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目的一直很明确
    昏黄灯火不能驱散阴暗。

    挖掘在地下的密室,总有无处不在的阴凉,坚毅又顽强的不肯屈服在灯火的淫威里,仗着主场作战,在劣势中锲而不舍的抗争。

    “兜,怎么样了。”

    一身黑衣,面带冷酷,宇智波信大步走进了专门配备给兜的实验室。

    比外间更加明亮的灯光充斥在实验室中,亮色的灯光将所有的阴暗都赶尽杀绝,甚至连地上的影子都没放过。

    宇智波信本就偏向苍白的肤色,到了这里,看上去愈发像个泡过药水的死人。

    活像个能言能动的丧尸。

    “已经完成了,斑大人。所有安排就绪,只等您下令即可!”

    兜放下了手中的工具,也不处理手上的血迹污秽,一步离开试验台,恭身肃立,语带狂热。

    “很好,那就即刻出发。我已经等不急了,兜,我要开始了,去净化宇智波!”

    “时机已经到了,一切不洁的污秽,都将在烈火煅烧中得到净化。宇智波的荣光不容玷污,它将在我的手中重生!”

    “我是忍界修罗,是唯一的神上,终将引领世界!”

    宇智波信展现着兜拍马难及的狂热,就像癫狂了一样,一双写轮眼红的就像要滴血。

    “您的意志,斑大人!”

    虔诚的顿首,奉上如祷告般的崇敬,兜仿佛受到了感染,成为了最坚定的狂信徒。

    “发起行动吧,兜,就从雨之国开始,那里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我要荡平所有,再重塑一切!权利归于神,我是神上修罗,功成之后,赐予你宇智波的荣光,兜!”

    宇智波信挥手,宽大的衣袖猎猎翻卷,犹如旗帜。他的身上,勃发出狂气,已经目空一切。

    “您的指引,斑大人。不过,绝先生那边……”

    兜丝毫不质疑,恭敬而虔诚,只是小心的提了个问题,却还没说完,就被截断。

    “那个家伙,不用理他。一个冒牌货,总有一天……”

    像美味的汤羹中突然喝出来一颗老鼠屎,宇智波信的脸色变臭,带着浓烈的厌恶以及丝丝含而不发的冷意,却不料这次他的话被兜打断了。

    “斑大人,我们该出发了。先头部队已经发动了。”

    猛地踏步上前,兜矮身做出恭请,好像全然没有听到宇智波信刚才的言论。

    “你……很好。那就出发吧。”

    盯着兜弯腰漏出的后脑勺半晌,宇智波信的脸色变换,最终化作一声称赞,一甩衣袂,大步而去。

    兜亦步亦趋,跟了上去。

    “信,兜,真是有意思。斑找来的两个人,都很有意思啊。”

    灯光炽白,容不下影子的实验室里,宇智波信跟兜离去许久,绝半黑半百的阴阳脸从试验台上冒了出来。

    他看着洞开之后,黑洞洞望不见尽头,犹如深渊通道的外间,扯出一个意味深长的难看笑脸。

    “已经能够自如的克隆生命了,兜,你的天分真的是很高啊,只从学习这方面来说,你比大蛇丸那个家伙还要厉害的多。”

    看了一眼被兜丢弃在试验台上的残骸,猪笼草的声音幽幽冒着凉气。

    “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呵呵,那就看看,最后你们两个,到底是谁能成为那个修罗吧。”

    “再聪明的狐狸,也不会是猎人的对手啊。”

    留下一句冷幽幽又意味深长的感慨,绝再度潜伏而去。

    雨一直下,堆叠在天上的阴云仿佛能压下来。

    “轰——”

    “轰隆隆——”

    此起彼伏的爆炸,犹如一声声响雷,化作音浪滚滚向前,激荡四方。

    先是浓烟缭乱了阴霾的天宇,紧接着没过多久,火光就开始四下散播开来。

    “救命啊,救命”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啊,雨之国!到底是为什么!”

    “不管是谁,半藏也好,还是晓也好,你们都在哪里?为什么不来救救雨之国!”

    嘶喊,绝望,奔逃,交织成一曲亡命悲歌。

    刚刚结束没多久的那场大战所残留给雨忍村的伤痕还未被抚平,新的灾难已经降临。

    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宏大,也更加彻底。

    宛若无穷无尽,或高或矮,或胖或瘦,拥有者差不多同一张面孔的人,像蝗虫一样淹向了雨忍村,淹向木叶的忍者。

    他们冷酷,所过之处,但凡有什么东西阻拦,无法越过时,就直接用忍术轰过去。

    他们无情,所过之处,但凡有什么人经过,只要在攻击范围之内,都逃不脱被攻击的命运。

    血在此时,是最不值钱的染料,大蓬大蓬的喷溅出来,染红了冰冷的钢铁建筑,染红了四通八达流淌的雨水。

    偌大的雨忍村,蝗虫过出,血海涛涛。

    “该死的家伙,你们都是什么人?居然敢屠杀平民!”

    绝望的悲歌,冲鼻的血腥,放眼望去雨忍村已经是烽烟四起,烈焰滔天,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有人在杀戮。

    自来也再怎么好爽,再怎么豪杰,这会也是出离的狂怒。

    放浪形骸是他的作风,不拘泥于世俗礼节是他的洒脱,但作为一个忍者,甚至是一个人,自来也还有对生命本能的敬畏。

    如果不是敌人,又除非必要,他绝不会对普通人出手。

    这是一个人,一个忍者必须遵守的本质底线。

    天性上,自来也是善良的。

    可他现在,放眼望去,却只见到凌虐与杀戮。

    手无寸铁,毫无还手之力的平民正在被屠戮,像鸡鸭牲畜一样被驱赶,驱赶来冲散木叶的防线。

    这种毫无底线,针对性的杀戮,哪怕是雨之国的民众在遭罪,可依旧让自来也暴怒。

    可惜,他愤怒的咆哮质问得不到答案,见多识广的见识也分辨不出来,对面那些犹如蝗虫过境又大肆杀戮的混账到底是什么身份。

    那一张张彼此相似又木讷无情的脸庞,让自来也分辨不出任何有用的信息。

    “混蛋,既然不说话,那就打到你们说!”

    顿足,发力,自来也满身怒火,炮弹一样射了出去,直冲敌人最集中的地方。

    “自来也,不要乱来,他们是故意的,就是要把我们分开!”

    拄拐而来的团藏顾不得往日之间相互的龌龊,高声呼唤提醒,却已经阻止不了狂怒的自来也。

    “熊”

    灼烈的火焰席卷向前,被杀戮驱赶的平民亡命奔逃,慌乱而没有目标,只能任由别人驱赶,旨在救人,无法召唤通灵兽的自来也出手就是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