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心态
    “嗷——”

    一声摇天撼地的咆哮,如同滚滚闷雷滚过,整个夜空都仿佛被震动。

    流淌着岩浆的山峦轰然炸裂,巨大的气浪带起如蘑菇一般的烟云,直插高天,连明月都遮蔽。

    九尾不愧是九大尾兽的老大,即使被人控制,失去了理智,沦为纯粹以本能执行命令的野兽,依旧强大而恐怖。

    被三代,蛇叔,还有犬冢獠这师徒孙三代联手,一口气打了个灰头土脸,甚至最后被直接镇压,却等他换过口气来,狐躯一阵,又是凶威滔天。

    只是轰破了山峦镇压的九尾,看上去形象很凄惨。

    分不清到底是纯粹查克拉构成,还是一样拥有血肉之躯的九尾,一举轰破山峦,付出的代价是巨大充满威慑力的身体上,纵横交错着数道沟壑般的创口。

    火红的身体上,像得了癞痢一样,东一片西一片的焦黑还冒着烟,显然是被熔岩灼伤。

    九条轮舞起来扫荡星天的尾巴,有好几根已经秃噜的只剩短短的一截,看上去跟柯基一样,说不出的滑稽。即使身下几条尚算完整的尾巴,也跟狗啃过的似的,变得参差而残破。

    但形象上的凄惨,并不能掩盖九尾的凶残。

    轰破了山峦镇压,九尾仰天啸月,大张着的嘴巴中开始凝聚黑蓝的查克拉。

    “是尾兽玉,大蛇丸,快动手,一起镇压他。决不能让尾兽玉落到村子里!”

    眼看九尾暴怒之下直接开大,三代一惊非同小可,顿时顾不上什么黯然神伤,力不从心,当即紧张起来。

    尾兽玉这玩意,活了大半辈子的三代当然不陌生。

    号称神鬼辟易,一发过后寸草不生,忍界几乎谈之色变的尾兽招牌大招,没有任何人可以等闲视之。

    即使是在战场上,尾兽一旦开始准备尾兽玉,不是一方崩溃,就是群情汹汹准备决一死战。

    这是战略级别的忍术,等闲绝对不会轻易拿出来。

    要是让九尾这一发尾兽玉落到村子了,三代估计着,恐怕也只有他或者波风水门其中一个站出来,以死谢罪才能堵住悠悠众口。

    否则就等着家家戴孝,门门挂白的木叶群众造反吧。

    “这就是尾兽玉吗?阴阳属性的查克拉?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无视三代的急迫,蛇叔专心致志的观摩着九尾续气憋大招。

    “大蛇丸!”

    看着好整以暇,全然没有危机感的蛇叔,三代彻底急了,跺脚顿棍,怒目睁张。

    “老师,别急,会没事的!”

    嘴上说着安慰三代的话,蛇叔不回头,淡定的就像看戏剧,一双偏于阴冷的明黄蛇瞳盯着九尾嘴巴里汇聚的尾兽玉,都开始放光了。

    疯狂科学家遇到感兴趣的崭新事物,心里总是充满了研究**。至于其他一些事情,只要不是关乎生死,就都是细枝末节了。

    “大蛇丸你……”

    看着蛇叔满不在乎,全神贯注的样子,实在指挥不动弟子的三代,一颗支离破碎的心又狠狠的抽搐起来,可是却对蛇叔无可奈何。最后只能一跺脚,拎着金箍棒独身扑向九尾。

    大敌当前,不是闹内务的时候,蛇叔关键时刻激发了科研之魂变得不靠谱,三代只能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绝勉励独行。

    “雾草,蛇叔这个时候搞研究?有没有搞错!”

    飞在天上,跟一群束手无策的木叶忍者和光同尘,当了好一阵围观的酱油众的犬冢獠,也是让蛇叔惊了。

    九尾好对付吗?

    或许对三代雷影来说,估计就被八牛鬼勉强一些吧,不过也是个大号点的杂鱼。

    但九尾对于没有对口专业的木叶来说,简直就是天灾。

    之前突兀被释放到村子里的短短时间,就将小半个木叶打成了废墟,损失已经惨不忍睹。

    这会要是让九喇嘛一炮轰到村子里,估计木叶绝对要步被蛇叔攻破的岩忍村后尘,恐怕实际上,还要比岩忍村更惨很多才对。

    毕竟九尾的破坏力可是比蛇叔强多了。

    然而这依旧阻挡不了蛇叔熊熊燃烧起来的科研之魂。

    反正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蛇叔现在不过是个还在编,不在职的木叶上忍而已,之前镇压九尾,就已经非常对得起职务了。

    对于一个上忍,不能要求太高,强人所难是不对的,何况还是个跟村子有积怨的上忍,能够镇压一次九尾,已经做得够好了。

    反正蛇叔就算从现在开始再不出手,也不会被判渎职。

    火影世界可没有军事法庭。

    职责上说得过去,道理上也不亏欠,只是蛇叔现在这幅做派,多少在情谊上有所亏欠。

    但那又如何呢?反正蛇叔对木叶已经是无欲无求了。

    正所谓无欲则刚,我又不是有求于你,所以我管你去死。

    心态不同,做起事情来自然外在表现就会发生变化,只不过是蛇叔的心态转变有点大,所以别人看在眼中的表现也就是云泥之别了。

    为木叶尽职尽责的那个大蛇丸,早就已经被三代一手扼杀了。

    所以真要找个人来怪罪,第一个点名的说不上就是蛇叔。

    不过蛇叔可以这么干,犬冢獠却不行。

    “妈个鸡咧,三代都去拼命了,师酱你还那么悠闲,有心情搞研究。你这真不是坑我?”

    犬冢獠这次是真蛋疼了。

    老师突然不作为,大家拿蛇叔恐怕做不成筏子,那心有怨气发泄不得怎么办?

    当然是转移咯。

    那还有比身为蛇叔得意弟子的犬冢獠更好的仇恨转移对象吗?

    显然没有了。红豆虽然也是蛇叔弟子,而且入门还更早,但人家现在不在啊,徒之奈何?

    “啪~”

    犬冢獠一巴掌抽到了白丸的大脑袋上,将一门心思用毛发凝聚苦无的白丸打的一愣,终于停下了没完没了,快要把自己埋起来的苦无制作。

    “白丸,别玩了。赶紧变身!”

    犬冢獠也是头疼,蛇叔随心所欲,白丸也不是个多省心的。

    不过没办法,果子是自己种下的,苦酒是自己酿出来的,也只能捏着鼻子往肚子里闷了。

    白丸爱玩,总是不在意身处的场合,归根结底是因为智商有问题,而造成这问题的原因,还不是他犬冢獠这个饲主么?

    所以没啥好说的了。

    “融合变身——双头狼!”

    好在白丸还是很听话,见到饲主来气,当下就好好表现了一把。一阵雷光带烟雾闪过,一只并不逊色九尾多少,还带着三对大翅膀的雪白双头狼轰然落地。

    “嗷吼——”

    双头狼仰天啸月,声音苍凉悠远,恍如来自寒潭冰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