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洞悉
    以宇智波富岳为诱饵,依靠通灵兽潜伏在地下伺机而动,做黄雀在后之举,是他细细筹划许久的安排,却不料出师不利,第一次使出来就糟了滑铁卢。

    一直都在成功,还没怎么失败过的兜,面对这个措手不及的变化,有些接受不能。

    明明发现不了的才对,以宇智波富岳的威胁性,以及那种摇天动地的忍术威力,谁会想到地下还有人潜藏着呢?

    不是说,关心则乱的吗?

    明明你跟宇智波富岳那么熟,而且还带着他的儿子,怎么就不一门心思的扑在他身上,还能一发中出到我这边来?

    这不科学!

    “呵,怎么发现的?”

    面对兜的疑惑不解,犬冢獠发自真心的嗤笑出声。

    “我的老师可是大蛇丸!你用龙地洞的通灵术,居然还问我怎么发现的?小子,不要太天真了啊!”

    “原来如……”

    “原来如此什么?我可是犬冢一族,你以为藏在地下我就闻不到你的味道了吗?”

    “呃,居然……”

    “居然你妹!大爷的土遁早就学成好多年了,跟我玩遁地?你睡醒了吗?”

    “你……”

    “你什么你?我是你大爷!知道什么叫做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吗?区区不过一个精英上忍,居然敢想着偷袭犬冢獠大爷?你是想请教我死字怎么写是吗?”

    “毛都没长齐就学人家偷鸡?可曾知道犬冢獠大爷可是偷袭界的佼佼者?班门弄斧知道吗?说的就是你!”

    “……”

    “怎么,无话可说了?没关系,你可以保持沉默,这是你的权利。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呈堂证供,跟我斗,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是不是很憋屈?有没有很无奈?想不想翻白眼?生无可恋了对不对?这就是了!大爷早已经练成绝世神功,天下无敌了!有本事你打我啊!哈哈哈,嗷嗷嗷,嗷呜——”

    犬冢獠的嘲讽渐渐癫狂,仰天长嚎,就像个疯子。

    兜的神色很精彩,脸上复杂的就像开了染坊,最终都化作一股无名之怒。

    他居然被一个白痴或者疯子给算计了!

    看着犬冢獠放浪形骸的癫狂,意识到这个真实之后,兜涨红了脸,出离的愤怒了。

    一个说话都颠三倒四的疯子,居然把他坑了!

    简直是奇耻大辱,不可原谅!

    “混蛋,去死!”

    文质彬彬的小眼镜这一刻暴走了。

    兜不管不顾,合身扑上了悬崖,扑倒了犬冢獠身上,红着眼睛,死死掐住了他的脖子。

    “呼哧,呼哧”

    粗重的喘息就像破烂的封箱,听上去恨不得把漏气的肺都喘出来。

    兜掐着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手背上青筋毕现,掐的嘴角都流出了白沫来。

    “啧,你对自己还真是下得了狠手啊。”

    戏谑带着嘲讽的声音异常的熟悉,将兜从迷蒙中惊醒。

    犬冢獠好整以暇的站在远处,脚下趴着一条巨蟒,水桶般粗壮的身子无不彰显凶残,这会却温水的像条狗,嘶嘶吐着信子,冷冷的注视着他。

    在蟒蛇的周围,是一地的残肢断壁,一大堆复制体死的残破不堪,血腥味冲鼻而来。

    周围团团围绕的复制体将兜未在中间,数量至少成百上千,一个个如临大敌的手持兵刃,目不敢稍移的戒备着。

    作为诱饵的宇智波富岳早已不见踪影,同时消失的还有宇智波鼬。

    缺氧的脑子随着目光从新接受现实的刺激,断断续续的开始思考。

    足足过了半刻钟的时间,兜才终于脸色阴沉的彻底回归现实。

    看眼前的情景,显然诱饵宇智波富岳已经被救走,而他在中了幻术,通灵兽背叛之后,被这些复制体拼死救了回来,才幸免于难,不至于直接横死当场。

    “还要继续吗?”

    好整以暇的等兜恢复,犬冢獠表现的无所畏惧,有着强大的气势压迫。

    犬冢獠大有尽管使出你的所有手段,大爷奉陪到底的意思。

    “我们走。”

    深深看了一眼犬冢獠,像是要把他的面孔刻在心里。兜半晌沉默,终于还是选择退走。

    宇智波富岳是他手上最大的一枚筹码,这张牌打出去,可以说完全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就被废掉,已经是让他投鼠忌器。

    虽然并非只能做到目前的地步再无寸进的可能,但也是有些捉襟见肘,再跟没有后顾之忧的犬冢獠战斗下去,必然是得不偿失。

    兜尽管吃了大亏,却还没有真的失去理智。

    他的任务,本来就不是将木叶的人赶尽杀绝,否则也不会费力不讨好,弄一个隐患重重的宇智波富岳来当牌面。

    目送兜恶狠狠带着不甘心,在复制体的重重保护下退走,犬冢獠没有趁机出手大杀四方,反倒暗地里松了口气。

    “还是太嫩了你。”

    留下一句轻语,犬冢獠在兜彻底退走之后结印,直接在烟雾中消失。

    兜退去自有他的打算,不能说逃跑,算是另有后计,不过在最擅长追踪蛛丝马迹的犬冢獠面前,确实一点不起眼的线索,就足够暴露问题了。

    跟宇智波富岳干了一架,抓住了破绽将人抢了回来,又算计了想要当黄雀的兜一把,加上最后的一番作为,犬冢獠已经试探出了他们的目的。

    所以不能再逗留了。

    疯子一样发动上万复制体打灭了团藏的队伍,给木叶来了个措手不及的偷袭,将事态演变的很危机,一副要跟木叶全面开战的做派。

    不断的追击止水他们,看上去好似不想再让更多的情报流回木叶,是在为之后的战争做准备。

    可事实上,犬冢獠通过跟宇智波富岳的战斗,还有对兜的试探,都发现,他们只是在拖延时间,牵引木叶的注意投注到雨之国来。

    能够正面突破团藏为首的整个队伍,没有理由还跟止水他们纠缠这么久也拿不下。

    宁肯用大费周章,用存在巨大破绽的宇智波富岳,也不见宇智波信出现,当黄雀的人也是兜这个未成年,而不是其他人。

    而且最后明明未必没有一战之力,兜吃了亏却也宁肯退走。

    重重冠以审时度势的行动,却掩盖不住志不在此。

    这目的已经很明显了。

    对方的最终目标根本就不是与木叶全面战争,必定另有所图。看上去声势浩大,营造危机局势,却志不在此。

    那么敌人的目的会是什么呢?

    犬冢獠从一开始就觉得事情不是很对,有什么地方被他忽略了过去。

    直到兜选择隐忍退走,吃了大亏却还一点也没有跟他决一死战的意思,犬冢獠才恍然大悟,洞悉了最近这番奇峰突起的变故掩盖下的真实。

    结合宇智波信的为人做派,犬冢獠拨开了眼前的迷雾,抓到了他的真实。

    “还好想着通灵术在雨之国能用,没有把白丸带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