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殇
    白光贯穿天空,将夜色撕裂开来。

    黑红的玄色虽看似渺小却也不遑多让,渲染的夜幕愈发黑沉而妖艳。

    两方向对,终于在某一刻相撞。

    预想中的惊天轰鸣并没有第一时间传来,黑红与白光对冲着弥漫开来,霎时就各自铺满了半边天宇。

    炽白而不纯洁,满都是毁灭之感的白光破开,向左右横扫,向来路后方铺陈,转眼就将半个天空照的如同白昼。

    黑红玄色同时炸开,将夜幕的黑沉掉拔的更加深沉,再渲染开一层妖异沉重的红,将另外半边天际占据。

    本来就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光芒爆发的这一刻,却让目光统统失去了作用。

    满眼只剩下炫人欲呕的毁灭炽白,唯一能够彰显一些存在的也只有争锋相对的妖异黑红玄色。

    夜幕都消失不见,天地也都被黑红与炽白统制。

    于无声中有劲风扫过,刮面如刀,吹的人止不住的连连后退,这下连眼皮都睁不开了。

    天空在摇动,大地在颤抖,整个人犹如置身在惊涛骇浪中的漂叶,只能随波逐流不能自己。

    被九尾撞开缺口的木叶城墙,仿佛沙滩上堆砌泡影,在无声垮塌。

    感受还在,难堪还在,这一刻唯独声音被从这方天地之间剥夺了。

    黑红交织炽白,纠缠着难分难解,只观看就感觉不详,充满毁灭的色彩渲满天空,遮云蔽月。

    数十里之外的木叶也笼罩在这不详色彩的余波之中不能幸免。

    某一刻,火影岩上黑红白交织的色彩突然一阵扭动,波风水门穿过了虚空降落。

    他身上的火影御神袍已经破烂开来,尤其是胸前还留着大片灼烧后的焦黑痕迹,隐约能够见到血色。也不知道这血是属于谁。

    他一只手上抓着特质的三叉苦无,一只手上抓着一段苍白如枯木的东西,看模样像是人体的一部分,上面有着飞雷神的标记。

    这是那个放出了玖辛奈体内九尾的敌人,跟他一场恶战之后唯一留下的东西,也是他这个四代火影,初为人父,却没能保护好妻子的不合格丈夫唯一的战果。

    劲风席卷开来,吹到火影岩时依然威力不俗,却也没了那股刀锋般锐利劲头。

    一头阳光的黄毛随风俯倒,波风水门面沉如水,好似波澜不惊。

    冷静是他一以贯之,甚至赖以生存到现在,最终走上人生巅峰,胜任火影的优良品质。

    哪怕现在的局面已经糜烂到损失惨重,让他痛心疾首,但面对仍在肆虐的敌人,没有结束战斗之前,波风水门不会轻言放弃。

    即使悲痛欲绝,也不竭嘶底里,智迷神乱。

    但玖辛奈到底是已经不成了。

    看着三色争锋,相持不下的远天,波风水门努力平静的心潮还是起了波澜。

    他挥动手中的苦无,空间再次扭动,脸色苍白,已经看不出生机的玖辛奈抱着孩子出现。

    刚一落地,玖辛奈脚下就是一软,整个人半挂在了波风水门身上才将将站稳。

    “玖辛奈……”

    明眸中闪过沉痛,波风水门看着妻子产后憔悴又死气罩顶的模样,心如刀割。

    “水门,看啊,鸣人睡着了。看他的鼻子跟头发多像你!眼睛鼻子也都像呢。哎~仔细看看的话,居然没有一点像妈妈,真是个臭小子!”

    如同寻常为人母之人的唠叨抱怨,玖辛奈气色萎靡却满脸都是母爱的柔和,仿佛全然忘记了自身的处境。

    她没有给波风水门把话说完的机会。

    作为青梅竹马,作为生死之交,作为休戚与共的夫妇,她太了解自己的小太阳了。

    但真的没什么好说的,因为现在那些都不重要了。

    事实上,该说点什么呢,面对眼下基本已经注定了的情况?

    自身的情况只有自己最清楚,身为人柱力,被抽离了尾兽,剩下的也就只剩一死罢了。

    如今还能一家三口并肩团圆,依靠的也就是漩涡一族天赋异禀在拖延着死神收割而已。

    终焉已经到来,就不要再模糊不清主次。

    享受温馨才是根本。

    再去计较什么也基本没有意义,不可挽回什么了。如此,还不如趁着最后一点时间,好好享受一下家庭团圆的温暖吧。

    这一刻注定是短暂而匆忙的,于是就弥足珍贵。

    其他事情,再重要也都不重要了。

    “水门,想好将鸣人托付给谁了吗?”

    初为人母,却命不久矣的玖辛奈看着自己的孩子,满眼不舍,满身柔和,即使说着凄凉的话题,却也不改一腔母性。

    生命弥留之际,玖辛奈的神智异常通明,不需要交流,只是略作思考,就已经想明白了许多事情。

    她活不成了,波风水门也活不成了。

    她太了解自己的丈夫了,自己家庭的破碎,木叶遭受了九尾灾难,多少家庭经历这一遭一样要破灭,多少人注定悲痛迷离。

    这一切的一切,都要有个人站出来负责。而这个人,没有谁比波风水门更合适。

    他是火影,他是玖辛奈的丈夫,不管是不是敌人针对才有了眼下这番劫难,归根结底最后的责任都要落到波风水门头上。

    木叶白牙只因为放弃了一份机密,就被汹涌的舆情生生逼死。

    如今因为九尾造成木叶生灵涂炭,波风水门活下来结果又会好到哪里去?

    所以,与其落得白牙一个下场,不如一死赎罪。

    民众多数时候,总是不理智而又喜欢迁怒的。

    可惜,法不责众,群穷汹涌的时候,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讲了。

    而且,玖辛奈真的很了解自己的小太阳,她就要死了,而这是因为身为主要负责的丈夫疏忽才造成的结果。

    这种愧疚,加上木叶灾难的重担,波风水门已经没有再活下去的心思。

    爱木叶,爱妻子,爱家庭,波风水门是小太阳,只带来温暖,从未有酷寒。

    舆情不会允许带来灾难的他再活着,夫妻情深让他不肯独活,大爱无疆让他不能承受无穷痛苦偷生。

    玖辛奈不会阻止,也不会劝解。

    夫妻一体,不分彼此。既然生是夫妻,死当同命。

    所以,要把鸣人托付给谁?

    面对生命倒计时中忽然聪慧到可怕,似乎洞穿万物万事的妻子,波风水门沉默着。

    他深深凝视着玖辛奈怀里挂着泪痕酣睡的儿子,心里的愧疚像山峦般沉重。

    决以死赎罪,与妻子共赴黄泉,这对大家,对自己,对妻子都有了交代,唯独偏偏亏欠了自己的孩子太多太多。

    而且,为人父,进不到职责,还要给刚出生的孩子加上巨大的重担。

    “不可以是自来也老师吗?”

    波风水门长久的沉默,此刻已经跟丈夫心灵相通的玖辛奈轻轻的,轻轻的叹息般呢喃发问,有一丝不甘。

    作为他们最熟悉,最亲近的长辈,自来也无疑是抚养鸣人的最佳人选。

    “我们的孩子,会成为英雄!”

    终于开了口说话,波风水门的声音满是苦涩,却也只能这么安慰妻子。

    “只能这样了吗?那就行动吧,水门,我的时间不多了!”

    轻柔的亲吻儿子的小脸颊,玖辛奈没有抬头再看自己的丈夫,她的身后飞出金色的锁链,将儿子紧紧抱在怀里,自火影岩上一跃而下,迎着劲风直冲九尾而去。

    “九尾——”

    竭嘶底里的尖叫,饱含着玖辛奈心中爆炸开来的冲天冤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