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开眼
    对于犬冢獠的提议,两位火影微楞之后就同意了,着人去叫鼬。

    毕竟事关至亲,没道理隐瞒。

    之所以不是直接就找上宇智波美琴,盖印她已经怀有身孕,并且到了关键时刻,这种丈夫忽然牺牲的消息,不应该直接告诉她。

    先前因为事态紧急,三代又是丧子之痛,两位一时没有想到这点,有犬冢獠提醒,便反应了过来。

    鼬来的很快。

    进门之后,显然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的鼬很严肃,他微微冲逗留着的犬冢獠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火影大人,中忍宇智波鼬前来报到。”

    跟原著里有些出入,参加了田之国对岩忍的战争,刚年满七岁的鼬已经因公晋升中忍,比原来的轨迹早了不少。

    也是因为犬冢獠的蝴蝶效应,鼬看上去也更成熟一些。

    但两位火影看着肃立的鼬,相互对视一眼,迟迟不能开口。

    虽然已经是个合格甚至优秀的忍者,甚至还是中忍,可鼬无论是面相还是身高,都是个切实的孩子。

    平时还不觉得什么,看到这么个小年龄的忍者,也只会感叹一声天才无双,或者宇智波什么的,可现在宇智波富岳战死,再回头来看鼬,就会发觉,他真的还只是个孩子。

    有种痛楚在隐隐孳生,止不住的有怜惜之意。

    波风水门跟三代,一时之间进尽有些不忍,明明是个很明了的消息,一半句话就能说明白的事情,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哎”

    将两位火影的踟躇不忍都看在眼里,犬冢獠叹了口气。

    他留下了,除了想要等一个想要的结果,为的就是怕出现现在这种尴尬的状况。

    人是你们两个火影派出去的,现在人死了,你们就说不出话了。

    鼬的眉头渐渐颦蹙起来。

    忽然被火影召见,鼬自然而然就会想到,一定是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去办,或者是发生了什么与他相关的事情。

    日理万机的火影式忙碌的,鼬领命而来时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准备。

    可直到面对新老两位火影,面对他们无言的沉默,鼬突然发现他在来时路上所做的准备似乎非常仓促苍白。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而且一定与他有关。不然两位火影不会是欲言又止,一副无法开口的纠结模样。

    心中有不安在积蓄,鼬忍不住要开口询问时,犬冢獠的叹息引走了他的目光。

    “鼬,节哀。富岳前辈,你的父亲,在雨之国战死了。”

    作为直接引发雨之国事件的当事人,犬冢獠无法置身事外,在两位火影难以开口的时刻,他站了出来。

    犬冢獠并不洪亮,甚至是沉痛的声音很轻,却出自他口,落在鼬的耳中,无异于平地惊雷。

    鼬疑惑带着探询的目光骤然僵硬。

    恍如忽然魂飞天外,鼬楞在那里。

    空气仿佛凝固了。

    偌大的火影办公室里,只有穿过了窗户的阳光还有色彩,却也慢慢在变得没有温度。

    幽森的寒气,一丝一缕从鼬呆滞的身上冒出来。

    “火影大人,是真的吗?”

    鼬的声音低哑到没有温度,他呆愣了许久许久,豁然回头盯着波风水门,一字一句的发问。

    鼬冷漠如冰的眼神,让波风水门将一个是字含在双唇之间,迟迟难以吐出。

    怎么告诉眼前的孩子,他的父亲真的已经因为他这个火影的命令,战死在远疆了?

    好好一个和乐融融的家庭,突然就因为自己的命令只剩下孤儿寡母。

    心中难受如潮水掩盖而来,波风水门实在不忍将残酷的真相吐露出来。

    但,事实已经无法更改,唯有黯然颔首,算是回应。

    “请不要告诉我的母亲。”

    声音依旧是低哑而冰冷,鼬的反应却出乎意料。

    没有暴怒,没有崩溃,更不会竭嘶底里。

    他第一个想到的,反而是担心自己有孕在身的母亲,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挺不住冲击。

    “好!”

    这一次,两位火影同时给了鼬一个肯定的答复。

    得到肯定答复的鼬,头也不回转身就走。

    相比来时的守礼,带一身冷然而去的鼬这一刻非常无礼。他连跟火影告退都没有说上一声就走。

    然而却没有人去在意鼬这点失礼,甚至两位火影心里,更多的反倒是愧疚跟心疼。

    “火影大人,我去准备一下。”

    两位火影正自伤怀,犬冢獠趁机告退,将空间留给两个各有心思,愁眉不展的人。

    “前辈,请带上我。”

    跨出火影大楼的犬冢獠,不出意料的被鼬堵住。

    “雨之国的情况现在非常复杂,基本属于两眼一抹黑。除了危险,我什么都不知道,你确定吗?”

    没有去奇怪短短时间鼬是怎么知道他要去雨之国,不出意外,注定会未来会是宇智波族长的鼬,不缺消息来源,犬冢獠更在意的是鼬此时的信念。

    虽然有些不地道,但在提出将宇智波富岳战死的消息告知鼬的时候,犬冢獠就已经有所打算。

    雨之国的情况很复杂,也很危险,但犬冢獠一开始就打算带上鼬。

    身上挂着部长的职位,火影只吩咐了他走一趟雨之国,没有说让他召集人手,但犬冢獠真要找人,也是应有之义,顶多事后通报一番即可。

    这点先斩后奏的权利,木叶一部之长还是有的。

    雨之国的变故非常突然,甚至让犬冢獠都有种措手不及的震惊。

    因为肆意的崩坏剧情,时间来到木叶48年,太子跟二柱子即将出生的时段时,整个世界,除了一些既定必然会发生的事情之外,所有走势都已经崩毁的差不多了。

    犬冢獠不得不改变以往单打独斗,包打天下的独夫心态跟行事做派。

    他准备打造自己的团队,用以应对彻底崩坏剧情之后的世界。

    雨之国的变故,给犬冢獠敲响了警钟——已经没有那么多美国时间给他爬等级了。

    “我需要把父亲带回来。”

    “而且……”

    鼬没有再说下去。他将眼睛闭上了片刻,再睁开时,已经是殷红一片,左右各两颗墨色的勾玉呈现在红色的眼瞳里,格外显眼。

    写轮眼,一开就是四勾玉。

    已经不需要再赘述什么了。

    写轮眼就是宇智波最好的证明,一切的证明。

    犬冢獠没有惊讶,写轮眼这种血继,他知之甚详。在提议告知鼬富岳战死的时候,就料到了会有现在。

    “不去跟美琴前辈告别吗?”

    沉默着与对视着鼬的写轮眼,仿佛是思考,又像审视,犬冢獠终于开口,默认了没有让他失望的鼬所提出的要求。

    “不必了。母亲快要生了,我想在这之前,接父亲回来,前辈。”

    鼬摇了摇头,拒绝了犬冢獠的提议,他整个人都处在一种冷然又超然的状态。

    绝对的冷静之下,潜藏着疯狂的暴虐。

    鼬看上去像是即将爆发掩藏深处火山的海面。

    “去通知猿飞阿斯玛,夕日红,不知火玄间,迈特凯,日向孝,不管他们有什么任务,都给我放下,直接到木叶大门口集合。我们十分钟后出发。”

    确认了鼬的状态还有心态,犬冢獠再无迟疑,雷厉风行。

    “是,队长。”

    鼬肃然领命,闪身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