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被塑造
    “那就由我来照顾鸣人几天吧。”

    终究是恻隐之心占了上风,不忍再拒绝眼前徒然苍老佝偻,被蛇叔决绝之后有些茫然无措的老人,犬冢獠明知道鸣人会是个麻烦,还是一口应承下来。

    悄然的站了一会,见三代复又迷离,犬冢獠却没办法说什么安慰的话,于是也只能招呼了白丸,静静离开,给三代一个静谧的空间。

    “到底是……为什么?”

    行到远处,身后幽幽传来三代茫然的呢喃,犬冢獠脚步顿了顿,终于还是选择充耳不闻径直离开。

    为什么?犬冢獠当然知道为什么,可却无法跟三代坦言相告。

    先有猿飞新之助之死,后有波风水门之殇,紧接着再被蛇叔拒绝。

    接连的冲击,对成功了一辈子,荣光满身,赞誉满头的退休了反倒连番遭受打击的三代,已经方寸大乱,意散神迷的老人,这个时候已经在经不起一点折腾了。

    所以,就当不知道吧。

    果子是你自己种的,苦酒是自己酿的,哪里还有什么为什么啊。

    在你亲手破灭蛇叔火影梦的时候,就该想到,总有一天你们曾今亲密无间的师徒关系会沦为相同陌路。

    走到今天这一步,真要论责任的话,三代您估计可是大头啊。

    照顾孩子并不是个轻松的活计,哪怕犬冢獠又过之前照顾犬冢花小小萝莉的经验,但对上鸣人依旧忙了个欲仙欲死。

    小孩子难照顾,刚出生的孩子更难照顾。

    好在犬冢獠快要撑不住的时候,三代终于安排了人将鸣人接走,这才有了一些清净。

    “白丸,你说三代会怎么安排?”

    被折腾了几天,也算是折腾出了一点感情,犬冢獠安静了半晌,恢复了精神,便向白丸发问,关心起了鸣人之后的安排。

    “呜嗷~”

    白丸甩甩头,捋了捋胸前的长鬃,神态委屈,不停的打理着自己。

    一身凌乱的长毛在身上左右纠结,有的甚至还绑成了一坨,白丸的形象开上去很狼狈,就像个刚刚逃荒出来的落水狗。

    这些都是鸣人留给她的纪念。

    天知道刚出生的小东西居然能爬能坐,哭闹折腾起来简直就像个小魔王,真真是能磨死人。

    也许这就是天赋异禀了。

    犬冢獠受不了鸣人的魔音灌耳虎爪抓挠,只能委屈了白丸当替死鬼。

    所以白丸很不开心,一切会动却不能咬,更不能吃的东西,对白丸来说多是折磨,而鸣人这个小妖精尤为磨人一些。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欠你一顿大餐,回头就给你做好不好!”

    揉着白丸的脑门,犬冢獠也不好太过分的压榨白丸,只能用美食来诱惑,来抚慰白丸受伤的心灵。

    “现在,我得去火影那看看情况,白丸你好好在家守着,我很快回来。”

    终于安抚好了白丸,犬冢獠第一时间准备去见一下三代。

    时间已经过去了几天,战斗结束后的千头万绪现在已经梳理的七七八八,善后工作跟重建也在同时筹备。

    木叶这架马车开始回过神来,扬鞭起航全力开动。

    “三代目,城墙区已经清理完毕,最慢明天下午就可以进入修复城墙的工作。”

    “很好,争取明天下午就开始修补城墙,我会派遣精通土遁的队伍来配合,你们暂时维持原计划,等待我的最新命令。”

    “是,三代目!”

    “三代目,民众损伤数据已经统计完成,需要抚恤跟安排的孤儿家庭名单都在这里,还请您过目。”

    “先放下,为木叶奋战而死的忍者,我绝不会忘记他们,抚恤是应有之义。“

    ”至于九尾战乱产生的孤儿……我会跟长老们讨论出一个安置的结果。放心,一定会妥当的。”

    “只要我还在一天,就不会让为了木叶牺牲的人,撒完热血又撒眼泪。”

    游刃有余处理着各种事务的三代,说到孤儿问题的时候出现了明显的停顿,他似乎猛的想起了什么,也许是鸣人吧。

    本应该是个万众瞩目的孩子,以四代火影波风水门一族继承人的身份出现,偏偏世事弄人,鸣人一出生就成了孤儿。

    再由鸣人联想到其他问题,本来精神高涨饱满处理事务的三代,肉眼可见的精气神下挫了一大截。

    九尾之灾过后,千头万绪纷纷乱乱,正是人心惶惶不安,无奈只能重新出山的三代勉力支持,表面上做一副精力饱满,甚至雷厉风行的样子,实则只有他自己知道内里的各种艰苦困顿。

    再想想被蛇叔拒绝的事情,三代就越发感到精力不济,然而却不得不继续强撑着。

    木叶的损失很大,大到已经可能无法镇压保护自己从三战得来的胜利果实。

    四周豺狼般贪婪的目光已经注意到了这里,只要稍微表现出一点后力不济或者软弱,木叶就将迎来一场大战。

    可是现在的木叶已经经不起这种颠簸了。

    所以哪怕再苦再累,三代都会继续撑下去,他一定会撑住。

    “三代大人,医疗部长,木叶上忍犬冢獠求见。”

    摆手挥退了守卫明显加强过的暗部,犬冢獠径直进了火影办公室。

    不是他无礼或者过于强势,而是最近几天,犬冢獠虽然宅在家里当奶爸,却也不是不同外界消息。

    他的名声,这两天可是传的异常凶猛,简直就是烈火烹油的感觉。

    就连之前没怎么宣传过的事情,这几天都一股脑的被人扯出来,统统大说特说起来。

    比如草之国与已故的四代并肩作战啦,沙忍战场基本凭借一己之力扭转局势啦,田之国战场做出了举足轻重你的贡献啦,还有作为重点宣传的斩杀半神半藏以及正面硬钢九尾。

    冷眼旁观的犬冢獠,看着群穷汹汹,颇有一种看四代当初上位造势的赶脚。

    感觉有点好笑的同时,又有点悲凉。

    不用说这肯定又是三代的手脚,这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方式,如果说不是三代,那木叶可就真没谁了。

    只是,依然是这种旧瓶子装旧酒,毫无新意的方式跟手段,可见三代确实是老了,已经快要跟不上时代节奏,全凭着几十年的威望积累在强撑。

    有波风水门在前,谁还看不出来这单把戏了?

    只不过是大家都念在三代劳苦功高的份上,都装聋作哑,当不知道罢了。

    而且现在的木叶也需要一个新的英雄,选来选去,犬冢獠将是最适合被塑造的那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