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讨论
    关于长门的轮回眼,关于宇智波信的写轮眼,关于雨之国目前的状况,以及晓的一些情报,犬冢獠都在细细思考之后,有选择的写进了报告中。

    没有一上来就直接把什么都抖落的底掉,而是在可以接受的,合理的范围之内,犬冢獠有保留的,重点凸出的,透露了一些出来。

    辅以雨之国一行的前后,犬冢獠花了大半天时间,只到华灯初上,才堪堪写完这份意义不凡的报告,连夜交到了两位火影那里。

    波风水门跟三代都很重视犬冢獠交上来的这份报告。

    “这是自来也交上来的报告,还有信息部交上来的报告。”

    三代将犬冢獠以及自己拿来的三份报告一通展开在桌面上,神色有些凝重。

    三份报告,各有重点,相互补充,基本上将犬冢獠雨之国一行的前后都呈现在了两位火影面前。

    “自来也老师的报告基本上只有补充作用。信息部交上来的报告里唯一有用的信息,就是半藏和大蛇丸斩获的两个敌人,基本没有得到任何可用的信息。”

    “综合起来,只有小獠的报告最有作用,是核心。”

    吧嗒的抽着烟锅,三代跟波风水门说着总结性的话,已见岁月的眉头颦蹙着。

    半藏的脑袋里提炼不出来什么有用的信息可以理解,身为一方一国的首领,自然会对身后事有所防备。

    但由自来也转交,大蛇丸斩获的两颗脑袋,里面同样空空如也,一片空白,就有些难以接受。

    “敌人,很棘手啊。”

    沉吟了片刻,三代又做了总结发言。

    “獠的报告里提到过,自来也老师提交上来的战果里,有一个自称是宇智波斑。“

    ”三代,我曾今在草之国任务中跟一个有写轮眼的老人交过手,后来我跟富岳前辈证实过,那个老人很可能就是宇智波斑。”

    “还有那个叫长门的人,自来也老师以前提到过,也是他的弟子。獠说他有轮回眼。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联系?”

    波风水门一如三代那样皱眉,神色凝重。

    真的全面了解信息之后,两位火影都意识到,情况有些出人意料的复杂,同时也很严重。

    先不说写轮眼外流,就只是宇智波斑,跟传说中的轮回眼,就已经很让人难以下手。

    宇智波斑,曾经的绝代双骄忍界修罗,轮回眼,传说中的仙人之眼。

    在妙木山修行过的波风水门,对这些都略知一二。

    这两样,哪一个单独拿出来,都会很棘手,更何况如今还交织在了一起。

    也难怪,以犬冢獠斩杀半藏的实力,雨之国一行也是败垒而归。

    “宇智波斑那个,估计是有人冒名,想要狐假虎威,做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三代的判断很坚定。

    “可是,三代……”

    波风水门有不同意见,曾经跟宇智波斑亲自交过手的他,并不觉得事情会这么简单。

    “忍界修罗早已经死了,就死在初代手中,这是事实!”

    然而,蒙受初代教导,沐浴初代荣光,坚定不移的信奉火之意志的三代,心里有他的固执。

    他不相信,宇智波斑能在千手柱间手下逃得一命,在初代死后数十年,还能出来兴风作浪。

    “那么,三代大人,关于仙人眼的事情,怎么处理?根据獠的报告来看雨之国目前的状况,仙人眼也是个很危险的源泉。”

    三代的坚持让波风水门不能再继续之前的话题,于是便开始讨论关于长门的轮回眼。

    每个人心中,多少都会有一些地方,如同信仰一样,不容许任何人触碰。

    初代就是猿飞日斩心里的那份信仰。

    犬冢獠的报告中,有将雨之国晓跟半藏之间的冲突和结果原原本本的呈现。

    而且长门的存在,还牵扯到了自来也,这个问题并不比宇智波斑存活与否简单。

    所以,这个问题并不比被三代否定的宇智波斑问题好解决,同样的棘手。

    “水门,你觉得呢?”

    三代没有顺着波风水门的话往下走,反倒是反过来问询,将问题原封不动的推了回来。

    之前的话题,涉及到他的信仰,因而强势的反驳,已经属于逾越,现在再顺着波风水门的话题直接说解决方案,这不是他这个退休后的火影指导员该干的事情。

    虽然对很多规矩并不那么在意,比如偷窥澡堂什么的。

    但涉及到上纲上线的问题,三代却是个固执的老头。

    给火影提供建议,传授经验是他的职责,解决事情,定下计划,却是属于波风水门的权利。

    不越权,就是猿飞日斩这个功成名就,还能急流勇退的老火影成功的秘诀之一。

    “不如,让自来也老师再走一趟雨之国吧。三代认为呢?”

    波风水门对三代的不答反问的智慧不见丝毫异样,或许是根本未曾看出来。沉吟了片刻,提出了一个可行的方案。

    “那就由老夫来通知他好了。”

    三代吧嗒了两口烟后表态,赞同了波风水门的方案,同时还很自然的给了波风水门一个方便。

    自来也是波风水门的老师,虽然现在波风水门已经贵为火影,但吩咐自己的老师去做事,多少还有些不便。

    但如果是由他这个三代来指使自来也干活,那就再名正言顺不过。

    有事弟子服其劳,可不就是这么一个道理么。

    “猿飞,恕我不能同意这个方案。”

    “咄,咄……”

    房门开处,半藏拄着拐杖,龙行虎步而来。

    “团藏,这里是火影办公室,不是你的暗部!”

    三代看着团藏瞪眼,高声呵斥,不悦之色溢于言表。

    他当权的时候,因为是自幼一起学艺的伙伴,同门子弟,还能容忍团藏这种如入无人之境的嚣狂。

    可现在,身为火影指导员以及木叶长老,维护火影无上的权威就成了首要,当然不能对团藏的行为视而不见。

    火影办公室,非召不得见。

    团藏不请自来,还气势汹汹,乃至偷听火影决断的行为,已经是对火影权威的巨大冒犯。

    不过,三代还是念在过往的情分上,避重就轻。

    “老夫曾经联合半藏,就是因为仙人眼。那是个十分危险的东西,老夫试图将他控制为木叶所用,但没有成功。”

    无视了三代的呵斥,团藏径直来到波风水门面前,自顾自的述说。一声一声的老夫,把倚老卖老的派头摆的很足。

    一只独眼目光偏冷,古井无波的注视着波风水门,团藏自始至终未曾看三代一眼。

    尚是三代火影的猿飞日斩,他志村团藏还要敬让三分,可私下里也是各种不服,各种怨怼。

    如今同为长老,名义上三代以火影退位,是大长老,但已经将权利全部移交的猿飞日斩,根本不被团藏放在眼里。

    根部,可一直都在他手中。无论是三代时期,还是四代时期,这一点都无有改变。

    有根,就有底气。

    大丈夫,权在手,胆气自硬。

    “自来也解决不了轮回眼的。这种事情,火影,应该交给我的暗部。这种事情,只有我来处理,才最合适。”

    这一刻的团藏是骄傲的,他看着沉思不语的波风水门,平淡中见笃定。

    团藏倚老卖老,摆出了我才是专业的架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