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对喷
    “白丸,用仙术,放开阳属性查克拉交给我来控制!”

    纯白无瑕的狼头代表着犬冢獠,他一边吩咐着白丸,一边将自己的查克拉转化,然后大量的释放了出来。

    一股凉风自纯白的狼头上卷起,不见消散,反而盘旋着,抚动着无暇的白毛,转眼就成了一道汪蓝的龙卷。

    龙卷并不粗壮,反而相比堪比房屋的硕大狼头来说,有些相形见绌。远远看去就像白狼脑门上忽然竖起了一根舞姿妖娆的天线。

    不过这根色彩偏凉,属性为阴的查克拉天线,却根九尾正在往嘴里吞的蓝色查克拉球一样,都没有人敢于小觑。

    无论是纯白狼头上蓝色妖娆的龙卷天线,还是浮空而起飞向九尾嘴中的查克拉球,他们本质上都是差不多的东西,都是凝聚到了极致的查克拉。

    只不过天线比起萨满了半边天的查克拉球来说,相对弱势了不少。

    “吼——”

    一声威武雄浑的咆哮,宣昭犬冢獠并非孤身作战。

    额头上已经变的比小些的树冠也不差的三叶草扩散开来,由墨色渐渐变淡,一股温暖如太阳,碧绿如翡翠的滂沱查克拉被白丸释放了出来。

    白丸释放的这股温暖如太阳,生机盎然的查克拉,一出现就好似花蜜,周围周遭蜂拥而来潮汐一般的查克拉洪流。

    只是这股潮汐涌来的查克拉,明明大家都看的分明,却偏偏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根本没有对九尾正在吞噬的查克拉形成分毫影响。

    九尾吃九尾的,潮汐蜂拥自顾自乐的欢快。

    两者已经交汇却看上去还两不相干,这就很让人心里别扭。

    一点也不符合大家的平常认知跟普世价值观。

    最近不少人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说犬冢獠干死了半神半藏,而且据说最早的消息是从火影办公室传出来的,应该有些可信度。

    可是这个消息一直都在小道流传,没有官方确认,于是大家对犬冢獠的形象并没有什么太过直观的认识。

    只是知道有这个人,曾今做过不少事情,获得过不少战功,得到过表彰,然后,也就仅此而已了。

    或许,应该实力很不错吧,不然也不会折腾到现在,大家都还流传他的小道消息,而不是想念的时候,雨天去摸摸石碑献上小百花。

    实际上木叶忍者,也仅限于知道有犬冢獠这么个后起之秀的同僚,他到底是什么样一个人,有多少实力,都是一知半解。

    毕竟之前几年大家都投身在战争之中,分散在天南海北吃风喝沙,常年未曾回村的大有人在,不熟悉也是当然。

    而且因为没有过于一锤定音的战绩,犬冢獠的实力在很多人眼中,颇有雾里看花,模棱两可的意思。

    直到刚才,犬冢獠那一阵让夜幕色变的爆发,才算是给了大家一个对他实力直观认识的机会。

    正如他的木叶雷霆的称号一般,是个战斗姿态狂暴到不行的家伙。

    爆发起来,短时间里连九尾都可以压着打,也是厉害了。

    但你强,你厉害,我们是见识了,也承认远远不及,也羡慕不来,只能送上羡慕妒忌恨,可你到是解释说明一下,现在什么情况?

    你强,你厉害,这都可以,但你强的厉害,还叫人看不懂,这就过分了。这完全不给大家路走啊!

    围观群众连续懵逼,到现在终于心里翻了天,不过可惜,按照惯例,代表着大众的酱油群众的心里活动跟状态,总是会被忽略不计。

    所以哪怕实际看上去情况别扭了一些,却没不妨碍两边继续积蓄力量准备对轰。

    “咔哧~”

    正当犬冢獠那边,两个狼头通力协作,全神贯注努力憋大招到了紧要时刻,九尾这边却已经到了收尾阶段。

    人到底是不能跟野兽比的。

    哪怕把自己也变成野兽,可奈何九尾是野兽中的异种禽兽,已经超出了野兽可以述说的范畴。

    所以别看双头狼比九尾多了个脑袋,感觉占优势,实际上都是错觉。

    九尾一口将凝聚成形的尾兽玉吞入口中,发出镜片破碎的清脆声响时,两个狼头顿时都急眼了。

    在两颗狼头正中间,翠绿与冰蓝的查克拉正在汇聚交融,一时半刻显然是不可能完成准备。

    “完蛋,怎么会这么快?”

    将九尾的动作看在眼里,犬冢獠急在心里。

    就是因为确定九尾用的是吞尾兽玉,喷激光的招,他才跳出来准备抗雷。

    比查克拉量还有质地,短时间内犬冢獠是不怕任何对手的,哪怕是尾兽老大,号称无限查克拉的九喇嘛一样可以刚一波正面再说。

    但显然计划出了点意外,而且很致命。

    原著用吞尾兽玉这招的是太子,在跟蛇叔在神无昆大战时使用过。

    这是个准备时间很长的一个大招,如果不是蛇叔有意放纵,想看看效果,恐怕太子这个改变地形的大招根本放不出来。

    就是以此推断,犬冢獠才敢当机立断跳出来充大头。

    同一样的招数,现在还全乎的九尾,应该会比只有九尾半身,还只爆了五条尾巴太子快。

    不过置换掉九尾这会尾巴断裂,浑身伤口,皮毛跟得了癞痢一样的凄惨,相形之下哪怕比太子快,应该也是有限。

    但等结果出来时,犬冢獠才发现,马丹又特么犯了主观经验主义错误。

    眼睁睁看着红着眼睛的九尾咬碎了尾兽玉,闭合的嘴巴缝隙之间,已经有遮挡不出的白光一缕缕射出,穿透夜空,犬冢獠是进退不得。

    “孽障,受死!”

    突然霹雳一声大喝,戎装在身,干瘦的像个猴子的三代擎着腰粗的金箍棒从天而降。

    “咚~”

    一声犹如雷动牛皮大鼓的巨响,三代手中延伸不知多长的金箍棒,接着从天而降的威势,解释的擂在了九尾脑门上。

    棍子这种兵器,威力最大的地方就在于两个端头,一般的齐眉棍抡圆了,一头敲在人身上,十之**要断上跟骨头。

    哪怕是人身最坚硬的头盖骨,齐眉棍抡圆劲大点,也能直接给打成豆腐脑。

    纵然九尾是禽兽,天生非同一般,可骤然吃了三代全力以赴的一棍,第一时间也是没撑住,脑袋被砸的一低,前爪一软,踉跄了出去。

    “就是现在,白丸!”

    犬冢獠没有浪费三代冒险争取来的机会,当机立断直接催促白丸一起,勉强将汇聚交融完成了大半的一团查克拉射了出去。

    蓝绿交汇而成查克拉,并没有依照色彩原则变成青色,反倒有几分浑浊黑红色泽,跟九尾吞进嘴里之前的尾兽玉有些相似。

    “轰——”

    一声气浪排天的轰响,骤然迎面而来的强风迷住眼睛。

    便在犬冢獠强行将勉强完成交汇的查克拉射出的一刻,野兽敏锐的直觉让九尾直接放弃了找三代报仇的念想,张嘴将咬碎含在嘴巴里的尾兽炮喷向了犬冢獠。

    九尾红似火,张嘴喷出白光。双头狼白如雪,嚎叫着射出了玄色。

    两个山峦巨兽,蓄力良久之后,终于进入万众瞩目的互喷阶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