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强压
    没有理智的女人尤为惹不得。

    再者,犬冢獠也确实跟玖辛奈不熟,关于玖辛奈的所有认知基本都来自与原著中的寥寥几笔,何况受虐的也是九喇嘛,何必上去自讨没趣。

    玖辛奈的疯狂能够理解,毕竟已经那么惨了,就由着她好了。犬冢獠更在意的,反倒是九喇嘛忽然恢复的神智。

    “莫不是被打的吧?”

    瞅着不断叫嚣,又不断被玖辛奈狂揍的九喇嘛,犬冢獠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然后越想越觉得差不多应该就是这样。

    “宇智波信这山寨的,到是很彻底啊。等鼬回来估计就能确认猜想了。”

    被催眠控制的不仅仅是九尾,还有一个宇智波富岳,犬冢獠能得到答案的渠道并非只有猜测。

    对于宇智波信这个人的评价,也在心里一路降低。

    原本以为有心取代斑爷,目标定的这么宏伟,再次也该是个枭雄人物,纵观他的行事,先在雨忍村设局,再有将木叶搞成如今这幅惨状,说得上是枭雄手段。

    可惜,到底还是冒牌货,用的手段都是些山寨而来,似是而非,总是半道崩溃,缺陷重重。

    可惜,也就是一开始会有些效果,真的看穿了,宇智波信也就那么点本事了。

    宇智波富岳是这样,被扭曲了理念神智,却抹不掉父子天性,被犬冢獠一个宇智波鼬抱头杀就搞定了。

    九喇嘛就更有些叫人啼笑皆非,尽管造成的破坏是成百上千倍的扩大增加,但这不是宇智波信的功劳。

    身为尾兽老大的九喇嘛太强,哪怕被控制了个虎头蛇尾,短暂的化身石乐志期间,生发起来破坏力也是无穷。

    说到底,宇智波信有手段,可惜都不是他自己的手段,拿别人的东西当成自己的,还要生搬硬套进去,解决总是顾头不顾腚,如此那里还评得上枭雄,小熊还差不多。

    看破了,也就不那么慌神了。

    心里有底,犬冢獠就默默的跟着白丸,装成她的同类旁观,静待。

    玖辛奈看上去狂暴的像疯子,没头没脸抓着九喇嘛爆锤,实际上发泄多过于造成的伤害。

    尾兽是根本杀不死的东西,即使被干掉,过上一阵还会重生。号称查克拉无限的九尾就更是厉害,如果不能一击给予毁灭,他就不死不灭。

    之前连番遭受他们师徒三人围殴,满身的创伤惨不忍睹,连尾巴都断了几根,这会别玖辛奈锁住痛打,身上的上伤痕却不声不响的全部愈合了。

    “蠢女人,大爷是杀不死的!别白费力气了,快放开大爷,我要撕了你!”

    九尾的叫嚣从头到尾没停过。

    等习惯了玖辛奈拳头的力度,他除了威胁还加上了嘲讽。

    除了脸面上有些不好看,堂堂灾祸之兽最厉害的一个,被一个抱孩子的女人捆绑py摁地上,照着脸上猛锤,确实是没什么形象。

    但实际上,玖辛奈除了把九喇嘛捆绑起来,顺便打的他恢复了理智之外,根本就没有造成任何杀伤。

    揭开掩盖在华丽之上的幕布,事实总是不那么讨人喜欢。

    “好了玖辛奈。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就在酱油党们发觉危机已经不明不白的过去,狂霸不可一世的九尾被困成了死狗,正按耐下迷惑,按耐不住好奇围上来时,波风水门闪身出现,阻止了玖辛奈继续发狂。

    “多看看鸣人吧,不要吓到他。”

    波风水门只一句话,就让尤自发狠挣扎,要继续对九喇嘛施暴的玖辛奈安静了下来。

    “獠,过来为我警戒,我要处理九尾。有个会时空忍术的敌人,他放出了九尾,我没有抓住他。”

    很不客气的就吩咐了犬冢獠做事,波风水门很坦诚的告知一切。

    敌人会时空忍术,他没留下,需要谨慎提防。

    “目前能够追踪他的,只有獠你了。”

    曾今并肩作战,对犬冢獠的实力了解颇多,波风水门的判断依据很充足。

    留下这像是托付的话,波风水门不再继续说话,最后看了一眼妻子怀中的孩子,然后肃然开始结印。

    “嘁,小黄毛,你要干什么?处理大爷我?你这是自寻死路!”

    九尾的叫嚣满是不屑于鄙视,非常的看不起波风水门。

    自从六道仙人之后,九尾还从来没有见过有谁能处理得了尾兽,顶多不过是封印而已。

    尾兽可以战败,却绝不投降。

    因为他们从不会彻底死亡!

    等等……封印……

    “黄毛,大爷要宰了你,撕碎你,咬死你,吞了你啊!”

    蓦然忆起潮湿阴暗,不见天日的囚笼,九喇嘛就像被踩了蛋,恨不得跳起来,可惜却被捆的太死,挣扎只换来一阵锁链哗啦响动。

    “水门,你……”

    带着猿魔同来的三代,一打眼就看出了波风水门的打算,不禁面漏惊容,急切建就欲开口劝说。

    “三代大人,请你不要阻止我。这些都是我应该去做的事情。”

    然则,已经有了决断的波风水门毫不客气的强势将三代堵了回去。

    “可是水门……让我来吧,封印九尾,我一样可以。而且我也老了,你还年轻,木叶正是需要你的时候。”

    本应该是规劝的话,却在波风水门平静而坚定的眼神下悄然变化,三代不惜提出以身相代的建议,以期望能够让他回心转意。

    “咳咳咳……”

    便这个时候,一旁正在亲昵儿子的玖辛奈因为九喇嘛的挣扎,本就苍白的脸庞更是一变,一口血当即咳了出来。

    刚才爆发的后遗症,以及压制九尾带来的巨大压力,让玖辛奈频临油尽灯枯的身体到了临近崩溃的节点。

    “水门,快一点,我快要压不住他了!”

    胡乱摸了一把血,玖辛奈忍不住开始催促。

    “三代,警戒吧。如果不是我们夫妇的话,事情交代不过去的。”

    语意黯然,人有萧索,本是正年华,眼前的灾变且让波风水门年纪轻轻就有了疲态。

    “可是水门,木叶真的……”

    “木叶上忍猿飞日斩!现在我以火影的身份命令你,协同上忍犬冢獠一同警戒,护卫我完成对九尾的封印!”

    心实不甘,三代还待再说,却叫波风水门断然喝止,甚至不惜以火影的身份来压制。

    “水门,你……”

    “上忍猿飞日斩,执行命令!”

    交流至此告一段落,波风水门心意已决,三代铁青着脸吩咐猿魔变身,开始执行警戒任务。

    关键时刻,波风水门下得了狠心,不但对自己狠,也对师公加导师三代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