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各有心思
    空气中充斥着不详的查克拉,叫人感觉异样又难受。

    逆向通灵回到木叶的犬冢獠,敏锐的感知在第一时间就已经让心里竖起了警惕。

    这种无处不在,无孔不入,异样又不详的查克拉,犬冢獠曾今不止一次感受过。

    在风之国,跟沙忍大战的时候,在一尾守鹤的身上有这种感觉。

    在星忍村的时候,疯狂吞噬七尾的上木身上也有这种不详存在,甚至因为星的缘故,还更加强烈。

    在田之国,跟岩忍和云忍互怼的时候,自又旅和牛鬼身上也感受过的这种感觉。

    但下意识的做出比较后,犬冢獠却发现,无论是十尾残留形成的星,还是守鹤、又旅、牛鬼或者七尾也好,他们身上不详的异样查克拉,都不如现在这般强烈。

    哪怕是尾兽中排行老二的牛鬼,也比现在犬冢獠感受到的异样略逊一筹。

    “呜呜汪汪!”

    白丸欢快的叫声中有警告跟不安。

    没有第一时间扑上去跟犬冢獠亲昵,白丸叫声过后,用目光引导,甚至甚至前爪虚空指点。

    顺着白丸的指示看去,犬冢獠的目光被一只充塞天地的火红怪物塞满。

    九条天柱轮舞的尾巴,扫过之处就是楼宇崩塌,惨嚎冲天。

    “吼——”

    一声咆哮,就是无声寂静深处一个霹雳。怒海兴涛般的声波让距离遥远的犬冢獠几近双耳失聪,林木拔根而起,瓦宇片片碎裂。

    怪物在恣意的肆虐,没有可堪抗衡的对手。

    “啧”

    犬冢獠有些阴沉。

    “反应慢了,来迟一步。”

    正如他自己所说,九尾还是被放出来了。

    哪怕已经插手改变了带土的人生轨迹,却依旧没能避免木叶的九尾之灾。

    其实犬冢獠早就应该想到,以宇智波信在未来敢对世界数一数二的二柱子出手的尿性,以他狂热的宇智波崇拜的心态,把主意打到九尾身上处处都是有迹可循。

    多次听闻漩涡玖辛奈跟宇智波美琴有孕在身,即将临盆的消息,犬冢獠都没有太过留意。

    毕竟带土还活的好好地,太子跟二柱子的出生就没必要那么在乎了。

    可惜崇拜宇智波鼬的信,可以计划杀死二柱子来实施他的基因进化理论,现在狂热崇拜宇智波斑,甚至沉迷其中不能自拔的宇智波信,为什么不能通过九尾来达到他的目的呢?

    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期,会有不同的变化。但唯一不变的,就是心中的执念。

    宇智波信是个疯子,不会因为时代不同,就心性大变。十几年后他会发疯,是因为要积蓄力量。

    十几年前已经具备了力量的他,直接发疯也是无可厚非。

    就如狗改不了吃屎一样。

    雨之国的大张旗鼓,不过是个幌子,作用是误导木叶的注意力。宇智波信真正的目的反而是木叶。

    “红眼病的家伙,都是疯子。”

    反应慢了半拍,灾祸已经铸成,犬冢獠也只能悻悻的嘟囔着骂骂咧咧,却不得不想办法遏制。

    他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卷轴打开,蘸着自卷轴中跳出来的瓶子中的鲜血,犬冢獠结印施展忍术。

    “通灵之术!”

    烟雾散去,蛇叔颀长的身姿出现。

    “九尾居然被放出来了?谁干的?”

    蛇叔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大杀特杀,肆虐八方的九尾,语气惊异中带着一丝丝隐藏很深的幸灾乐祸。

    好像看着九尾在木叶发飙,蛇叔居然也能有快感一样。

    “是宇智波信,之前雨之国那个冒牌写轮眼。”

    本着替尊者昧的教育,犬冢獠全当没发现蛇叔那一丝隐藏起来的幸灾乐祸。

    “原来是信那个孩子吗。这可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成长。真是很有趣啊。”

    嘴上说着有趣,蛇叔的眼睛里却是寒光四冒。

    宇智波信对于蛇叔来说,只是个曾经拥有,却早就已经死亡的试验品。

    要说蛇叔对宇智波信有什么感情的话,那就是多少有些可惜吧。毕竟他可是蛇叔最喜欢最欣赏的一个试验品了。

    万万没想到,宇智波信这个以归记忆,以成往事的名字,再次听到时会是出自自家弟子的嘴,而且非但未曾死去,反而有了天翻地覆的惊人变化。

    要是这样,蛇叔还不知道,他被耍了,那他就是个智障。

    蛇叔有理由生气,更有理由发飙。

    “獠,这次事情结束,我们需要认真的好好谈谈。”

    留给犬冢獠一个严肃冒着杀气的眼神,不给犬冢獠说话的机会,蛇叔径直射向九尾。

    “木叶可是我出身的地方。”

    蛇叔急速射出带起的锐风中隐约散开他最后一句话,继而就是一道翠绿欲滴,查克拉凝练到肉眼可见的巨大风刃,只一击就切断了九尾扫过来的尾巴,在九尾身上留下一道让他发出痛呼的伤痕。

    面对蛇叔对他之前隐瞒不报关于宇智波信消息的事情明显表达出来的不满,犬冢獠木着脸,没有更多表示。

    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别看蛇叔现在干什么都超然物外,而且也是个看上去很称职的老师了。

    可犬冢獠才不会被这样的表象迷惑,或者说,最近才看破了这种表象的迷惑。

    关于血继限界的研究,蛇叔已经很久都没再跟他说过了。

    犬冢獠不相信,这是因为完全没有进展。唯一的可能只有一个,就是蛇叔不想告诉他。

    那么蛇叔为什么不想告诉他呢?犬冢獠不知道,但他有办法试探,比如现在,把宇智波信的消息告诉蛇叔。

    蛇叔蛇叔,蛇来的,你不刺激他一下,他会一直盘在那里,绝对不会跟你互动的。

    算算时间,距离上一次师徒两个敞开心扉,畅所欲言的谈心已经过去好几年了,之前基于蛇叔的动力或者说是刺激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

    也难怪蛇叔最近蔫了下去。

    没人撩拨的蛇,就跟咸鱼差不多。

    “走,白丸,我们也上吧。木叶一样也是我们出身的地方。”

    心中念头转动,犬冢獠拍了拍白丸,也准备发动,不让蛇叔专美于前。

    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蛇叔都不爽外人跑来木叶撒野,犬冢獠如何能够容忍宇智波信在眼前耀武扬威。

    “滋咻——”

    人未到,雷霆激光已经贯穿长空,在受伤后愈发狂暴的九尾身上绽开,将他掀了个踉跄。

    “是大蛇丸大人!”

    “太好了,传颂的三忍回来了!”

    “大蛇丸大人回来了,大家一鼓作气,把这个怪物从村子里赶出去!”

    “哦,还有我们的雷霆,大蛇丸大人的弟子也来了。”

    蛇叔的出现,将面对九尾束手无策,徒劳挣扎,低迷的士气成直线拉升。

    一击就给九尾带来创伤的蛇叔,是众人心目中的英雄,是翘首以盼的久旱逢甘霖。

    至于比蛇叔迟了半步,一上手就是招牌性雷遁的犬冢獠,只得到了顺嘴提一句的待遇。

    领着白丸掠空而来的犬冢獠,看着九尾豁然转头,抓不住蛇叔,却将仇恨锁定在自己身上,忽然感觉到一丝丝蛋疼。

    神尼玛哦还有我们的雷霆!

    我现在就想晴天一个霹雳打死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