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注定想不明白
    这一天,又是悠闲的午后,犬冢獠靠躺在院子里的门廊上,衣袂敞开,一头鸡窝,不修边幅的样子,看上去颓废的跟咸鱼没什么两样。

    他好像已经忘记了继续追查杀害犬冢琢磨的凶手了。

    仿佛是沉迷在哄骗犬冢爪的谎言中,认为半藏就是凶手,弄死这个忍界半神后,就对所有事情都有了交代,可以马放南山,刀枪入库,坐等三战结束,和平降临。

    “哎,天天装咸鱼,也是够久了。爪应该不会再有什么疑心了吧。”

    慵懒的挠着胸口,犬冢獠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呢喃,半瞌的眼睑下,透着精明的目光并不搭调他表现出来的无所事事。

    虽然伙同两位火影编了个骗局来安抚人心,犬冢獠还是做出如今这般惬意慵懒来查漏补缺迷惑于人。

    犬冢爪是冲动了些,可并不代表她傻,不然也不可能胜任族长工作。

    谎言已经撒下,犬冢爪要是有什么怀疑,也只会从他这里入手,火影那边是不敢冒犯的。所以,犬冢獠以防万一,不得不装模作样出此下策。

    可实际上,犬冢獠无时无刻不在思考事情。

    他的脑袋,躲在表面的假象里,没有一刻松懈。

    思考二次追查宇智波信踪迹的方法找不到头绪,就换个脑筋,积极整理当初拼命从宇智波那里弄来的五行忍术。

    梳理归纳忍术知识,汲取其中可用的精华部分,偶尔配合白丸,用时光屋的忍术来模拟修行。

    累了的话,再换个脑筋,从已经整理好的部分内容里,一鳞半爪的抓取出来,定制给几个小伙伴的第二份修炼福利。为打造既精且锐,听从支配指挥的团队做努力。

    看似放纵的假象之下,犬冢獠没有一刻浪费。

    “照时间上估算,锅王大人应该快要无功而返了吧。”

    专业性质的问题想的累了,犬冢獠就换着脑筋,开始思考一些比较不那么非脑子的事情。

    算了算时间,也有一段不短的日子了,犬冢獠当即就想到了被火影坑了一把的团藏。

    去雨之国负责后续处理,当橡皮图章的团藏,绝对是徒劳无功。

    火影的安排没有错,因为涉及到写轮眼,而且很有可能是万花筒,于是派出了宇智波的现任族长宇智波富岳出马。

    对上轮回眼有自来也出面。

    队伍里还有猿飞新之助这个绝对心腹作为监察一切的眼线。

    下面具体负责的人,也是卡卡西,止水这些后起之秀的火影系,或者是偏向火影系。

    正面攻坚,从容撤离,势力制衡,上位者的监视,如此一通安排下来,算是面面俱到。

    但火影这些完善的安排做完,蓄力打出的一拳注定只能落到空气里。

    他忘记了把敌人的可能采取的动向也算计在里面。

    来无影去无踪的宇智波信,有过之前被砸破那半藏做筹码的盘算,没有万无一失的绝对把握之前,绝对不会轻易再去雨之国找长门。

    宇智波信跟长门之间的相处可并不和谐。

    一个沉迷宇智波荣耀不可自拔,一个中二病患者,两个精神不正常的偏执狂撞到一起,不闹起来的可能基本没有。

    所以,宇智波信不可能在雨之国等着被抓。

    至于长门,能不能见到也是在两可之间。

    犬冢獠跟他交过手,知道他的情报。长门又是雨之国的地头蛇,自然也会知道自来也到过雨之国。

    那么,等自来也再来的时候,他当然会知道消息,而长门选择不露面相见的可能,恐怕会更大。

    以长门知道犬冢獠身份就悍然不顾,直接出手的做派,为了避免见到自来也忍不住,也就只能躲起来不想见了。

    因为团藏的关系,长门的心态早就已经扭曲,目前仇恨链的第一目标是还不知道已经身死的半藏,第二恐怕就是木叶了。

    长门现身来见自来也,除了尴尬就只剩下谈崩。

    以自来也大包大揽跟长门现在的偏执性格来说,两人相见,话不投机谈崩之后大打出手是可以预见的。

    长门是个有计划的人,为了收集尾兽能够潜藏谋划十几年的人,当然知道怎么趋利避害。

    没有干死半藏之前,长门不会给自己找上第二个仇家。

    何况木叶现在正兵强马壮,光影级就一只手都数不过来,长门到底是是多嫌命长,才会没头没脑的蛮干。

    他只是中二,不是真的脑残。

    综上,宇智波信短期不会现身,长门也会有意藏行匿迹。

    火影的算盘注定会落空。团藏有什么鬼蜮伎俩也是对空发炮。这次的行动,在犬冢獠算来,必然是无功而返的。

    得出这样的结论,也是犬冢獠愿意躲在家里装咸鱼的原因。

    大张旗鼓,光明正大的去对付躲在阴暗中的敌人,得到的肯定是徒劳。

    与其徒自浪费时间,不如好好安静下来,等待机会,伺机而动。

    犬冢獠相信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个道理,没有永远躲藏的敌人,就看他什么时候静极思动,忍耐不出跳出来。

    到那时候,就是他发动雷霆一击的时候了。

    在此之前,蛰伏下来,养精蓄锐,磨刀霍霍才是正经。

    宇智波信杀了犬冢琢磨,是仇人,他的脑袋,犬冢獠是一定要砍的,不然无以祭奠犬冢琢磨的在天之灵。

    火影世界不讲究因果报应,但犬冢獠追求的是念头痛下,所以管他黑绝跟斑爷在计划什么,宇智波信都必须死。

    “不过,还是想不明白啊,为什么是琢磨大叔。”

    雨之国一行最终以失败告终,除了干死了已经名不副实的半神,犬冢獠没有更多实际收获。

    不过也基于这场失败,犬冢獠那一腔沸腾的怒火却平息下去,变成了激荡的暗涌,让他有稳定的心态思考更多。

    于是先前被忽略掉的一些问题首先就浮现出来。

    宇智波信是凶手,可他为什么要杀犬冢琢磨呢?

    不管按道理还是不按道理,犬冢琢磨一个养吉娃娃的,虽然是养狗一族的族长,可也挨不上他们的计划。

    除了真正的疯子杀人才不用理由,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是有目的的。

    “可是想不明白啊,杀害琢磨大叔的目的是什么?”

    得益于脑子里丰富的咨询,很少有问题可能困扰犬冢獠,但这次犬冢琢磨的死,却真的把他难住了。

    确实是想不明白,宇智波信杀犬冢琢磨的动机是什么,为的又是什么目的。

    两者之间,应该是毫无关联的才对。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关键条件不曾找到,而且一定存在着,只是被忽略了。

    “地老鼠就是讨厌。”

    苦思冥想的犬冢獠隐约抓住了那条若隐若现,关联一切的线索,却苦苦深思,煎熬脑汁却不得其门而入,只能无奈骂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