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恍惚
    三代心中百感交杂的时候,犬冢獠的心态也并不平静。

    作为一手推动蛇叔变成现在这般模样的推手,虽然有时也惊异蛇叔会有大到判若两人的变化。

    但犬冢獠对结果还是持欣然接受态度的,毕竟这是他一手造成的。

    所以,他有感的是蛇叔这发忍术所展现出来的东西。

    蛇叔的龙火山流弹,从表现上看,就是土遁跟火遁复合罢了,似乎只要同时拥有土与火两种属性,再精研一番,根本就没有什么难度。

    然而事实上却并非如此。

    风火水土雷五大忍术属性,犬冢獠已经初步修炼完毕,不说样样精通,但每一种都基本可以做到粗通,至少上手就能用了。

    五属性俱全,犬冢獠自然不会放弃复合忍术,他对此也有过一些研究。

    可实际上,所谓的复合忍术在犬冢獠看来,不过是最简单粗暴的东西,无非是在物理上应用两种相辅相成,或者截然相反,冲突严重的属性,让它们产生反应,发挥出1+1大于2的威力。

    最直观的例子,莫过于风借火势,火助风威。风遁与火遁是再明显不过的组合忍术。

    再有的话,就是原著里大和配合太子用过的那个复合忍术。

    只是,不管是大和偏向于摩擦剧烈的复合忍术,还是三代的交相融汇火流土炎弹,比起眼前蛇叔的这一发,都差了一些味道。

    赤红火龙咬着九尾,盘起蛇阵之后化成大山,彻底将九尾包裹镇压。

    熔岩滚滚泊泊流淌,火色染红的夜空,一切看上去都很实在。

    是的,确实是实在,实在的看不出这是个复合忍术,实在的那座火山貌似本来就应该在那里。

    蛇叔这一招,已将完全看不出来忍术使用痕迹。真实到火山与周围下陷,裸露,龟裂而狼藉的大地浑然天成。

    要有怎样的娴熟,才能将一个明显是复合过两种或者以上属性的忍术,用的不着痕迹呢?

    除了血继化,犬冢獠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

    只有将属性忍术化为血继,就像鬼灯满月或者大野木那般,不然再优秀的复合忍术,依旧免不了在眼亮人的眼前,显露出粗粝来。

    显然,蛇叔在血继研究这条路上,已经走的很深入,哪怕还没有成功,至多也就差临门一脚了。

    尽管猜到蛇叔对自己有所隐瞒,可当蛇叔公开后,犬冢獠依然难以避免有些恍惚。

    事情没有结果之前,总觉得时间过了太长太久,总会怀疑是不是故意在磨洋工浪费时间。

    但当事实呈现在眼前,又突然觉得,好像,似乎正特么太快了。

    认真算起来,从毕业开始没多久向蛇叔提供了理论,到现在也不过四年多点时间。

    看上去好多日子,差不多一千五百多个日夜的样子,确实是不老少的时间了。

    可仔细算算,这其中,有多少天蛇叔是个战线指挥官?又有多少天奔波在战场之上?最后还剩下多少时间,能够用来心无旁骛的高研究?

    满打满算,蛇叔能够专心做研究的时间,恐怕就是隐藏不出的那两年,以及木叶全面结束战争的这段时间。可别忘了,蛇叔神隐的那两年,还在琢磨着攻破岩忍村呢。

    如此再一算,蛇叔真心做研究的日子,总共加起来恐怕也不到两年。

    而就是这么一点时间,蛇叔居然能够做到今天这种地步,犬冢獠又怎么不恍惚。

    一招就镇压了九尾,简直没天理!

    五属性俱全,对复合忍术有着深入研究,虽做不到信手拈来,却也驾轻就熟的三代,能够看出蛇叔这招的不凡内涵。

    “已经快要血继化了啊。大蛇丸,我记得,你也是五属性俱全的吧?”

    虽然是疑问,不过却是废话。三代只是一时半刻有些难以接受,心里明明已经知道答案,还是抱着一丝侥幸。

    作为作为大野木的同代人,三代知道属性血继限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说什么血继限界来源于遗传,二代土影跟大野木可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他们只是单纯的师徒,而比血继还要胜出一筹的血继淘汰,是大野木直接从他老师那里学来的。

    既然血继淘汰都能学习,血继限界自然就不在话下。

    最不过,作为五属性俱全的人,想要将属性血继化,并不是那么向淡然的简单。

    数量越多,相应的其中的变化就会以几何的难度增加。

    三属性的大野木能够将属性血继化成为血继淘汰,五属性的猿飞日斩只弄出来个大脸蛋。

    这没什么好说的,不是不想,而是实在没有办法。

    难度太高,高的像翻天一样,三代以忍术博士的渊博学识,也搞不定。

    于是不甘心又能怎么样呢?成为火影之后,显然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做,最后也只能无奈放弃了挑战高难度,成为一个承上启下,称职的三代火影。

    当年未尽的不甘,不想今日却在蛇叔这个感情复杂的弟子身上重现看到希望,三代也真是说不上到底是怎么样一种滋味。

    “还有阴属性跟阳属性呢老师。我可的属性到是很全面呢。”

    蛇叔的话带着一点冷冰冰的骄傲,听上去有些刺耳,好像是炫耀。

    但落在三代的耳朵里,却并非是这么一回事,而是挑衅,或者说叫做打脸。

    你没有干成的事情,现在我开始干了,显然我比你干的要好,而且我这个的难度比你那个还要大。

    你说我不行,我偏就要行一次给你看看!

    蛇叔有才,蛇叔骄傲,蛇叔就是这么固执。

    看着蛇叔表面冷淡,内里却就差指着他的鼻子的模样,三代心里忽然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

    数年不见的弟子,再次相见时,带给了他很多的惊喜,让他知道即使自己注定将要老去,面对现实渐渐力不从心,但会有更好的后辈子弟来接过他的旗帜,继续前行。

    可是,刚刚白发人送黑发人,失去自己长子不久的三代,时隔数年后与弟子相见才发现,原来被自己否决之后,他这位灌溉了无数心血培养而成的得意弟子,早就已经跟他离心离德。

    现在,维持着两人关系的,只剩下仅有的一点快要消磨殆尽的情谊,而更多的,恐怕是怨气才是。

    否则,师徒之间什么时候交流变得如此生疏而客气了?

    何必一口一个老师?难道你不叫这一生老师出口,就有人不知道我们是师徒关系了吗?

    同样是一声老师的称呼,放在往日是尊敬,放在今天,放在蛇叔嘴里,就是疏离,就是隔阂,就是客气。

    蛇叔没有明说,但他的言行,他的举止,无不时刻刺痛三代,无不明白无误的说——我比你强!

    不是实力,就是胆魄,就是毅力,就是天资,这些都比你要强。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先有丧子之痛,后有九尾之灾,现有师徒离心。

    老态尽显的三代,身上那点卸任之后的潇洒这会已经被摧残的毛都不剩。

    一股难言的凄楚,忽然罩住了这位兢兢业业大半辈子的老人,就在自己曾经的得意弟子面前。

    看着蛇叔颀长的身姿,骄矜冷淡的脸庞,恍惚之间,三代忽然觉得,他似乎做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