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亏到底掉
    “不好!”

    爆炸声传来,犬冢獠的神色当即就是一青。

    光顾着怼九尾,之后又是经历了波风水门夫妇之死,一时半会居然不知不觉就沉入进去,忘记了敌人的目标根本就不在这里。

    放出九尾也好,坑死波风水门夫妇也好,不惜大闹忍界第一村的木叶,宇智波信的目标一直都是宇智波一族,而其他的事情闹的再大,也不过是掩人耳目。

    显然,他成功。

    “敌人的目的,一直都是村子吗?”

    同样色变的还有三代,一双老而不昏花的眼睛烁起利芒,手中金箍棒一顿,拔身而起就往村里射去。

    连他钦定的继承人波风水门都赔了进去,居然打破的只不过是敌人的一个掩人耳目的幌子。

    纵然是老持承重的三代,经过连番打击之后的现在,也是怒火中烧不以。

    堂堂叱咤风云的三代火影,几十年风雨砥砺,何尝被人像今天这般牵着鼻子走?

    杀心一起,三代突然暴戾。

    “唰~”

    犬冢獠将哄睡的鸣人轻放到白丸背上,抖手展开一张封印卷轴。

    “封物法印,封禁!”

    大群的围观酱油党众目睽睽之中,犬冢獠直接将波风水门夫妇的遗体封印了起来。

    三代走了,没来得及吩咐关于四代夫妇的事情,也许是周围有着暗部存在,也许是事态紧急他的心态波动,所以没顾得上,也并不认为这事情需要他来安排。

    但犬冢獠却不会疏忽放任不管。

    不说会不会被人偷偷弄去秽土转生的媒介,就算现在团藏已经身死在雨之国,可依照他的个性,根部恐怕也不会放过这个浑水摸鱼的好机会。

    所以,于情于理,哪怕只是出于尊重考虑,也不应该让波风水门夫妇就这么曝尸荒野。

    “犬冢獠部长,四代大人的遗体应该……”

    果然并非多余的动作,犬冢獠刚把波风水门夫妇遗体封印,就有人跳了出来,是个带着面具的暗部,分不清是根还是火影系。

    “你还知道我是部长?嗯?”

    犬冢獠横眼扫过,语气低沉,不等暗部的话说完,径直给他怼了回去。

    木叶到底还是讲规矩的地方,犬冢獠的医疗部长再怎么水,假假的也是个部长,属于木叶寥寥无几的高职,还轮不到一个没有火影明确命令的暗部置喙。

    官大一级压死人,莫过于此。

    见犬冢獠沉脸,暗部果断沉默。

    忍者守则并不是写出来图好看的条例,服从命令与服从上级是根本职责。

    “清理战场,搜索敌人,建立警戒圈,我不希望还有敌人藏在暗处随时准备破坏。我们的损失已经够重了。”

    面色肃然的扔下命令,用权势直接压死暗部的犬冢獠气焰甚是高涨。

    “是,大人!”

    自始至终,除了前仆后继的送命,能力只足够他们送上惊叹欢呼与震惊的酱油众轰然应诺,不敢对犬冢獠的命令有什么质疑。

    不说之前犬冢獠正面硬钢九尾的霸气,就是以官职而论,三代不在场,犬冢獠就是最大的哪一个,当然有资格发布指挥。何况犬冢獠说的也没有错。

    连波风水门这个四代火影都搭上了,还连带着九尾人柱力漩涡玖辛奈,木叶却到现在还没有正面刚上敌人,真的是损失惨重。

    为时二十余年,从二战初到如今的三战即将收尾,木叶已经确定最大战胜国地位的现在,都没有过影战死的事情。

    偏偏到了战争基本已经趋于结束,甚至木叶已经单方面战胜,坐等和平到来的时刻,居然战死了在职的影。

    不可为不大败亏输。

    再加上九尾肆虐村子的损失,木叶真的是亏的底掉。

    被敌人打了个措手不及,从变生掣肘的懵逼,到现在痛彻心扉的怒火中烧,所有人冷静认清事态之后,无不同仇敌忾,恨的咬牙切齿。

    既然有犬冢獠带头稳定局势,他们这些人能力所限,心中恨恨滔天却不能手刃仇敌,那就全力配合,给有能力的人营造报仇的良好环境。

    “白丸,走,我们去摘了那混账的脑袋!”

    一言激发了心气的酱油众积极展开警备,在各自队长的指挥下建立防御圈,犬冢獠一拍白丸,也冲向了轰鸣不断的村子。

    不说这些木叶普通的忍者心里怀着憋屈跟愤怒,就是犬冢獠自己何尝不是。

    宇智波信的调虎离山,不但戏耍了其他人,更是狠狠的戏耍了他。

    纵然看破了宇智波信的筹谋,却还是因为一步迟到,步步都被牵着鼻子走。

    这种郁闷跟憋屈,让犬冢獠心火沸腾。

    就算是面对五大国的忍村,个个影级高手,他都不曾被人这么耍过,何况被耍了还不止一次。

    泥人尚有三分火性,恍若本身就流淌着犬冢一族暴躁基因的犬冢獠。

    “不管你还能复活多少回,这次一定扭断你的狗头!”

    破空急飞中,犬冢獠咬牙破口骂出声。

    “汪!”

    胸前狮鬃般长毛编织成一个避风的摇篮,将熟睡的鸣人保护好,白丸听到犬冢獠的骂声,不禁回头叫嚷。

    “白丸别闹,不是说你,快走。”

    有些头疼的催促着不顾场合要闹的白丸,被这么一打岔,越想越气有些急眼的犬冢獠到是恢复了不少冷静。

    “对了,既然能够先后催眠宇智波富岳还有九喇嘛,重伤之后一直没有消息的团藏会不会也被干了?”

    头脑一冷静下来,犬冢獠脑子里忽然就猛地蹦出了个猜测。

    “那么自来也呢?嗯,自来也应该不可能吧。现在这个时间段,他应该已经修炼仙术了,仙术的提升可是很全面的,宇智波信这个二把刀应该还催眠不了他。”

    顺着怀疑团藏的思路往下,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同样没有消息的自来也,不过犬冢獠旋即便将这个猜测否决。

    就宇智波信表现出来的能耐,先有宇智波富岳被犬冢獠的飞鼬抱头杀拿下,后有九喇嘛被玖辛奈麒麟臂锤醒,想要催眠自来也恐怕还差得多。

    哪怕自来也的仙术修行,到最后也是二把刀,可也不是宇智波信现在这种表现能够制服的。

    “既然宇智波信奈何不了自来也,为什么这次他没赶回来?就算他赶不回来,难道不能通知一下蛇叔或者纲手吗?”

    “蛇叔都是我叫回来的,三忍如果一开始就有一个在,恐怕事情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

    “居然连传递消息的时间都没有,自来也是被什么人缠住了吗?看来宇智波信那边也不是只有兜一个帮手。”

    问题果然是禁不起琢磨的,由一点出发,犬冢獠很快就想到了很多。

    “不过算了,眼下宰了宇智波信才是头条要务。”

    问题有很多,但源头只有一个,干掉起源的宇智波信,其他相关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你想当宇智波斑是吧?那大爷就送你去见他!”

    遥遥望见宇智波信正在跟蛇叔交手,犬冢獠漏出了杀机凛然的狞笑。

    不管你都在计划些什么,干掉你一了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