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不能惹
    “轰——”

    大音希声,迟来的翻天般轰鸣伴着耸天拔地而起的蘑菇云,形成可见的空气圆环横扫十方。

    空气被震动出肉眼可见的明显气爆,以不详的三色交织节点为中心,以无可阻挡之势横推天地。

    龟裂的大地生生刮起一层,连番摧残已经破败的丛林这次被连根拔起。

    泥土化作烟尘,草木山石飞卷其中,空气圆环荡过,几近寸草不留。

    “快躲!”

    有人顶风瞪大了眼睛发出惊恐的吼声,却根本传不出三步距离。

    酱油党这次除了奉上欢呼与惊讶之类等等表情包之外,有了意料之外的收货。

    所谓围观有风险,现场直播一不小心就可能殃及池鱼。

    空气圆环的威力太过不可思议,纵然只是余波,依旧让中忍以下难以立足,不得不依靠同伴帮衬或者匍匐在地以抵抗。

    “吺~”

    一声细微的异样响动在万马齐喑之中逆势而上,强势插入了气圈。

    金色的锁链矫若游龙,视横推狂飙的气圈如无物,一头扎穿进来后,直索九尾。

    仿佛是被牵引,又像是不需要观察,锁链蜿蜒游动在狂暴劲风之中,在三色交织不可见的不详炫彩里,不迷不失,径直取向九尾,如同锁定了一般。

    “九尾——”

    竭嘶底里,带着无穷怨愤,宛若厉鬼索命一般,玖辛奈抱着孩子,披头散发,面目狰狞,不顾一切的沿着指路的锁链牵引,冲破了气圈,冲进了三色交织的不详色彩之中。

    “九尾!”

    又是一声怨气冲天的尖叫,玖辛奈握紧了拳头,身后不断的冲出金色锁链,交织着捆向九尾脑袋。

    “哗啦啦~”

    明明是查克拉凝结而成的锁链,却因为主人的愤怒,震颤出了金铁铮铮之音。

    “咯吱咯吱~”

    锁链铮铮,发出紧绷的声响,一举将九尾的脖子绑住,然后玖辛奈紧咬着一口银牙,又是一声戾喝,甩手用手臂将锁链一搅,生生将九尾的脑袋拉的猛往地面低垂。

    “轰——”

    锁链将手臂缠的粗大了几十圈,看上去就像忽然变异成了绿巨人,玖辛奈挥起她金灿灿的麒麟臂,接着九尾脑袋低垂的力道,竭尽全力一拳轰在了他的下巴。

    玖辛奈的这一拳,仿佛是倾尽了一生之力,包含着冤戾与怒火的拳头,轰在九尾下巴上,将他的张开的嘴巴生生轰的合拢起来。

    “咔嚓~”

    玖辛奈暴力让九尾闭嘴发出的声音是如此清脆而巨大,此时同样是巨兽之身的犬冢獠跟白丸两个,不禁齐齐打了个颤。

    本以为暴力著称的女人,有一个纲手就已经是无出其右,哪怕还有可以与之媲美的,也只可能是未来的小樱。

    没想到,大大咧咧的玖辛奈暴走起来,抱着孩子一拳就能撂倒九尾。

    而且这还是九尾被剥离,刚刚生产过后,玖辛奈命不久矣的弥留之际爆发出来的威力。

    听着九尾明显牙磕花了的动静,犬冢獠无法想象,状态完好的玖辛奈发起狂来,会是怎样一个情景。

    恐怕是真的无人可制也说不定。

    半死之身的玖辛奈来的狂暴,一拳就把亲尽全力也不过是相持不下,还渐渐让他感觉吃力的九尾撂倒,大大的震撼了犬冢獠,让他刻意的在设想中忽略了很多客观条件。

    求生无望,即将家破人亡的玖辛奈满腔满腹都是冤戾,竭嘶底里的爆发,又怎么可以用常理度量。

    现在的玖辛奈,已经不顾一切,只是想在死去之前,将心理的一切负面情绪都宣泄出来,宣泄到罪魁祸首之一的九尾头上。

    刚好,她的能力又是最为克制尾兽,而且九尾正跟犬冢獠争锋难下,天时地利人和具在,才造成了她一拳将之撂倒的震撼局面。

    若要再来一次,恐怕就绝无可能了。

    九喇嘛哪怕石乐志,也是响当当的难对付,放眼世界,除了大柱子跟斑爷,几无敌手。

    “呜嗷——”

    九尾沉闷的痛苦嚎叫证明了嘴巴被人用外力暴力合上的惨痛。

    哪怕没有神智,只剩下兽性本能,九尾依旧感觉到痛苦难耐。

    然而,被金锁困了个结实,四肢成大字被拉开,脖子,脑袋,腰身前后,都被捆绑的九尾,除了发出惨嚎之外,挣扎无力。

    “九尾!”

    玖辛奈的尖叫愈发锐利,一头血色的长发被摇晃的披散开来,好似疯癫一般,她抱着孩子,疯狂的将缠绕着锁链的麒麟臂没头没脑的冲着九尾的脑袋狂砸。

    就像要把九尾的脑袋砸开,砸碎,砸成肉酱才能解心头之恨。

    “好疼!死女人你够了,再打我就不客气了!”

    忽然,在玖辛奈疯狂打脸中,被捆着嘴巴的九尾用闷闷的声音说话了,声音中有说不出的恼怒。

    九尾这一声非常突兀,全然没有半点征兆,不禁让玖辛奈的殴打一滞。

    “九尾,你给我去死!”

    但也就是稍微一瞬间的错愕罢了,玖辛奈满门心思都是怎么弄死九喇嘛,根本就不在意他到底是个什么状态。

    “砰砰砰~”

    又是疾风暴雨,一连串的拳打脚踢,玖辛奈恨的不能上去拿牙咬。

    “可恶!女人,我要吃了你!”

    百试不爽的威吓毫无作用,九尾将捆在身上的锁链挣的哗啦乱响,却始终不曾得到丝毫活动空间。

    漩涡一族的封印术太过于克制,更何况是明知不能求生,索性竭泽而渔爆发的玖辛奈,纵然九喇嘛恢复了神智,面对疯狂的人妻一时半刻也是挣脱不能。

    解除了变声,有些气喘的犬冢獠带着白丸,悄悄站着,不敢发出任何动静,悄无声息的当着前排围观群众,半点也没有上去看看的意思。

    疯了的女人很可怕,疯了却还理智的女人更可怕。

    玖辛奈是女人,她现在已经陷入疯狂,但她看上去还有理智。至少无论如何,她都知道护着怀里的孩子。

    于是,女人,疯子,理智,眼下的玖辛奈占全了,犬冢獠一点粘一下的意思都不敢有。

    只剩一死,还家破人亡的女人,不管是帮忙还是干啥,凑上去都是自寻死路。

    尾兽老大九喇嘛都被完成了捆绑py,摁在地上给锤了个没头没脸,玖辛奈这会根本不是个女人,或者说根本就不是个人。

    此时此刻,多重刺激一同爆发的玖辛奈,简直就是史前母暴龙化身。

    行走江湖唯谨慎,老人、和尚、女人、小孩分别为四大不能惹。

    现在玖辛奈抱着儿子,四大不能惹直接占了一半,九喇嘛真是撞到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