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解惑
    “泉美,有什么问题就说吧。吃也吃了,玩笑也开过了,是该干点正事了。”

    欣赏了一会鼬目瞪口呆的样子,犬冢獠余兴已尽,便很自然的恢复了正经,转头去跟正惴惴不安的泉美说话。

    “来吧小泉美,说说看,你又什么问题想要找我?”

    捧着还有余温的茶杯,犬冢獠恢复了淡然冲和,一点也找不出刚才戏弄人的不正经。

    情绪转换之自然,让一旁的鼬越发呆滞。

    相比几年前在门外听到的眼前这个人跟父母节操满地的互动,今天亲眼目睹,亲身面对,鼬才知道,什么叫做深藏不漏又突飞猛进。

    相比现在这幅全无节操的模样,几年前只是掉节操的犬冢獠,那是何等的有节操。

    “前,前辈。我想请教您,怎么才能开启写轮眼?”

    犬冢獠问起,泉美先是偷眼看了看鼬,却见他还在呆滞中不能回神,于是一咬牙,惴惴的开口。

    “鼬说,前辈您是除了族长大人跟各位长老大人之外,最有经验,也最有可能知道的一个,所以,请务必告诉我!”

    请求出口,泉美一咬牙,指望不上被玩坏了的鼬,于是就一口气把理由都说了出来。

    顺手的,泉美也罢鼬卖了个干净。

    好似生怕理由不够充分,请求不够诚恳被拒绝,泉美交代的很坦白。

    “吸溜”

    轻呷了一口茶水,犬冢獠没有马上给泉美回答,目光借着喝茶的动作,悄然观察了一下一旁的鼬,却见他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看过来,心里就了然了。

    泉美没有说谎。

    鼬是真心想帮她。这里面,还包含着鼬一石二鸟的小心思。

    毕竟,鼬现在也还没有开启写轮眼呢。

    可惜,鼬到底还是有些年轻,做出的推断有失偏颇了。

    估计是因为知道自家老爹曾经给他开放过忍术储备,而且是大开方便之门的事情,所以求告无门的鼬才会想到来他这里撞撞运气。

    宇智波泉美虽然也是宇智波血脉,可是她的父亲却并不属于宇智波,她的血脉遗传自母亲,只能算半个宇智波,而且还是平民。

    连她的父亲,也只能依附在宇智波,做点小买卖养家糊口,泉美小小年纪就得跟着父亲一起操劳,跟鼬一家的身份简直天差地别。

    除了有些血脉关系,除了都能叫做宇智波之外,泉美跟鼬攀不上任何关系。

    哪怕没有宗分家之分的宇智波,比起古板到刻板的日向来说有情有爱的多,可门当户对,豪门规矩,地位差异什么的,还是存在的。

    鼬跟泉美之间,这种差距尤为明显。

    一个半入赘,半依附宇智波家庭出身的孩子,跟忍界第一豪族族长的儿子。

    这中间差的可是够远的了。

    所以鼬想要帮泉美,肯定不能从父亲那边着手。

    说不定,一个弄不好,他就会失去泉美这个朋友了。

    于是只能来找犬冢獠。

    鼬的脑瓜还是很聪明的,知道什么是避重就轻,而且也选了个好时候,趁着宇智波富岳被派出去公干,人不在的空档才找上门来。

    人家这是有备而来,又是送礼,又是任劳任怨,态度恭敬诚恳,除了提一句当初的答应指点的承诺,决口不说什么曾经你受过我家恩惠的话。

    但不说,并不代表可以蒙混过关。

    何况,犬冢獠也并不会装傻。

    虽然鼬表现的很成熟,虽然鼬的猜测在一般情况下绝对是错误的,但犬冢獠看破了鼬的心思之后,短暂的思考,还是决定帮忙。

    “鼬你还是很聪明的。不过要是放在别人身上,恐怕这次你就要白跑一趟了。好在是我。”

    确实也好在是他犬冢獠,这世上,换做任何一个人来代替他接受宇智波富岳当初的恩惠,这会都没办法给鼬一个答案。

    因为鼬根本不清楚,当初他老爹虽然是大开方便之门,却在涉及血继限界的问题上紧守门户,没有行差踏错半步。

    因而,哪怕换成是火影代替犬冢獠赢取一个亡命书生的诨号,也是给不出鼬答案的。

    好在犬冢獠对于写轮眼是知之甚详。

    这就是没有了力量外挂之后,犬冢獠可以仰仗着再吃很久很久的咨询外挂了。

    “前辈,还请指教!”

    看了犬冢獠的架势,显然是知道一些可行方法的,鼬就憋不住,也顾不上心里腹诽,立马站起来,很恭敬的鞠躬。

    一边有些后知后觉,惴惴不安的泉美也跟着起身鞠躬。

    “好了好了,都坐下。泉美亲手做的丸子我都吃完了,还能不告诉你们么?别搞那么煞有介事的样子,无聊的很。”

    最受不了一板一眼的讲规矩,放在大人身上,那是社交环节,影响个人风评的,是必不可少。搁在两个萝太身上,犬冢獠看的就有些别扭。

    几岁大的小屁孩,学什么不好,学一些古板的繁文缛节。活蹦乱跳的挥洒生机跟活泼才是正经的啊。

    “鼬,关于写轮眼,你知道多少。”

    算算时间,二柱子还在他老娘肚子里,鼬应该也还没有开启写轮眼,犬冢獠挥手让两个小家伙坐下,捧着茶开始从自己的角度切入话题。

    重新把屁股坐回去,刚撅起来吹了一阵风的屁股,感受着地板上余温的鼬一愣。

    “写轮眼,父亲说,每个人的开启方式都不会相同。所以,我也很困惑。“

    ”尽管写轮眼是宇智波的血继限界,可我知道的也都是关于应用的方式和方法,对于开启写轮眼,实际上我知道的并不是很清楚,反而很困惑。”

    没有长篇大论,没有自吹自擂,微微一愣之后,鼬的回答很诚实。

    实际上也是如此,如果鼬知道开启洗轮眼的方法,也就不会带着泉美跑来犬冢獠这里,他直接偷偷告诉小萝莉就可以了,何必舍近求远多此一举。

    “这样的吗。那富岳前辈有没有跟你说过一些具体的事例?比如哪个人,是在什么时候开眼,是因为什么事情开眼?”

    犬冢獠轻啜着泉美殷切续上的茶水,又问了个问题。

    “有的。父亲说,止水大哥是追乌鸦的时候,不小心从南贺汌的山上掉了下去,于是开启了写轮眼。带土哥说,他是在跟一个强大可怕的敌人厮杀的时候开启了写轮眼。”

    鼬说了两个比较典型,犬冢獠也知其人的例子。

    “带土……”

    听到鼬转述,关于带土的描述,作为带土开眼的亲身经历者之一,犬冢獠微不可查的抽了抽嘴角。

    你还真敢说啊带土,脸皮不是真不是一般的厚。

    当时你就差没尿裤子了,要不是有卡卡西,祭品你都不知道吃了几回了。

    这往自己脸上贴金贴的,简直毫无违和感啊。

    犬冢獠再次确认了宇智波带土绝对是个人才。

    “止水跟带土我都知道。你还知道其他的吗?”

    “有的,父亲说过很多……”

    接着,鼬又列举了不少以前听到过的实例。

    “不过还是没用的。这些例子无不是遇到危险或者在战斗之中才开眼觉醒。我也经历过田之国的战争,但完全没有一点预兆。”

    说完听来的案例,鼬不无丧气的总结,然后又目不转睛的盯着犬冢獠,想要从他这里得到答案。

    “其实……富岳前辈已经把方法告诉你了,只是鼬你还没有发现。所以,你不可能从我这里得到直接答案了。你还是回去再好好琢磨琢磨吧。”

    听罢鼬的述说,看着他期盼的模样,犬冢獠沉吟了一会,给了一个让他失望之余又迷惑不解的回答。

    父亲……已经告诉我了吗?

    可是,为什么偏偏就是想不到?

    鼬有些不甘心,一闪而过的迷茫之后,更加目不转睛。

    “好了小子,赶紧的哪来哪去吧。方法自己去想,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明白,白亏了还算灵光的脑瓜。别想从我这里得到答案,说出来就不灵了。”

    犬冢獠又开始不客气的撵人。

    写轮眼,作为过来人的犬冢獠当然知道,如果不能按部就班的开启,那唯一剩下的方式就是给他足够的刺激。

    所谓神经病人思维广,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得住他们。

    拥有写轮眼血迹的宇智波一族,很有成为传世神经病家族的潜力。

    宇智波富岳跟鼬说的案例实际上已经很详尽,只是因为怕说的太明白,心里有了准备之后,效果就会不灵验。

    可惜鼬还是过于年轻,没能琢磨透彻掩藏在他父亲各种案例之下的核心宗旨。

    既然人家父亲早就有所安排,他这个外人,就不好横插一手。

    看破不说破,君子成人之美。自认不是君子,却也非小人的犬冢獠,当然不会做惹朋友嫌弃的事情。

    平时也就是开开玩笑,作弄一下人,讨点嘴上便宜,找点开心罢了。

    鼬注定在他这里得不到答案。

    机会难得,寻找时机许久而来,想求道解惑的鼬,趁兴而来,败兴而归。

    “泉美啊,别气馁,要是不开心的话,就多去玩点刺激的运动发泄吧,会有好处的。”

    不忍心看乖巧小萝莉黯然神伤,临走之际,犬冢獠意味深长的奉劝了一句,尽一点心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