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除患
    “这么说来,富岳前辈的问题,都是出在写轮眼上了是吗?”

    点着火把的岩洞并不昏暗,犬冢獠跟宇智波富岳相对而坐,身边环绕着止水等人。

    见面之后不免是一番交流,还不知道木叶变故的小伙伴们一个个都很开心。

    犬冢獠的到来,仿佛是找到了可以依靠的主心骨一样,大家的神态或多或少,或明显或隐晦的,都是一震。

    尽管之前止水也是指挥若定,可相比犬冢獠,一众人的潜意识里,还是跟愿意信任犬冢獠更多。

    毕竟是总角之交,更根正苗红一些,是一路并肩砥砺过来的好伙伴。

    止水尽管也很不错,可对于阿斯玛他们来说,始终是半路加入团体的一员,不能跟犬冢獠直接画上等号。

    因为之前宇智波富岳被围攻的一幕,犬冢獠便不急着再去找人。

    毕竟先来找止水他们,为的就是集合队伍,增强搜寻力量,如果不先解决宇智波富岳的问题,带一个随时可能爆发,向自己人出手的队友,事情就没法做了。

    “虽然不记得当初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我可以肯定,那家伙一定在我身上动了手脚。”

    宇智波富岳的脸色有些阴郁,隐隐压着愤怒。

    假假的也是个跨过了精英上忍桎梏,准备触摸影级的高手,同时还是宇智波一族的族长,却叫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毫无反抗之力,而且敌人玩弄他用的还是写轮眼。

    这就是天大的耻辱了。

    “前辈已经弄清楚是什么问题了吗?”

    犬冢獠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管宇智波富岳的复杂心情,尽管他知道宇智波富岳的心情一定很不美丽。

    正版老大被一个冒牌货耍了,还耍的毫无脾气,任谁摊上这样的事情都不会开心。

    红果果的脸都给打肿了,这个时候多嘴安慰,指不定就会好心办坏事,反倒被记恨,以为你是幸灾乐祸。

    宇智波向来都是脑回路清奇的偏激一族,犬冢獠可不想赌一把富岳的大度,平白破坏了之前建立起来的良好交情。

    所以还是只谈正事,没论风月……没要节外生枝。

    “是一种暗示性触发的根植幻术,只要有事物或者音节刺激,就会爆发。”

    深受其害的宇智波富岳,心中耿耿于怀,自然不可能全无发现,只是有点束手无策。

    于是摇曳的火光下,宇智波富岳的脸色愈发阴沉凶戾起来。

    当真是奇耻大辱。

    “只是幻术吗,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听罢宇智波富岳的讲述,犬冢獠略作思考,便心里有了底。

    不是别天神就好,只是幻术的话,无论是多么高深,总会有破绽存在,何况以宇智波信的尿性,在看现在宇智波富岳的状态,恐怕这个幻术虽不简单,却也不会强力到哪里去。

    无非是强行将自己的意志投射到了宇智波富岳的身上,然后再固定的刺激下觉醒过来。

    有些类似原著中鼬送给太子的那只乌鸦,不过以宇智波信的能耐,定然是不可能比得上能够解除秽土转生的乌鸦的。

    “队长,已经有办法了吗?”

    鼬带着点期盼,还有些急切。

    显然事关父亲,他又除了配合止水等人一而再的镇压之外,在根除隐患方面束手无策,徒然听到犬冢獠的意思,怎么不急。

    “区区幻术而已。”

    犬冢獠的话说的很满,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富岳前辈,等一会请开启写轮眼然后放松,止水你跟鼬一起,用写轮眼送我进富岳前辈的精神中。”

    “阿斯玛,在我跟富岳前辈他们没有醒来之前,一切由你负责。安全什么的,就全交给你了。”

    没有商议,没有过于具体的交代,犬冢獠有些独断专行的就开始发布命令。

    现在可不是唠叨太多,详尽解释的时候,只要结果可以,过程省略了也没什么。

    一众人开始按照犬冢獠的吩咐行事,没有人提出反对,大家多少已经习惯了犬冢獠这种做派。

    没有一定把握,他不会这么突然毒菜起来。

    宇智波富岳对犬冢獠也算了解颇深,可以算得上是老朋友,而且又是解决他的问题,所以也很配合。

    “就是现在,止水,鼬,送我进去!”

    “嗷呜”

    犬冢獠断喝的同时,白丸蓦的一声轻吟,随着声波,一股别样的查克拉荡开,笼住了宇智波富岳。

    “哧”

    时空转换,犬冢獠的精神刚进到宇智波富岳的精神世界,已经有袭击杀来。

    “真是暴躁,跟我跪下!”

    舌绽春雷一声爆喝,犬冢獠身上暴起浩瀚如渊的威压,直接将稀袭杀而至的人影定在半空,继而轰然砸落。

    “养狗的,又是你!”

    青筋毕现,咬牙切齿,半张脸是宇智波富岳,半张脸是宇智波信的人,身上像是压着无形山峦跪倒,一双风车般旋动的血色眼眸死死盯着犬冢獠。

    “可不就是我吗。怎么样,我这股精神能量很够滋味吧。”

    笑容得意,带着畅快。第一次将他空前绝后,可谓是怪物级别的精神力完全释放,犬冢獠非常非常得意,非常非常开心。

    俯视着宇智波信,虽然只不过是一道精神化身,可看着他的狼狈模样,犬冢獠心里还是产生了难以言喻的快慰。

    **上弄不死你,那我就从精神灵魂上着手,看你是不是真的百无禁忌无法消灭!

    “你这个……”

    宇智波信愤怒,他挣扎,咬着牙颤巍巍的要站起来。

    “轰——”

    凭空一声巨浪炸开,血色的空间轰然被掀翻,好似刹那间就成了惊涛骇浪的怒海之上,犬冢獠将他无与伦比的精神能量彻底爆开。

    “你该感到荣幸,这个世界上,你可是第一个见识到我真实面目的人呢。”

    “不过可惜,你不过只是一缕分割的灵魂,就算知道了我的秘密,也注定要死在这里。”

    如渊似狱,浩瀚好比汪洋的精神力鼓荡开来,如浪潮一般冲刷到宇智波信身上,将他压的五体投地,甚至不能言语,就连一双万花筒中剩下的都只有惊愕与恐惧。

    人的精神力量,怎么可以庞大到这种地步?

    居然直接崩碎了万花筒营造的精神空间?

    这个家伙,这个家伙……

    宇智波信瞪大的眼睛只剩下惊骇,然后不等他继续有精神变化,变已经被汪洋大海,怒浪狂涛般的精神波峰直接洗刷了个干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