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人选
    “杀了你!”

    “宰了你!”

    “小黄毛,大爷要把你撕成碎片!”

    “啊,啊,吼——杀!”

    九尾威胁、挣扎、咆哮,狂躁的像陷入罗网,走投无路野兽的最后不甘。

    “哗啦,哗啦……”

    九尾的挣扎,让捆在身上的金色锁链一阵阵抖动,发出哗啦啦铮铮响动。

    “咳……咳咳……”

    九尾挣动了锁链,剧烈的震动反抗让玖辛奈一口一口的咳血,但她却咬着牙,死不放松,牢牢压制着九尾,不让他挣脱。

    丈夫波风水门已经有了决断,她也已经是生还无望的人,怎么可能让凶手之一的九尾好过。

    绝对不会放过他!

    以死亡之名,已经无所依赖,也就无所顾虑的玖辛奈,哪怕拼到当场死去,也绝不给九尾任何机会。

    不过是血罢了,命都已经没了,还在意这个做什么。

    三代的警戒不情不愿,波风水门的封印布置有条不紊且迅速。

    犬冢獠对一切都持有的是一种冷眼旁观的态度。

    不是他过于冷漠,而是涉及到火影生死以及九尾处置的事情,已经不是他可以置喙的了。

    “可恶的黄毛,还有你这个女人,早晚一天,大爷要撕碎你们,撕碎你们啊!”

    在九尾不甘的凶恶咆哮下,波风水门完成了封印的最后步骤。任由九尾疯狂叫嚣不停,也不能拖延分毫他既定的命运。

    分割九尾,封印九尾,波风水门与玖辛奈夫妻两人齐心协力,一切都完成的很顺利。

    然而面对这份胜果,却没有人能够开心起来。

    “鸣人,以后要听话,好好吃饭,性格要像粑粑,不能像妈妈。”

    玖辛奈已经面无人色,却还带着母性的温柔,哄着闹腾的小鸣人,对他循循善诱,做最后离别的交代。

    “对了,千万要小心自来也老师!”

    没有为注定到来的死亡伤感,也没有时间去顾及这些,玖辛奈恨不得将所有能够想到的事情都全部说给鸣人。

    惜别之际,不舍充弥,明明是母子之间的温馨互动,却叫旁观之人无不心中泛酸。

    很多围观群众看着看着,眼睛就红了起来,甚至有人小声开始啜泣。

    人之将死,物伤其类。

    “鸣人,不要像爸爸这样,还是要像妈妈多一些吧,爸爸希望你最好能够成为英雄。”

    等玖辛奈絮絮叨叨了许多许多,终于红着眼睛泪流满面不能言语,波风水门轻轻的揽住了妻子的肩膀,轻声向鸣人告别。

    “三代大人,鸣人就拜托您了。”

    小心而稚嫩的将鸣人抱起,依依不舍的交给脸色铁青的三代,波风水门郑重其事做了嘱托。

    “鸣人……要……健康的长大成人哦!不然……妈妈跟粑粑会生气的!”

    声音开始断续,玖辛奈到了迷离之际,一腔难舍依然无法割裂。

    “你也不想见到妈妈生气的吧?那可是很恐怖的哦,你不行可以问粑粑!”

    “所以鸣人……好好成长吧……妈妈……会看着你的!”

    最后一刻的回光返照,最后留恋一眼在三代怀中哭闹的儿子,玖辛奈包住了波风水门,整个人闭眼软倒在丈夫怀中。

    “水门……我好累……我要睡了……不要……叫……醒我……”

    呢喃渐低,玖辛奈唇角挂着殷红,脸上一片安详,靠在波风水门怀里,像是睡着了。

    “玖辛奈……对不起!”

    抓住了妻子坠落的手,却再也无力成为支柱,波风水门抱着玖辛奈跌坐在地。

    “水门……谁来接替你的位置?有建议吗?”

    抱着鸣人,三代的脸色非常难看,既不满波风水门的一意孤行,又恼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一切已经无从改变,这位风雨沧桑的老人就强忍心情,着眼未来。

    但已经是弥留之际,又或许是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的波风水门,没有履行身为火影最后的责任,推荐一个接替的人选。

    他只是将迷离的目光抬起,从三代的脸上略过,然后在犬冢獠脸上投注了片刻,旋即像是再继无力的垂落下去。

    他的下巴磕在她的头上,他将睡着的妻子搂在怀里,呼吸着她身上熟悉的气息,最后的最后看了一眼哭闹的越发凶猛的鸣人,彻底的闭上了眼睛。

    黑红与炽白的不详三色还有残留在夜空之中,像是污人眼睛的云翳在浮动。

    明月高悬在夜空高处,如乳如玉的光滑静静流淌开来,灾难肆虐了大半晚上终于又归于寂静。

    空气中残留着九尾的凶威,于是虫鸣消敛,鸟雀无声,寂死一般的沉默里,只有鸣人稚嫩又凶猛的哭声在传播,声声催人肝肠。

    波风水门跟玖辛奈走的很安详。

    两个人的身世简单,除了孩子与彼此就无牵无挂,交代后事也就不用分什么主次。

    安顿好了鸣人,一切对他们来说就都能放下了。

    但最后被波风水门看了一眼的犬冢獠确实懵逼的。在三代看似无情,实则正当其时的问题出口,波风水门一眼看来,他的心跳直接就漏了半拍去。

    我勒个去,到底是几个意思?你倒是说清楚了再死成不!

    族长我都不想做,现在你推荐我当火……等等……

    貌似,好像,大概,应该不可能,不是推荐我才对。

    犬冢獠到底不是瞎大的,这些年也是经历的多了,片刻的慌乱之后,终于明白了波风水门意为推荐的眼神中蕴含的深意。

    不过是借着他意有所指罢了。

    也是关心则乱,身在局中,一时不查被吓了一大跳,一时之间有点石乐志。

    毕竟今年才刚成年,波风水门就算是临死发疯神志不清,于情于理也不可能推荐他成为火影人选。

    这根本解释不通。

    不过,相同问题之后,犬冢獠却并不认为波风水门的推荐会很顺利。

    毕竟现在情况已经变得大不相同了啊。

    也是世事弄人了,本来以为不会再有九尾之乱,谁能想到……

    “呜哇~呜哇~哇哇……”

    似乎是朦胧的意识到了父母离开,似乎是因为没有安全感,鸣人哭闹的异常凶猛。

    三代有心事,兼且不会照顾孩子,于是也就那鸣人没有办法,只能任由哭闹。

    “三代大人,让我来吧。”

    始终沉默的犬冢獠这个时候挺身而出,从三代怀里将鸣人抱了过来。

    初生幼儿的哭声很是嘹亮,但毕竟太过于稚嫩,哪怕体内封印着九尾半身,又是旋涡血统,也不能这么不管不顾。

    有带过犬冢花的经验,尽管一开始还是手忙脚乱了一阵,毕竟犬冢花虽小,却已经能说能跑,不是初生幼儿,但最终犬冢獠还是将鸣人哄好。

    “轰隆——”

    便这时,本应该告一段段落的事情,却因为突然从村子里遥遥传来的爆炸声,又起波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