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寻回
    “呼~”

    灯火摇曳,光影交叠,视乎只是刹那,实际上也就是短暂的片刻而已,犬冢獠便猛地呼出一口粗气,‘醒了’过来。

    “队长……”

    鼬的神色有些忐忑,更多的还是期盼。

    值此时刻,鼬到是更希望犬冢獠给力一些。

    止水没有发问,但还未来得及关闭的写轮眼中也满是关切。

    犬冢獠再次成为了众人目光关注的焦点。

    “前辈,感觉怎么样?”

    没有理会众人的殷切,犬冢獠看着宇智波富岳,看着有些失焦,正在急速旋转的万花筒,满脸关切中有着一丝紧张。

    “感觉……已经没有问题了。只是我的眼睛……”

    伸手摸了摸眼睛,宇智波富岳神色复杂中有着惋惜。

    本是风车转动的万花筒,停止下来之后,重新变成了完整的六勾玉。

    宇智波富岳的万花筒消失了。

    “总会再回来的不是吗前辈?而且你已经尝试过那种境界,相比再找回去会跟容易。”

    看着宇智波富岳的六勾玉写轮眼,说不失望是假的。毕竟万花筒的宇智波富岳,保底都是影级,只有六勾玉的话,撑死才能是影级。

    现在保不准战争就会再度爆发,正是最需要高手坐镇,宇智波富岳的万花筒消失,当然不是犬冢獠愿意见到的事情。

    不过事已至此,也就不埋怨什么,隐患解除,人救回来,一切都会有希望。

    所以犬冢獠心里有些失望,但嘴上还是说着宽慰人的话。

    经此一劫,宇智波富岳也不能说全无收获。虽然万花筒的退化消失,让他从影级跌落,可至少也突破了一个小境界,踏足到了准影。

    放在现在的忍界,准影也算是数得上号的高手了,应付即将到来的战争,还是足用的。

    就是没有万花筒影级那么有震慑力罢了。

    “好了,问题解决了。就让我们去把卡卡西还有自来也找回来吧,我们的时间并不充裕。”

    拍了拍手站起来,犬冢獠不打算再浪费时间。

    “发生了什么事?”

    心细的止水从犬冢獠的一系列利落中察觉到了一些问题。

    “九尾被人放出来了,四代目战死了。”

    没有什么好隐瞒,在大家闻止水之声看来时,犬冢獠将事情意简言骇的说了出来。

    “什么!?”

    “怎么可能?”

    “四代大人居然……”

    “是谁?居然敢,居然敢……”

    震惊,骇然,瞠目结舌到语无囫囵。

    犬冢獠的意简言骇却叫众人脑子里轰然炸裂,仿佛世界都在眼前崩塌。

    “獠,不要开这种玩笑,简直太恶劣了!青春不允许……”

    震骇莫名之中,反倒是平日里不着调的迈特凯最为冷静,他瞪眼斥责犬冢獠,打心底不相信这个消息,然则犬冢獠却直接将他的话打断。

    “并没有开玩笑,凯。一切都是真实的事情,所以战争就要来了,我们没有更多时间了。”

    “走吧,先去把人找回来吧。”

    拍了拍愕然当场,尤自无法接受的迈特凯,犬冢獠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直肠子的热血青年。

    “身为忍者,意外总是相伴相随。想开一点吧小子,努力把握眼下才是根本,不要让自己致死之时才后悔。走吧。”

    猛然听到四代战死的消息,要说谁最震惊,莫过于宇智波富岳,毕竟他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更了解这个小不了几岁的四代。

    只是也算久经战阵,宇智波富岳确实最先一个从震惊中恢复,尽管也是满脸黯然,却还有余力安慰迈特凯。

    震惊到麻木,甚至有些失魂落魄,犬冢獠跟宇智波富岳两人接连的催促,没有留给众人太多思考的时间,只能强迫自己先接受了事实,然后再慢慢消化。

    宇智波富岳营救任务彻底完成,整个队伍没有多少喜悦,反倒是犬冢獠带来的消息,让气氛沉重起来。

    淅淅沥沥的秘密细雨阴云,伴着忽如其来的沉默,整个队伍在沉闷中行进。

    事实已经摆在那里,犬冢獠不想对此置喙太多,众人沉闷着,气氛压抑,却还是需要他们自己去接受。

    “小鬼,不要整天瘫着脸,来笑一个!不然揍你哦!”

    找到卡卡西的时候,他正在被人调戏。

    “一样的都是白毛,小鬼你不但带面巾,而且还很无趣你知道吗?一双死鱼眼真是烦死了!”

    纲手蹂躏着卡卡西的刺猬头,脸上满满都是嫌弃还有醉酒的红晕,自来也正倒在她脚下,生死不知。

    “你也认识犬冢獠那个小鬼的吧,啊?不说话的时候,看气质你们两个简直就是一个模样了。该死的,拐带我弟子的家伙,下次见到,一拳打死算了!”

    又揉又拍,欺负着卡卡西碍于规则跟身份不敢还手,纲手看上去醉的不轻。

    “喂,自来也,死了没有?没死赶紧起来继续,老娘陪你喝酒,你自己先醉了算怎么事!”

    总是欺负不还手的人也是无趣,卡卡西任由纲手蹂躏,整个木然的跟桩子似的,时间一久纲手便将注意力转移。

    很不客气,甚至是非常用力的拿脚去踩自来也,纲手一边嚷嚷一边往嘴里灌酒。

    整个居酒屋里已经没有了客人,都被纲手豪迈又暴力的酒品吓跑,就连老板也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不省人事的自来也跟木然的卡卡西陪着她。

    “纲手大人,奉三代火影之命,请几位即刻回归木叶!”

    破门而入的犬冢獠被浓郁的酒气冲的差点翻白眼,却还是板着脸向纲手传达了命令。

    “老头子?水门……嗝……不对,怎么不是四代?”

    醉眼朦胧的纲手甚至没有看清来的人是谁,但脑子还没彻底麻木的她,第一下就抓住了重点。

    “九尾暴走,四代战死。目前木叶由三代目重新出山执掌行驶火影责权。”

    一言既出,居酒屋为之一寂,就像整个人猛然被人扼住了脖子。

    “嗝……水门居然战死了吗……自来也……你还真是命苦呢……”

    沉默之后,纲手张嘴就是一个酒嗝,可是却在没有了醉态可鞠。

    她用脚点了点死猪一样的自来也,酒晕殷红的脸颊尽是冷清与悲悯。

    卡卡西的死鱼眼瞪大的像灯笼,看着肃然的犬冢獠就像看见了什么稀世的怪物。

    窗外的雨靡靡,湿冷的风从敞开的门灌进来,灌满了卡卡西的衣服,也灌满了他的心。

    世界轰然之间,什么都没有剩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