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终于轮到你上场
    “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袭击木叶,为什么会有写轮眼!”

    摁着金箍棒将宇智波信死死压制,三代一身肃杀,冷然喝问。

    木叶这次亏的底掉,三代已经毫不掩饰他的杀心,只是他的心切心焦让他有些失了方寸,问话问的很没有什么水平。

    波风水门的死,算是彻底扰乱了三代的心境。

    “哈哈老头你是脑子有问题吗?以为我会告诉你什么?堕落的败类终将消散,宇智波到了必要净化的时刻,这就是我的目的,我的决心,满意吗老头!哈哈”

    一臂断裂,脑门开洞,衣衫褴褛浑身伤痕,宇智波信的形象很惨,可他依然嚣张不改。

    “你这个……”

    宇智波信的嘲讽成功激起了三代的愤怒,可惜蛇叔干脆的动作让他的怒火没能发泄的出来。

    “嘭!”

    蛇叔赶上来,非常利落的一角踹碎了宇智波信的脑袋。

    只有死掉的宇智波信,对蛇叔来说才是个合格的宇智波信。

    “大蛇丸,你!”

    三代的脸又青了。

    “老师没看出来吗?这只是个傀儡。”

    三代勃然作色,蛇叔不以为意,语气甚至带着轻薄。

    “你……我……哎”

    三代有些有口难言,知道蛇叔是故意为之,可事实正如所说,连脑袋都开了洞还不死的宇智波信,哪怕不是傀儡也绝不是正常人。

    加之被擒后的言行,显然是不可能问出什么来,三代不可能看不出来,只是关心则乱,木叶因为宇智波信损失惨重,他这个火影难辞其咎,太过不甘心罢了。

    犬冢獠再次悄然躲在一边当现场第一线的围观酱油党,默默的扮作白丸的同类。

    蛇叔上怼天,下怼地,中间怼空气,怼一下三代这个老师,也是很合性格的。

    人家师徒之间的事情,他这个外人,还是不要插手,就看看好了。

    有时间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弄死宇智波信来的更实在。

    雨之国一次,现在又是一次,怎么都杀不死的宇智波信,简直比蛇叔的无限替身流还恶心人。

    不过犬冢獠始终坚信,世上没有完美无缺的忍术,现在只是还不清楚宇智波信不死奥秘的原理。

    一旦让他找到什么蛛丝马迹,就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

    这世上,上了蛇叔跟他犬冢獠必杀黑名单的人,除非最后身份能够洗白,否则还没有几个能好好活着。

    “三代大人,遵照犬冢部长的命令,防御圈已经建立完毕。除了九尾以及宇智波聚集区,木叶暂时未再发现敌人!”

    就在气氛有些不上不下,尬住的时候,有个暗部出现,很是拯救缓和了一下。

    不过犬冢獠到是比较在意这个暗部那句遵照他的命令。

    关于他命令建立防御圈的事情,其实是可说可不说的,实际上不说的话,反倒更能体现一些能耐。

    但这个暗部却像是大公无私,甚至好着重把他点了出来,好像是要给他表功一样,事实上却是在给上眼药。

    当时的情况,犬冢獠这个医疗部长算是有些越权了,尽管有事急从权的变通,但也要看三代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想法。

    “嘿,倒是个人才啊。三代这会心里正火大着呢,你这么把我报上去,不是包藏祸心是什么?而且当着我的面就敢这么干,看来也是不怕我的,这几有意思了。”

    心中念头转动,犬冢獠忽然对这个暗部感兴趣了起来。

    他的时机选的还不错,甚至可以说很好,掐着三代心态最不平静,也是最敏感的时候,看似无意,实则很分明的告诉三代,犬冢獠的夺权行为。

    这就是埋钉子扎刺了。

    可惜他还是不够了解三代。

    团藏那么胡作非为,蛇叔原著犯下大错,三代都能容忍,犬冢獠区区事急从权的越权行为,不过是毛毛雨。

    何况当时的情况下,犬冢獠这么做也是无可厚非。

    时机是选对了,可惜对象选错了。

    “不过你还是成功的引起了我的兴趣。”

    犬冢獠很有兴趣的冲着暗部漏出了笑脸,可惜热恋贴了冷屁股,人家根本就目不斜视,一副秉公职守,刚正不阿的做派。

    “大蛇丸,还能抓住他吗?”

    没有给跪地汇报之后恭候的暗部命令,三代听完汇报后第一个找的人还是蛇叔。

    刚才的交战中,三代已经知道,大蛇丸跟宇智波信是有渊源牵扯的,于是不甘的心作祟起来,让他不愿就此放手。

    “信虽然以前是我的学生,不过……我可以试试。”

    不过什么蛇叔没有明说,但估计除了那个依旧单膝跪地,一动不动,一丝不苟等待命令的暗部,在场的人都清楚蛇叔省略的话是什么。

    无非是宇智波信早已经今非昔比,连蛇叔也只能试试而不敢打包票。

    情况变得很棘手,三代面色不虞,却也发作不得。

    事实摆在眼前,宇智波信非但实力不弱,而且能力也足够诡变,叫人束手无策也不奇怪。

    但三代就是不甘心。

    他这一辈子,还从没像今天这么糗迫,这么吃亏过。

    哪怕是他的老师,二代火影战死的那段艰难时期,也没有像今天这样憋屈过。

    本来已经是含饴弄孙,功成名就安然退休,兼且着发挥发挥余热,从此进入养老时期,却不想噩耗一个个接踵而来,肘腋之变更叫三代接受不能。

    “继续警戒吧,进入高等战争状态,黎明之前不要解除警报。”

    沉默了良久,三代本不魁梧的身子愈发显得佝偻起来,他消沉的摆了摆手,将一直等候的暗部打发掉。

    “水门战死了。”

    等暗部离开有了一阵,三代仰望高天明月,说到波风水门战死的时候,目光忽然变得迷离。

    似乎直到现在,事情全部都暂时告一段落,他还是不能接受自己亲自提拔的优秀接班人就这么死在眼前。

    “我看见了。但水门的选择并没有错不是吗,老师。”

    三代突如其来的颓丧,让蛇叔不忍心再继续用言语来刺激这个老人。

    毕竟还是授业恩师,虽然现在两人之间已经有很多矛盾存在,却还不到反目成仇的地步,所以不需要穷追不舍落井下石。

    “大蛇丸,成为火影吧,成为木叶的五代。”

    没有说什么木叶现在需要你,也没有讲道理摆事实,三代突然的话有些突兀,有些迫切,可细细想来却有股走投无路,迫不得已的穷途感。

    大蛇丸成为火影的希望,可就是他亲手毁灭的,现在事情却猛然反过来了,三代的心里一定复杂的难以名言。

    旁听的犬冢獠眼睛精光一闪,看向了蛇叔,可心里却有些苦笑泛开。

    还真是……世事弄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