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动起来
    强如三代雷影,跟一万岩忍大战三天三夜之后也只剩累死。

    止水的对手虽然并没有上万那么夸张,但也有两三千,何况他的实力也远远比不上三代雷影。

    此消彼长之下,这会脱离了高压厮杀环境的止水,心弦一松,已经有压制不住体内所积攒下来的疲惫的苗头。

    连续不眠不休几天几夜的厮杀,止水强行压制积攒下来的疲惫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临界。

    一个弄不好,恐怕没死在敌人手上,得救的止水反倒会继三代雷影后尘,成为第二个过劳死的成名人物。

    “獠,我……”

    “好好睡一觉吧。”

    止水还想说些什么,犬冢獠却不再给他机会,包着医疗查克拉的手往他额头一放,眨眼间他就闭眼睡倒。

    鼾声在下一秒响起。

    止水太累了。

    “玄间,孝你们两个带上止水,走远一点,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让他好好休息。红你也跟上去,布下结界,给止水一个安稳的环境休息。”

    “他现在的情况很不好,非常需要休息。你们三个布置完之后就守着他,直到他自己醒过来或者我去找你们,在此之前,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许再靠近雨忍村。”

    对于犬冢獠的安排,没有人提出异议。

    不知火玄间跟日向孝的实力相差不大,都在特别上忍左右徘徊。

    之所以叫上日向孝是看中他的白眼侦查能力,至于不知火玄间则是老朋友,哪怕现在实力不济,也不应该太冷漠的直接抛弃。

    毕竟阿斯玛他们都在,作为昨早的伙伴之一,被排除在外的话,难免不雅观。

    红的能力到是比较他们两个更高一些,已经堪堪摸到了上忍的边角,而且是精通幻术结合结界的能力,无论做什么任务,带上总不会是累赘。

    不过这会红被派去保护止水,正好也是用得上。

    不知火玄间背上了止水,日向孝开着白眼当先开路,侦查并寻找合适的地方,红负责断后保护,随之准备战斗。

    一行四人走的很快很干脆。

    “现在最新情报,宇智波族长很可能还生还,我们需要想办法查明并营救。阿斯玛,把消息发回去。”

    听过止水的述说,显然原先由自来也传递回去的情报,只是单方面且片面的,都是由自来也的视角出发。

    “时间并没有拖太久,相信敌人应该就隐藏在雨忍村的某个角落。不过富岳前辈身受重伤,我们的行动得快一点。”

    为什么要快一点,犬冢獠没有明说,但大家都心知肚明。

    不是因为跟在犬冢獠左右,一直沉默着,哪怕是从止水那里听到消息,也一直发散着冷气的鼬。而是因为,宇智波富岳落到了敌人手里,还身受重伤,不快一点,恐怕他撑不住。

    更坏的结果是,宇智波富岳重伤后防御下降,被敌人用手段套出重要情报。

    身为宇智波的族长,富岳知道的,关于木叶的秘密绝对不会少。

    无论是哪一样泄露出去,对木叶来说都是巨大的损失。

    当然,照顾鼬的情绪也是不言而喻。团藏一样重伤下落不明,犬冢獠却绝口不提,这就是人缘好坏的差异体现了。

    不得人心的团藏被犬冢獠刻意忽略,没有人不招人待见的多嘴。

    锅王大人从里到外都是黑漆漆一片,没有谁对他有好感。

    “凯,由你领队,阿斯玛配合,你们去吧卡卡西救出来。”

    沉吟了一阵,犬冢獠又下达了一个命令。

    有止水的情报,敌人的战术明显是分割对手,然后用人海战术往死里堆,就算杀不死,也要累死你。

    已经知道敌人是这种战术,并不应该这么干脆的分兵行动。但犬冢獠沉吟过后还是做了分兵的危险选择。

    要说为什么的话,简单点——毕竟那是卡卡西啊!

    卡殿多么有魅力的男子,五五开的荣光还未盛开就凋零这种事情,怎么能够允许呢?

    想来现在实力还不如止水的卡卡西,这会应该已经很困顿了,再不及时救援,恐怕能找到的就只剩下遗物了。

    “凯,阿斯玛,你们两个要小心,一定不能分开。”

    最后郑重的对两人嘱咐,犬冢獠心里并非没有担忧。

    “放心吧獠,我一定会把卡卡西带回来的。”

    被赋予领导职责的凯很严肃,一扫往日的不着调。

    虽然从综合方面考虑,无论是实力还是智慧都更胜一筹的阿斯玛才是领导的不二人选,但是关键时刻,凯比阿斯玛要可靠的多。

    何况事情涉及的是凯一辈子的好基友卡卡西,想来凯会变得更加可靠。

    至于阿斯玛,就好好在开身边当一个辅助好了。杂草一样多的宇智波信复制人,正好适合阿斯玛开无双用忍术割草,遇到难缠的精英单位,交给凯来对付更好。

    对于这样的安排,阿斯玛没有异议。他相信犬冢獠的指挥。

    “鼬,我们也行动,去把富岳前辈救出来。”

    凯带着阿斯玛一马当先冲了出去,犬冢獠拍了拍一直沉默的鼬肩膀,带着严肃。

    能够躲在复制体中偷袭重创宇智波富岳的,除了宇智波信,犬冢獠想不到第二个人。

    至于那个能通灵湿骨林蟒蛇的小眼镜,犬冢獠隐约有一点猜测,还需要再亲眼见证一下。

    忍界里,戴眼镜的人可不多,带墨镜的犬冢獠到是知道一个。

    能够参合到黑绝那一边的事情里,戴眼镜的家伙哪怕未成年,也绝对不会是什么小角色。

    正好,犬冢獠知道原著里有一个角色能够对上号,无论是眼镜还是年龄。

    唯一的疑问在于,如果真的是他的话,怎么会跟绝还有宇智波信搅到一起?

    而且,在雨之国高处这么大的阵势,宇智波信,或者说是黑绝,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只够发动一场对五大忍村全面战争的力量,用在雨忍村这里,明显有些发力过猛了,这不符合忍界的一贯作风。

    有用这股力量覆灭团藏队伍的时间,直接攻击木叶不是更好的选择吗?

    为什么舍近求远,看上去有些得不偿失呢?

    犬冢獠心里积攒的疑惑越发厚重起来,不过缺乏必要的关键信息,而且事态紧急,没有太多时间给他充分思考。

    “只能先从眼前着手了。不过速度一定要快。”

    心里默默做着决断,犬冢獠带着鼬,一头扎进了风雨之中,直取雨忍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