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宇智波富岳的万花筒
    “腐朽之物,终将化为灰烬。”

    宇智波富岳目光平静中带着森冷之意,他只看了一眼杀机溢出的犬冢獠,就将目光凝注到了自己的儿子身上。

    “父亲……为什么?”

    鼬震惊,愕然,迷惑不解。

    宇智波富岳的出现对他是个巨大的冲击,而不加掩饰的杀机更是在鼬心中掀起巨浪。

    他想不明白,好好的,父亲为什么突然变了个人,居然不声不响对他这个儿子出手,并且毫不留情。

    鼬理解不了父亲冷利语气所述说的话语。

    什么是腐朽之物,终将化为灰烬?

    我是你的儿子,是儿子!是人,不是物,更不是什么腐朽之物!

    “这个世界,需要净化。你们都应该化为灰烬!”

    “熊——”

    火焰灼烧阴郁,蒸腾出雾气,宇智波富岳就像个陷入自我世界不能自拔的神经病,一言不合就要杀人,不管对面的到底是谁。

    橙红炽烈的火焰汇聚成巨大的火球,扭曲了空气,烘干了雨水。所过之处,焦黑一片。

    相对更危险的犬冢獠被宇智波富岳放弃,他的第一目标居然是自己的儿子。

    仿佛本应该时血脉延续的鼬,对宇智波富岳来说是更优先的杀戮目标。

    “前辈,请不要无视我!”

    一道细白的水线从犬冢獠口中吐出,毫无阻碍的洞穿火球之后将之搅碎,继而威力不减,直射宇智波富岳。

    水火本不相融,水也天生克制火焰,犬冢獠的水缝之术更是将水遁的威力集中拔高,哪怕宇智波富岳现在开着万花筒,他也不惧。

    “叮——”

    宇智波富岳的左眼风车转动,身前凭空浮现一团沼泽般泥土,看上去就像粘稠的稀泥,却出人意料的将犬冢獠足以切开崇山峻岭的水缝挡住。

    “宇比地迩。”

    如沼泽,似黏土流动的一团,将水缝吞没,宇智波富岳才细声的吐出了忍术的名称。

    鼬还在震惊,似乎依旧无法相信,他的父亲真的要置他于死地,根本没有心思去分析什么,甚至可能连这个忍术的名字都充耳不闻。

    但犬冢獠确实知道的。

    宇比地迩,跟火影世界大名鼎鼎的天照,月度,伊耶那兄妹一样,都是神祗的称谓。

    甚至犬冢獠还知道,宇比地迩是神世七代中的第三代神,足足比所谓的创始神,第七代神的伊耶那兄妹高出四代去,是足以指挥伊耶那兄妹去做苦力创世的高等神。

    宇比地迩的所代表的,正是土地跟世界最初的形态雏形,混合着水的稀泥。

    以世界雏形神为忍术名,一团稀泥,却轻易的让切割无双的水缝无功,犬冢獠并不惊讶,反而就抓着这个名字,开始急速思考。

    以神名为忍术名,是宇智波万花筒的特色。

    天照是太阳神,对应的是无物不烧的黑炎。

    月读是月亮神,对应的是完全操控的幻术。

    加具土命是火神,能够自由操纵一切火焰。

    伊耶那岐是创生神,对应的是死而复生。

    伊耶那美同为创生神,却也是死神,意味周而复始,无穷无尽。

    至于最高级别的别天神,既无所不在,无所在,隐而不出,掌握一切,改变一切,又无视一切,是最高级别,扭曲神智的幻术。

    如此同理推断,用代表大地与世界雏形的宇比地迩神命名的忍术,自然就是偏向于坚硬与防御类的忍术。

    毕竟世界跟土地给人的第一感觉都是非常之坚固才对,作为世界雏形与土地神,宇比地迩有足够强大的防御力并不为过。

    但也不能因为所谓的坚硬,以及用来防御了水缝之术就将宇比地迩归类为防御性忍术。

    同样的尿性,宇智波一族的万花筒,就没有纯粹防御的忍术。哪怕是毫无杀伤力的伊耶那美这样拷问本心的温和忍术,一样是能够杀人于无形的。

    宇比地迩虽然防御住了水缝,可犬冢獠却不认为,它就是彻头彻尾的防御用忍术。

    “嗤嗤”

    忽然的破风声,稀泥一样团动的泥团一缩,然后猛然像气球一样膨胀起来,刺猬一样射出了大蓬泥土千本,将犬冢獠和鼬一起罩了进去。

    “噗噗噗……”

    稀泥所化的千本并不柔软,反而异常的坚硬,犬冢獠带着被冲击弄到发瓷的鼬闪开,落空的千本将地面扎成了马蜂窝,即便是崩碎地面残留的铺路青石,在它们面前也都面的像豆腐。

    周围钢铁的建筑也不能阻挡分毫,千本射到,直接就是一个对穿的孔洞。

    “呜呜呜”

    风灌进这些细密的孔洞,发出鬼泣般的鸣啸。

    “熊——”

    一击不中,宇智波富岳不给犬冢獠任何反击的机会,紧接着就是一发火遁吐出。

    他左眼中的万花筒风车同时转动,悬在空中的稀泥拉伸延长,刺入火焰之中,变成无限延伸的熔岩,婉转如意的追着已经使用雷遁的犬冢獠不敢稍作停顿。

    “鼬,听着。他现在不是你父亲!是敌人,是要杀死我,杀死你的生死之敌!如果你还想救他,就振作起来,至少要把他抓住,我才有办法帮你,帮助他恢复!”

    身后的火蛇穿墙洞壁,速度之快简直已经不逊色犬冢獠的雷遁,他还带着失神的鼬,一时居然被追的没有了还手之力。

    便是这般,宇智波富岳动用的也只是左眼万花筒的能力,还有右眼的能力一直不曾展现,犬冢獠不得不对鼬厉声呵斥。

    宇智波富岳的状态明显很不正常,了解宇智波信的犬冢獠有理由相信,他的身上一定是被动了手脚。

    也许是幻术,也许是其他的什么忍术。

    张嘴腐朽,闭嘴净化的宇智波富岳,简直就是犬冢獠认识中,宇智波信未来的嘴脸。

    万花筒的能力千变万化,各不相同,除了宇智波带土跟宇智波皮老板都有的空间忍术能力,犬冢獠还真找不出不同两人的万花筒的相同能力。

    即使是开启万花筒后必备的忍术须佐能乎,也是各自不同。

    二柱子的天照是鼬给的,斑爷的万花筒到底是啥能力,只有猜测,具体的不知道,因为原著也没交代。

    但宇智波信既然之前已经用过空间忍术,还使用过天照,想来类似别天神的忍术,他也是有可能会的。

    那么把宇智波富岳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就不难理解了。

    但犬冢獠觉得,宇智波信哪怕会再多的万花筒忍术,终究只是个名不副实的冒牌货,只要制住了宇智波富岳,他就绝对有把握施救。

    只是前提是,他一个人要打败宇智波富岳不难,难的是将他制服。

    这就需要鼬来协助。

    “相信我,我能救他。他是你父亲,你是他儿子,哪怕真的叛变,他也不可能真的杀了你!所有鼬,振作一点,冷静下来。”

    看着鼬渐渐恢复了灵动的眼睛,犬冢獠趁热打铁,加固他的信心。

    开启了万花筒,意味着保底都有须佐能乎可以使用,宇智波富岳现在才只使用了一种万花筒能力,犬冢獠不知道再拖下去,还会出现什么新变化。

    速战速决,以防万一,利用父子血脉牵绊一举奠定局势,是当务之急。

    此来为的是侦查情报,弄清楚宇智波信到底目的何在,而不是跟他的手下打生打死,陷于泥泞,举步维艰。

    “须比智迩!”

    就在犬冢獠对鼬当头棒喝,久攻不下的宇智波富岳终于使出了他的第二个万花筒能力。

    同样是神世七代中代表土地神与世界雏形的神名,区别于阳面的宇比地迩,妹神宇比智迩为沙土阴面土地神。

    如蛇蜿蜒,迅若雷霆游梭的熔岩火舌猛然炸开,升空而起,形如飞火流星,又似沙尘席卷,将方圆数十里的空间完全罩住,把雨云堆积的阴暗天宇统统染成火焰般赤红。

    “轰隆隆”

    脚下的大地也在这一刻开始翻腾,犹如煮沸的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