手不管。

    就像为了防止自来也逃走,直接将之打晕也要带回来的纲手,嘴上说着叫人无可反驳的借口,实际上不过是口嫌体正直罢了。

    三忍彼此有样学样的傲娇罢了。不过是为了找一个留下来给木叶镇场的借口。

    等人是借口,坐镇才是根本目的。不然以蛇叔的本事,何时找不到犬冢獠来深入座谈沟通,何必非要等犬冢獠自己找上门。

    “师酱,战争又要爆发了,你还会继续为木叶征战的吧?”

    烧水,沏茶,腾腾水汽带来扑鼻茶香,犬冢獠笑盈盈的看着冷淡的蛇叔,始终顾左右而言他,做出各种一般的试探。

    “信,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蛇叔总是喜欢单刀直入,根本不会被犬冢獠混淆是非,也不想谈论犬冢獠抛出的话题。

    蛇叔窝在家里等着犬冢獠上门,图的不是嘻嘻哈哈。

    “师酱是说宇智波信吗?那我可真的不太清楚师酱要问的是什么呢。关于他的情报,我实际上知道的也并不比老师更多呢。”

    “吸溜”

    捧杯,饮茶,犬冢獠异常淡定。

    蛇叔不语,一双眸子淡淡的凝视着。

    “师酱,能不能告诉我,血继限界的研究找到突破方向了?”

    直到一杯茶饮尽,犬冢獠这才捧着残留余温的空杯,悠然发问,一双眼眸中炯炯如神,好不避让的对上了蛇叔的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