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你自己来吧!
    只有蛇叔成为五代,只要蛇叔成为五代,就能够弥合之前强推波风水门上位木叶内部产生的裂痕,让所有力量汇聚成一股,才能平稳安然的度过危局。

    站在三代的立场考虑,一心为公并没有错,蛇叔成为五代是最好,也是最可选的结果。

    波风水门的尸体未凉,灾难性的战斗才勉强告一段落,三代就有些急不可耐提出五代问题,非是薄情寡性,而是事态迫不得已。

    可惜不用蛇叔回答,等三代说完他的规劝,连旁观的犬冢獠都暗自摇头了。

    如果说,之前蛇叔还有可能被说服的话,当三代这些话说完,根本就不可能了。

    蛇叔的骄傲,蛇叔的自负,蛇叔的孤高,本就不允许他在竞争四代失败之后成为五代,排在一个小年轻的师侄后面。

    三代如果坦然认输低头,再晓之以情,蛇叔念及多年情分,看在三代艰难愁苦的份上,恻隐之心动荡,说不定还有可能答应。

    毕竟人身大憾能有个机会找补回来,对蛇叔来说也算勉强是个两全其美的结果。

    可偏偏,三代老头放不下为人师长的包袱,居然用大义来压迫,这对蛇叔来说,除了反效果,不会再有更多。

    “三代真的老了啊,一点都不理解蛇叔的心性了,哎”

    心中暗暗感叹,犬冢獠看着在蛇叔拒绝之后强自镇定的三代,心里不免感慨起来。

    师徒离心的时间太长了,三代对蛇叔的心态把握已经过于陌生了。

    现在的蛇叔,早已经不是他原来教导的那个,以火影微目标,以他为偶像,致力于攀爬木叶最高峰的蛇叔了。

    还用大义压迫,还用到的约束,对别人来说恐怕是不二法门,可三代用这套娴熟的说辞来对付蛇叔,注定徒劳无功还要折损。

    “呵”

    蛇叔看着肃穆郑重的三代,忽然就破了平静淡然的功夫,漏出浓浓的怜悯。

    “老师,多少年了,你不累吗?”

    是啊,多少年了,一心为公的甚至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凡事都首先考虑利弊,对木叶是否有害还是有功的政客。

    三代在蛇叔眼中,早已经不是那个当初把自来也绑在木桩上跟他们一起嬉闹,亦师亦父的家人了。

    这种唯功利论的火影,根本就不是蛇叔快意恣意性格的菜。

    “什么?”

    三代懵懂了,已过不惑之年的他,应该是见多识广,时光赋予如渊如海的经验才对,不应该还有什么事情让他迷惑,但这一刻,三代确实听不懂蛇叔的意思。

    “哎”

    犬冢獠默默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下又叹了口气。

    这会真的是一点念想都不可能了。

    一心为公的三代跟快意执着的蛇叔,已经完全是理念之间天差地别的两路人,乃至于三代居然都听不明白蛇叔言语之间的深意了。

    或许在奉公大半生的三代看来,为木叶殚精竭虑是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情,可蛇叔呢,他真的太不了解了。

    多年的疏离与暗中防备,让三代再也不能无障碍的跟自己骄傲的好些年的得意弟子交流了。

    “既然这么放心不下的话,老师何不自己来呢?除了我,老师应该更合适吧。”

    看着三代苍老而迷茫,多发打击之下精气灰白却尤自强撑的面庞,蛇叔终究没有再说什么刺激这位老人的话。

    只是这番看似筹谋的建议下,是蛇叔最后一点热枕的泯灭,甚至带着嘲弄。

    既然更在意木叶,那也就别找什么五代了,你这个三代直接再次出山好了,反正也才退位没有多久,各种影响也并未曾消退不是。

    “老师,我的心,已经不在这个上面了。这……不正是你需要的吗?”

    幽幽望天,衣袂的下摆在夜风中摆动,沾染了雾水有湿痕润开,蛇叔颀长之身尤若剑锋。

    他斩断了最后一点过往缠绵的牵绊。

    看不出伤痛,蛇叔只有一身的幽然与冷淡慢慢汇聚成冷漠。

    对于三代,对于这位授业恩师,对于这位儿时偶像与标杆,时至今日蛇叔终于明白,两人早以走上不同道路。

    日后不会形同陌路,可也再也不会有彼此交心的可能了。

    为己为人的选择中,他们分别作了不同甚至背道而驰的选择,又怎么可以再交心呢?

    三代之前的迷茫懵懂虽轻,却是一把再锋利不过的刀,一刀斩去了蛇叔心间最后一缕牵挂。

    我们,都不同了。

    “老师,我走了。有什么事情需要的话,就让獠通知我。关于信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不给三代再说话的机会,蛇叔最后交代了一句,手上忍印翻动,已经没了影迹。

    “三代大人,这是四代夫妇的遗体,事急从权我就直接封印在这里了。”

    蛇叔走的洒脱,最后还留下了句大包大揽的话,算是个交代。不管是不是对三代的表现哀莫大于心死,蛇叔毅然离去,躲一个眼睛清净,犬冢獠就不能多嘴,赶紧公事公办伺机脱身。

    两师徒怼到这个份上,全程旁观的犬冢獠很有可能就会惹火烧身,还是早走为上。

    “你说……是为什么?”

    三代还有些茫然的接过了封印卷轴,然后又茫然发问,一双眼眸之中尽是不解与愁苦。

    他不理解,也没办法理解,蛇叔为什么拒绝,明明已经解说的那么明白了。

    “老师的事情,我也知道的不清楚,毕竟三代知道的,老师经常在外,最近几年基本没怎么见过面。”

    犬冢獠嘴角一抽,暗叹一声还是躲不过去,却又看到三代失魂落魄的模样,不忍心直接把事情挑破,于是就应付了过去。

    “三代,你看关于鸣人……”

    蛇叔干脆的撂挑子到底,选择撒手不管眼下的烂摊子。犬冢獠却不能那么潇洒是有样学样,只能抛出更多新的问题来转移三代的注意力,以避免他深陷其中枉顾现实。

    波风水门已死,蛇叔拒绝成为五代,眼下经历了九尾之灾的木叶乱糟糟一片,还需要三代来担当重任。

    “鸣人啊……”

    听到了鸣人的名字,三代这才从恍惚中回过点神来,却还是怅然若失,神色颓然。

    “獠你先来照顾鸣人几天吧,我需要一点时间。”

    没有说需要一点时间干什么,想来也是冷静跟处理眼下跟紧要的事务,三代看上去还是振作不起精神,整个人依旧残留着迷茫,萎靡不振。

    被蛇叔断然拒绝,对三代造成的创伤比想象中更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