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虚实
    第三百零三章:虚实你自己来吧!

    “信,你还活着,我很高兴!”

    蛇叔脸上确实挂着笑容,只是这笑容冷的能断人心肠。

    嘴上说着高兴,蛇叔的手上却一点也看不出高兴的意思。

    一发接着一发忍术,或是水火交织,或是风雷地动,蛇叔信手拈来的五行忍术劈头盖脸,砸的宇智波信东窜西跳。

    如果蛇叔这些挨上一发,即使是精英上忍不死也要重伤的忍术是高兴的话,想来蛇叔现在一定是乐的快要发疯了。

    “我现在是斑,宇智波斑!”

    宇智波信仗着空间忍术,狼狈的躲避着蛇叔炮台一样的忍术轰炸,气急败坏的反驳。

    “咔嚓~”

    仿佛是为了强调决心,躲避忍术轰炸的空隙,宇智波信一把抓住一个趁机想要冲上来杀伤的宇智波族人,直接扭断了他的脖子。

    “你们这些堕落的蠢虫,都该死!”

    提着横死的宇智波族人,从扭曲黑洞中穿过,宇智波信已经躲过了蛇叔的忍术,出现在战场的另外一端。

    “噗嗤!”

    突然,他毫无征兆的伸出两指,直接将宇智波族人的眼睛抠了下来。

    “噗~”

    然而侮辱遗体,扣掉了眼睛还不算,宇智波信更甚一步,居然将抠出来的眼睛直接握拳捏碎。

    “连写轮眼都打不开的废物,要眼睛还有什么用?”

    他冷然着,用这样的说辞解释自己残虐极端的手段。

    “已经死掉的人,在我这里是不允许再活过了的。信,你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学生,想好要怎么死了吗?”

    对与宇智波信的极端恍若未觉,蛇叔走着自己的独特节奏。

    已经确认死亡的宇智波信,活蹦乱跳的出现在眼前,这是蛇叔所不允许的事情。

    既然已经是个死人,那就该有个死人的样子,你这样蹦来跳去的,不好,不好。

    “大蛇丸先生,虽然我从心里很尊敬你,但我最后再说一次,信已经死了,死在实验室坍塌。我现在是斑,忍界修罗宇智波斑!”

    应该还是当年的余威残留着,宇智波信的狂气在蛇叔面前收敛的不少,尽管他看上去依然是那么张狂。

    “斑?忍界修罗?不还是个死人吗?所以,你确实是死了,也应该是死了才对!”

    没有人,没有任何人,可以在蛇叔的眼皮子底下玩弄手段,如果有,那就直接成全他。

    这就是蛇叔的人生格言。

    既然宇智波信用炸死来脱身,那就让他死个干净。

    “大蛇丸,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别逼我对你动手,不然我控制不住!”

    蛇叔挂着他冷断心肠的笑容冲杀上来,宇智波信脸色阴沉,叫嚣听上去有些底气不足的色厉内荏。

    哪怕硬实力上其实并不比蛇叔差什么,可耐不住人生最大阴影来源的童年经历,宇智波信一直在躲避,能拿来出气,也就是些高不成低不就,却悍不畏死的宇智波族人。

    “呼~”

    蛇叔左手结印一挥,一股狂风卷地而起,在街面与墙壁上留下秘籍切痕,直取宇智波信脑门。

    “哧~”

    蛇叔右手结印虚空一点,一道凝练的赤红火舌箭矢般射出,融入风中变得炽白起来,目标依旧是宇智波信的脑门。

    蛇叔从头到尾,完全无视了宇智波信的威胁,大有你若不服,动手就是的意思。

    一直在成功,还从来没失败过的蛇叔,岂会怕区区曾今试验品的叫嚣。

    那根本不是蛇叔的性格。

    哪怕现在蛇叔的风格已经被犬冢獠扭大变样,依然不会改变天不怕地不怕,怼天怼地怼空气,不服就怼到你叫爷爷的脾性。

    单枪匹马挑破岩忍村的事情蛇叔都干得出来,那里会在乎区区一个宇智波信。

    “可恶,我真的发火了!”

    蛇叔越是不在乎,宇智波信心里的阴影就复活的越多,人也就变得越发暴躁。

    “发你妹的火,先吃我一招,你这个冒牌货妄想狂!”

    凌空飞到的犬冢獠出手就是一发蓄力已久的电磁炮,彻底将宇智波信遮羞的面子打的粉碎。

    “轰——”

    蓝白炽亮的雷电缭绕在莹白苦无之上,穿破重重空间变成白虹,从宇智波信的后脑勺射入,从面门穿出,轰在青石的地板上炸成巨大的雷霆银蛇。

    “好疼啊,你这个满身狗臭味的混蛋!”

    跳跃的雷霆中心传出宇智波信咬牙的咒骂,然后比夜色更深沉的扭曲空间出现,将雷电统统吸走,漏出了前后脑洞穿,却诡异不见流血,更不见不妥的宇智波信。

    “上一次的事情,还有现在这一次。你这个混蛋,一而再的冒犯,给我去死!”

    黑色的扭曲旋涡再度出现,直接将犬冢獠罩了进去。宇智波信不敢对蛇叔出手,对于犬冢獠就完全没有这种忌惮。哪怕经历过雨之国被反复车翻的事情,犬冢獠也是他现在转移目标的首要选择。

    跟蛇叔动手,对宇智波信来说,还需要一些心理建设。

    “金箍棒,伸长!”

    赶慢一步的三代来的正好,手中金箍棒一长,将犬冢獠从扭曲空间中顶了出来。

    与此同时,白丸的活化长毛也到了,形成几条银白的长绳,蛇游而来,缠在了犬冢獠身上。

    显然就算三代不救,犬冢獠也不会简单就中招。

    与其说犬冢獠中招,不如说他根本就没有躲避,不然以他的雷遁造诣,短距离内并不会输给空间忍术。

    这个空间忍术指的还是波风水门改良之后的飞雷神,而不是宇智波信这个山寨版。

    “老师,三代,别被假象骗了。他不过是个徒有其表的家伙,把查克拉覆盖到肌肤每一寸,他的空间忍术就没用了!”

    冒险一试的犬冢獠果然有所收获,本来就对宇智波信的山寨版有所怀疑,亲身试验终于得到了确认。

    说不上虚有其表,但实际上也是不慎耐用就对了。

    山寨来的水货,到底跟正版还是有差别的。

    “居然只是徒具其型?信,你还是死掉比较好。”

    蛇叔有点惊讶,蛇叔觉得宇智波信果然还是快快死掉才是理想结果。

    他的存在,简直太丢人了。

    这样一个蠢货,是怎么吓到人的?又是怎么给木叶带来如此大劫难的?当年怎么会有这么一个愚蠢的学生?

    当曾今的喜爱变成如今的耻辱,蛇叔决不允许宇智波信继续招摇撞骗的活在世上。

    他没存在一天,都是对冷君的侮辱。

    成为黑历史的宇智波信,蛇叔坚决选择人道毁灭。

    “可恶,你这个混蛋!”

    个人虚实被犬冢獠一眼拆穿,本就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这会更是新仇旧恨叠加不完,宇智波信眦目,恨不能扑上去将犬冢獠生吞活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