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章:噩耗
    “该死。宇智波族长,组织你的人手建立防线,绝对不能让那些平民冲过来。”

    事态紧急,唤不回自来也这个绝对强力的臂助,团藏恨恨的一顿拐杖,转头就抓住了宇智波富岳。

    “我们人手太少,一旦被冲破防线分割开来,绝对不是敌人的对手。不想死的话,干掉一切敢冲击过来的家伙!”

    团藏的命令满是冷酷,一只独眼死死的盯着宇智波富岳,无穷无尽的寒煞之气从他身上冒出来。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团藏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太多了。他必须拿到实权,木叶在此的所有人,除了自来也,必须听从吩咐。

    团藏的决心已经显而易见,大有宇智波富岳胆敢违命,就先下手为强解决内患的意思。

    敌人驱赶平民冲击而至,目的明确的就是要利用他们的仁慈与不忍。

    这是阳谋,容不得半步后退。

    一旦被得逞,敌人早有准备的未知后手,绝对会如怒浪狂涛压顶而来。

    这个时候,绝不是妇人之仁的时候。团藏的冷酷与功利,决不允许这个时候,还有人对他阳奉阴违。

    “富岳,按照长老大人的命令做吧。”

    眼见团藏已经有了撕破脸面的打算,猿飞新之助赶紧规劝还在迟疑的富岳。

    这个时候,木叶内部绝对不能出现矛盾,一切矛头都得对外。

    一个中队的暗部,加上止水,卡卡西,宇智波富岳,还有他猿飞新之助以及团藏,木叶一共不过就这么些人。

    而对面的敌人,看上去却是无穷无尽。

    面对如此之多的敌人,一旦被分割开来,即使是影级,一样会被缠死。

    蚁多咬死象,三代雷影用他的死,告诉了天下这个颠簸不破的道理。

    一万岩忍就能围死三代雷影那样的强人,眼前的敌人纵然多有不如岩忍的,但数量上匆匆扫过眼去,至少也是数万。

    而他们木叶这边,真正能跟影级搭边的,即使算上止水,也不过才两个半罢了。

    自来也毫无疑问是影级,团藏虽老,却也毋庸置疑是影级,止水触摸了影级的边缘,正在不断尝试突破,顶多只能算半个影级。

    再然后,最顶级的战力不过是精英上忍。

    二十几号人,两个半影级,面对至少两三万敌人。无论横看竖看,除了抱团之外,落单都是自寻死路。

    情况也容不得内部才存在矛盾。

    事态紧急,权衡利弊之下,新之助值得规劝富岳,选择最应该走的那条路。

    “新之助,暗部交给你,保护好团藏长老。宇智波族人跟我来,组成第一道防线!”

    有了猿飞新之助的规劝,宇智波富岳就不再迟疑,对于猿飞新之助身上所肩负的,见不得光的任务,作为队友兼好友的他当然心知肚明。

    既然猿飞新之助都能暂时放下一切,团结一致,有了这份背书,事后无论如何他宇智波富岳对谁都会有交代。

    事态紧急,也只能思虑至此,无法再继续完善。

    “敌人有备而来,你多加小心。暗部,跟我来,组成第二道防线,保护团藏长老!”

    最后叮嘱了一句,猿飞新之助听懂了好友的暗示,当即不由分说开始高声呼喊,组成第二道防线,将团藏牢牢围住,兵刃向外,随时准备厮杀。

    团藏的命令被很好的执行了下去,可是却在宇智波富岳跟猿飞新之助的三言两语之间,让他最终的目的落空。

    人手都被分配完了,没留下一点给团藏。

    团藏拄着拐杖一言不发,目光越过两道防线投降汹涌而来的亡命人潮,整个人阴沉的可怕。

    “让开,前面的混蛋快让开啊!”

    “滚开啊,滚!”

    “杀了你们,杀了你们啊!”

    不敢回身反抗杀戮,却对木叶严阵以待的防线毫无避让,汹涌而来的亡命人潮将欺软怕硬演绎到了极致。

    “幻术准备,放!把他们冲开!”

    染着血腥的冷雨落在脸上,宇智波富岳肃然挥手,一字排开的宇智波族人的写轮眼同时转动,无形而致命的幻术冲向前方,直撞人潮。

    战斗,正式打响。

    木叶,依旧是神清气爽的一天。

    白丸脑门上顶着狗蛋,左看看,右闻闻,欢快的穿梭在人群中,偶尔跑的远了,会回头看看后面漫步而来的犬冢獠,然后复又回头继续自己的快乐。

    大白狗头顶好大个蛋,还能健步飞奔也算是咄咄怪事,不过经过白丸不屑的努力,木叶民众们对此已经见怪不怪。

    “千葵,今天是集市,应该有不少卖衣服的商家。你有想好要什么样的衣服了吗?”

    抱着小花,犬冢獠领着千葵徜徉在人群中,不紧不慢追着白丸,虽人流漫步。

    静极思动,正好赶上有集市,犬冢獠就想着,带千葵出来逛逛,给她买点衣服,全当这几年洒扫的些许报酬。

    说好的修行指导是一方面,也不能让小姑娘真的白白洒扫好几年。

    些许衣物,全当是关怀吧。

    “我也要,我也要,小花也要衣服,漂亮的新衣服!妈妈好久都没给我买新裙子了!”

    踟躇着有点不好意思的千葵还没有说话,犬冢獠怀里的小花就先开了口,脆嫩嫩的声音迫不及待又哀怨。

    “好,花花乖啊。一会就给你买新裙子,但你要帮千葵姐姐也挑一些好看的衣服好不好?”

    “嗯嗯,一定帮千葵姐姐挑好多漂亮衣服,小花可会挑衣服了!”

    犬冢花说的稚气可爱,相比原来除了哭还是哭的陌生,现在跟犬冢獠可是亲昵的不行。

    “千葵,你看……”

    “唳”

    正要回头再跟千葵说话,蓦然听到头顶传来清脆铿锵的苍鹰鸣叫,犬冢獠的脸色一变。

    “花花,你先跟千葵姐姐去挑衣服,叔叔有点事要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言罢,不等大小姑娘说话,把小花往千葵怀里一塞,犬冢獠扭头就走,三两步转到无人处,一个瞬身术使出,顿时消失不见。

    再现身时,犬冢獠已经到了火影办公室。

    偌大的房间里,气氛凝重,源头来自两个阴沉脸,低气压的火影。

    犬冢獠扫了一眼,在他之前,已经有几十号上忍等在了这里,他来的算是迟的了。

    “叶山,发生了什么事?”

    简单以眼神跟两位低气压火影打过招呼,犬冢獠受气氛影响,不禁找到了最近才认识的朋友询问起来。

    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不知道,不过看情况,总不会是好事。等等吧,等队长以上的人都齐了,火影大人就会告诉我们了。”

    跟犬冢獠年级相差无几的叶山同样一脸凝重,显然也是受到两位火影跟周围的气氛影响。

    犬冢獠闻言心下一条,暗自琢磨起来。

    “水门,你是火影,还是由你来说吧。”

    等人差不多到齐,三代攥着烟锅,一脸阴郁的把波风水门推了出来。

    “诸位,有一个不好的消息,先前派往雨之国,由团藏长老率领的队伍,除自来也、宇智波止水、旗木卡卡西和团藏长老之外,全军覆没了。”

    站起来的波风水门,环视的目光扫过,一脸沉痛的抛出了一个可畏石破天惊的噩耗。

    “哗”

    聚集了木叶队长以上基本包括了全部的办公室,在波风水门话音未落之前,哗然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