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援救
    细雨如丝,有一道凝练的冷光一闪而过。

    “噗通~”

    几乎连成一声的扑倒声,几具尸体木桩般倒下,泊泊的冒出鲜血,很快就汇聚成一滩,将小道中的雨水染红。

    几颗皮球一样滚落在地的脑袋上,是一张木然没有表情的脸庞,他们看上去机会一致。

    宇智波止水稍微松了口气,又紧了紧手中的刀。

    尽管细雨飘摇,空气中满是水汽,可他还是觉得喉咙在渐渐发干,就像他一直隐隐作痛的胸口,怎么都止不住向外渗透的血液。

    以速度见长的瞬身止水,也受伤了。

    这种事情,要是放在以往,定然是朋友们啧啧称奇然后起哄嘲弄的好黑料,可现在却没心思去想这些。

    几个狗皮膏药以上锲而不舍的敌人被干掉了,可就在他稍微喘息的一点空档,小道左右的残破房檐上,已经被密密麻麻的敌人站满。

    他们全部都穿着灰白廉价的衣服,同样苍白的肤色,木然没有表情,无论任何两个看上去,面庞都有**分相似的敌人。

    好似无穷无尽,刚刚干掉了一批,紧随其后就有更多的家伙涌出来。

    这群诡异的敌人,拥有比狗还灵敏的鼻子,比牛皮糖还粘人的讨厌属性,他们缠上止水之后,就在没有松过口。

    哪怕一批又一批的被斩尽杀绝,随后就会有更多围上来。

    从开战到现在,已经好几天时间,跟这些诡异的敌人交上手之后,止水就没有休息过哪怕片刻。

    永不后退,从不恐惧,不畏死亡,敌人的难缠有史仅见。而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叫人无望的地方是,杀不干净。

    简直没完没了。

    纵然没有一个是一合之敌,一个爆发就能杀个干净,却耐不住像火烧野草,越杀越多。

    “哗啦啦~”

    锁链抖动声想成一片,如同浪涛铺盖而来。

    站满了小道左右的敌人,将手中类似半藏病人的武器投掷出来,纵横交错的锁链像一张大网,直接将止水头顶本就阴沉的天空彻底遮蔽。

    仅有的闪亮只剩下镰刀刀刃上的寒光。

    上天无路,土遁不会,有伤在身,久战之身的止水,倏忽间似到了绝境。

    然后有风吹起,吹乱了牛毛细雨,迷茫了目光注视。

    伴随着尖锐刺耳的呼啸,止水一刹那化身无数,手中一口短刀割出寒光大网,直迎而上。

    面对除了杀戮,完全没有感情的敌人,逃避终归不是办法,而且逃避也不是止水的性格。

    “吭~吭~”

    寒光与黑幕相撞,绵密的金铁交击声犹如爆豆。

    “叮铃当啷~”

    黑幕被刀光撕裂,断开的锁链掉落一地,片刻间就将小道中的尸体掩埋。

    “呜~咻——”

    有锐利之风从破开的锁链黑幕中冲出,一道寒光如流如光,眨眼之间就在小道两旁的残破屋檐上转了个来回。

    “咝……”

    血水从伤口中喷出,相互交织成血雾。

    “噗通~”

    依旧是几乎连成一声的扑倒声,站满了夹道屋檐的敌人齐刷刷向前扑倒,跌落下去,将并不宽敞的小道彻底填满。

    哪怕久战厮杀,有伤在身,止水依旧一击就埋葬了数十号敌人,从开始到结束,不过短短几个呼吸。

    瞬身止水之能,彰显无遗。

    然而他却顾不上喘口气,更别说做修整。

    “叮铃~”

    清脆的金属撞响声响起,站在房檐的止水目光被吸引,他顺着响动看去,神情麻木。

    比之前更过的敌人手持兵刃,正在准备进攻。

    止水放眼环视周围,这里是雨忍村外的小村落,此刻所有目光可见之处,都已经站满了敌人。

    一时根本数不清,到底有几百还是几千。

    他们有一样的面孔,同样的装备,制式的兵器。他们用木然而无情的目光锁定着止水。

    他们没有感情,他们只会杀戮。

    成批成批的死亡无法带给他们星点恐惧与波澜,为了杀死目标,他们前仆后继,哪怕用命来填,也要填死对手。

    他们从来不问对手有多少人,只问对手在哪里。然后就一拥而上,生生用性命冲开敌阵,拖死对手。

    止水很清楚,就是用这种不惜性命,甚至漠视性命,一波又一波的猪突战术,这些实力不过堪堪中忍的诡异敌人,生生冲破了木叶的防线,耗尽了暗部的力气,最后想蚂蚁一样将对手淹没。

    与其说他们是人,不如说更像是没有神智,只知道杀戮的人性野兽。

    除了一副皮囊,这些诡异的家伙,没有半分人性。

    喉咙越发干涩了,胸口的疼痛在加剧。刚才那一阵爆发,让止水越发疲惫。

    坚持到现在,他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看着一点一点围拢过来的敌人,止水紧握滴血的刀,双眼中的勾玉开始急速转动,渐渐有首尾相接的趋势。

    整个村落都被塞满了,再不拼一把,恐怕就真的得死在这里。

    对于死亡,止水并不畏惧,只是他还背负着将情报传递出去的重任,在此之前,他决不能放弃生存。

    敌人诡异有强大,来的汹涌又突兀,毫无半点征兆。之前通过自来也的通灵兽传递出去的情报非常有限,如果他不能讲详细的情报传递回去,无疑木叶将会吃大亏。

    除了诡异之外,敌人比想象中的更强大也更难对付。

    哪怕他们有自来也跟团藏两位影级,加上一整个中队精英中忍以上的团队,依旧不是对手。

    敌人的力量,足以抵得上一个与木叶同为五大国的村落。

    所以,就是死,也决不能死在这里。至少也得把情报传出去才可以。

    心里暗暗下着决定,置身在重重包围之中,止水准备做最后一搏。

    不到最后,决不放弃。

    “水遁——超海奔流!”

    就在重围之中,心声死志的止水准备放手一搏,最后争取一番的时刻,阴云之上传来一声大喝。

    如丝细雨蓦然一定,旋即被无形力量牵引,蜂拥像高天处汇聚而去。

    继而大地开始摇动,仿佛地龙正在大地深处翻身,村落之外为数不多的树木倾倒,山丘从头开始崩裂。

    一道接天的白浪从高空打落,所过之处浩浩荡荡犹如长河决堤,一泻千里而来。

    “止水,我们来了!”

    “再稍微坚持一下,我们来救你了!”

    紧随摇天动地奔流而至巨浪前来的,是几个止水熟悉的面孔。

    “哧~”

    一道白线从天上阴云中射下,环绕着止水扫了一圈,向他围拢过来的敌人被白线扫过统统定身,旋即哗啦一声断成两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