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云手
    团藏的人很平静,但气势却很盛。

    通常无理都能搅三分,何况现在确实是专业对口,也无怪团藏倚老卖老的看上去有点颐指气使,高压威逼。

    波风水门不傻,当然知道团藏看似就事论事,义正言辞的做派下包藏祸心。

    可从大局出发,团藏的要求合情合理,于是一时半刻,经验还是显得不足的波风水门,就拿不出态度。

    同意吧,以团藏的尿性,坑定有他的小九九。

    不同意吧,专业负责鬼蜮伎俩的团藏,他有权利驳回安排。

    刚上任没多久,大家希望看到的是权利平稳过度的和谐友好。现在就跟团藏产生冲突,恐怕不利于日后。

    你一个刚上任的火影,屁股才坐热就要怼木叶劳苦功高,奉献了一辈子的长老,你这是想干什么?

    明知团藏义正言辞之下是不怀好意,却因形势所迫,让波风水门踟躇难定决断。

    粉嫩火影新人波风水门,猝不及防就被谋定而后动的团藏逼到了角落。

    独眼炯炯有神,团藏有恃无恐。

    “就让团藏来负责吧。没有人比他更合适了,水门。”

    出人意料的,三代出声解了围,却是偏向了团藏。

    好似三代还在包庇偏袒他的老伙计。

    “既然如此,那就由团藏长老来负责好了。”

    波风水门没有反对,甚至略作思考就很干脆的敲定了三代的提议。

    他的上位,有老师的助力,但更多的确实三代的力捧。现在三代虽然明显的偏帮团藏,可波风水门不认为三代会打压他这个火影。

    既然三代坦然的同意了团藏的提案,甚至不顾及他这个火影的延绵,插手其中,那必然有他不知道的考量在其中。

    “猿飞,你这次……”

    很意外居然是三代越权做了赞同的决断,团藏稍稍的错愕,旋即就是欣喜。

    猿飞,你成为了长老之后,终于明白了我当年的苦心,要跟我站到统一战线了吗?

    抱着这样的心思,享受突然而来的幸福,团藏的老奸巨猾也忍不住要说上些好话,却不料才开口,就被打断。

    “由团藏全权负责,让暗部去协助。目前的局势,根不能轻易出动,必须要保证安稳。”

    “那就让卡卡西带队去吧。”

    “再加上宇智波富岳的队伍以及宇智波止水。年轻人,就应该多锻炼锻炼,不然以后怎么委以重任?”

    当三代第一句话出口,波风水门就已经理解了其中蕴含的深意。

    两人一唱一和,你一句我一句,三言两语就将事情彻底的敲定了下来。

    正所谓,背黑锅你去,堵抢眼你来,汝妻女,吾养之。

    全权负责的是团藏,手下干事的却不是他的属下,命令由团藏来下,具体由火影系负责执行。

    事成之后,你好我好大家好,最大的功劳给你团藏。

    一旦事情出现什么不必要的反复,或者干脆最后办砸,那就都是你团藏要负责的了。

    日后要是有莫欺少年穷的仇人打上门来,怼不过的话,就把你团藏扔出去完事。

    而且,任务能不能成功,还要看具体负责执行的人,会不会全心全意的听从团藏的指挥。

    而这配不配和的问题,几乎是一定的,团藏不闹事,不打小心思,那就你我上下相处和谐,一旦有什么不必要的心思,客气点那就阳奉阴违呵呵了。

    不客气的话,指不定就是有人振臂一呼,按个罪名把团藏拿下,听候处置。

    看似迫于团藏的威势,三代不能眼见波风水门下不来台,无奈答应了提案,实际上,玩弄权术几十年的三代,姜桂之性,老而弥坚。

    “志村,雨之国的具体情况,稍后就整理成详细的情报给你。这次有不少年轻人,你的责任重大,一定要小心谨慎才好。”

    “呵我也是老糊涂了,志村你一直以来都是小心谨慎的,我到是多虑了。”

    这边跟波风水门愉快的敲定了一切,转过头了,三代就小秘密的嘱咐,自嘲,温和的像个老山羊一般。

    团藏不但赞同的话说不出来,脸上半漏不漏的笑意彻底僵硬,瓷楞的瞅着三代,嘴巴半张着,再合不拢了。

    什么退休之后成为一伙,什么猿飞日斩地位转换终于理解了他的苦心,全特么都是狗屎!

    你特么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呢!

    猿飞……

    志村团藏感觉心肝脾肺脏,没有一处不想爆炸。

    他被狠狠的耍了,就在蓄谋已久,携势而来,眼看就要压服新嫩活用波风水门的重要时刻,被猿飞日斩耍了个干净。

    非但如此,还连消带打,把个套马圈死死的绑在了他的脖子上,而绳子的另一头,就攥在狼狈为奸的一老一少两个火影手中。

    本意是彰显存在,是谋夺好处,是趁着新老接替的空隙夯实自我。然而这些都让三代一把散手毁了个干净。

    这还不算,三代反手一把,挖了个坑,反倒把他给踹了下去。

    以团藏的智慧,绝不至于看不出三代说动波风水门如此安排的深意。

    我特闷现在除了是名义上的领导,下面都被架空了,你特么还让我怎么不去想?

    深深,深深的看了一眼笑容温和的三代,团藏沉默了许久,闷不吭声。

    气氛有些压抑下来。

    本以为我们垂垂老矣的时候,可以心意相通,成为守望相助的伙伴。

    却原来,是我错了啊。

    猿飞日斩,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

    团藏此刻的心态是复杂的,那一描述的。

    如果可以的话,团藏现在最想干的,就是直接将三代怕扒皮抽筋,再翻来覆去的虐上一百遍。

    放下了火影的胆子,转职成导师跟幕僚的三代,在团藏眼里,变得比原来更可恶。

    如同打破了枷锁,不再是火影的三代,再也没有了曾今束手束脚的限制,怼起团藏来,更加得心应手。

    “雨之国的事情,就拜托了,团藏长老。”

    波风水门用他的郑重其事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对峙。

    他看上去一本正经到甚至让人感觉有点傻,好像完全没有看出来三代跟团藏之间的剑张弩拔。

    窗外是黑暗中隐约可见的灯火阑珊,从办公椅上站起的波风水门面目庄严,能看出来的,只有一心为公。

    三代的叮嘱跟自嘲就像一坨屎塞进了团藏的嘴巴,波风水门这一生郑重其事的嘱托,更是像跟搅屎棍,一下将嘴里的屎捅进了喉咙。

    团藏恨恨的最后瞅了一眼捏着烟锅,一副老态龙钟模样的三代,一言不发,回身就走。

    这个地方,他不想再待下去了。再继续带着,他怕会忍不住干死着两个一老一少的狐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