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午后
    虽然说了,千葵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地方,随时都可以来找,可第一个找上门来的,却并不是千葵。

    阳光明媚的午后,饱食之余,晒着暖阳,思考问题正昏昏欲睡的时候,鼬施施然的领着他的小伙伴找上了门。

    “鼬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晋升影级,蛇叔的研究还在蹉跎,前行之路变得狭窄,犬冢獠思考着接下来的继续精进的路途,就见鼬领着人施然而来,个子不大,气势到是很足。

    “想找前辈指教,可以吗?”

    鼬很懂礼貌,尽管之前有过并不太好的相处体验,但家学渊源吧,鼬并没有失礼。

    “止水哥还有父亲说,前辈很会指点人。”

    “而且前辈原来也说过,有问题可以来请教。”

    似乎是生怕犬冢獠拒绝,鼬说明了来意之后,紧接着又解释了两句。

    好像是不容拒绝的样子。

    “嘿,小鼬也学会挤兑人了啊。有意思,那就说说看,到底是什么样的问题,居然让你大费周章的。”

    犬冢獠被鼬的郑重挑起了兴趣,不过说话的间隙,目光却一直往鼬身后有些躲闪的小姑娘看。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在鼬身后躲躲闪闪,有些腼腆害羞的小女孩,应该就是那个卖羊汤家的吧。

    犬冢獠的记性一直都不错,虽然当初只是匆匆一面,现在还是很快就想起来了。

    “你是叫……泉,泉美吧,我们见过。”

    犬冢獠同时想起的,还有小女孩的名字。

    然后就啧啧出声,满目揶揄的把目光转回了鼬脸上。

    犬冢獠一副小小年纪不学好的眼神,看的鼬有点满头雾水。

    你这三言两语,表情变化丰富的做派,我宇智波鼬有点琢磨不透啊。

    心思纯洁的鼬,见识过犬冢獠掩盖在光环之下真实一面的鼬,隐隐有些感悟,却无法明确的理解犬冢獠的目光。

    “前,前辈,打搅了,这是带给您的礼物,还请务必收下!”

    有些羞涩,有点紧张,宇智波泉美被犬冢獠说到后,也就无法再躲闪在鼬背后,局促而恭敬的将捧在怀里一个便当鞠躬递上。

    “里面是什么?你自己做的吗?”

    便当很普通,偏向于少女风,严丝合缝的扣着,没有什么味道发散出来。犬冢獠随手接了过来,看着泉美这样的做派,心里有了明悟。

    这次鼬突然跑过来,恐怕并不是他有什么问题需要求教,而是来帮泉美问事的才对。

    如果不是,以鼬的性格,他自己一个人过来,或者带人过来就是了,根本就不会想到拿什么礼物。

    别指望豪门贵子会知道什么一般人家初次上门的礼节。

    “啊,是一些丸子,都是我亲手做的!希望前辈喜欢!”

    见犬冢獠二话不说就接过了便当,泉美暗暗松了口气,却还是有些残留的紧张,被问话弄的一愣,可等说到自己亲手做的的时候,小姑娘还是没忍住漏出灿烂纯净的笑脸。

    她对自己的手艺还是很有自信的。

    “亲手做了这么多吗?真是辛苦了。嗯,闻起来感觉好香。你有个好手艺呢。“

    ”鼬,别站着了,去里面把桌子搬出来,顺便带上茶,不能浪费了这份美味,一定要配上茶水才可以。”

    对泉美如沐春风,对鼬使唤起来就毫不客气,犬冢獠的差异对待非常明显,而且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有求于人的鼬,没有表示不满,默默的按照吩咐去办事。

    “嗯糯米的丸子?哦,这个是红豆的。说起来,如果小红豆在的话,你们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的。”

    支走了鼬,犬冢獠就有些迫不及待的先吃了起来,边吃边招呼着听到称赞,笑容满面,拘谨的站着的泉美坐下。

    “泉美恐怕不知道红豆吧。她跟我是同门,很有意思,很大度的一个女孩。“

    ”她比你稍微大几岁,是个非常喜爱丸子的人。如果能认识泉美你,她睡觉都会笑醒也说不定。”

    “怎么可能啦。睡觉怎么会笑醒呢?前辈,不可能的啦。”

    犬冢獠吃的开心,说的有趣,泉美都看在眼里,那点拘谨慢慢就散了,一点一点,找回了小姑娘独有的活泼气息。

    “那是你不了解她。你听,她连名字就叫红豆了,还不明白她多喜欢丸子吗?“

    ”如果她有一个泉美这样做丸子手艺出色的朋友,肯定会笑醒的啊。”

    “真的?还是想象不出来呢。”

    犬冢獠说的笃定,泉美到底还是小孩,又对他有崇拜,于是就变得有点迟疑不定起来。

    “咯哒”

    略重的桌脚落地声打断了两人之间愈发和谐的交流,鼬板正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来,可明显过重的动作,还是出卖了他的心情。

    鼬不开心。

    身为串联两方,至关重要的中间人,却要被派去做苦力,你们两个到是聊的很开心。

    这不公平!

    明明人是我带过来的,还没介绍呢,你们就毫无障碍聊的热火朝天了,我是多余的吗?

    “咕噜噜”

    茶水倾倒,清香四溢。

    敏感的感觉到鼬心情的泉美殷切的拿过了茶壶,接替了鼬的后续工作,给大家倒上茶水。

    犬冢獠将装满丸子的便当放到桌子中间,用意味深长的眼神不停的瞟正襟危坐的鼬。

    多大点人呢,这就学会吃醋了啊。

    所以说,鼬你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时候跟人家勾搭上的?

    虽然说已经上过战场了,可鼬你现在才几岁啊?这就知道勾搭女孩子了,是不是有点太早熟了啊。

    “前辈,请用茶。”

    恭敬的将茶水推到犬冢獠面前,泉美紧接着开始给鼬准备。

    看着专心致志模样的小姑娘,又看看一本正经的鼬,犬冢獠一手拿着丸子,一手捧着茶水,样子很不正经,目光充满谐趣。

    小萝莉在伺候小正太,萝莉专心致志,正太一本正经,看上去莫名的就有些喜感,也有点和谐。

    金童玉女,很像那么回事。

    只可惜,作为当事人的双方,貌似还没有发现彼此似乎都有那么点意思。

    只是感觉相互之间习惯了而已,并没有去想太多。

    “所以说呢,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看金童玉女懵懵懂懂却琴瑟和谐,犬冢獠抿着茶水不禁笑的愈发开心。

    “茶也喝了,丸子也吃了。好处我都通盘接受,鼬,谢谢你带泉美过来,才有这份午后的茶点享受。剩下的我来收拾就好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吃完最后一串丸子,捧着泉美殷切添满的茶水,犬冢獠忽然说起了吃干抹净,请人送客的话。

    一直沉默的鼬,一双眼睛顿时就瞪圆了。

    木叶怎么会有你这么无耻的人!

    鼬很震惊。知道犬冢獠不靠谱,却没想过,居然会这么不靠谱。

    吃了我们带来的东西,把我当苦力用了一回,泉美还前前后后伺候着,这会吃饱喝足,张嘴就赶人了。

    你还要点脸吗?

    午后暖暖的阳光照在门廊,清风攀过院墙,吹拂在脸颊带来舒爽,宇智波鼬时隔数年,第二次正式面对犬冢獠,还是没有招架之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