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调整
    “啊獠……”

    抱着孩子,犬冢爪等候在庭院里。

    清风吹过,抚动伸过了院墙的枝叶,细碎的婆娑声入耳,整洁却空旷的庭院,一时间好似无垠扩大起来。

    空旷的好似无际旷野,犬冢爪是草浪涟漪之间,那一颗唯一的小树。

    母亲的刚强,还有自小养成的暴躁脾性,让犬冢爪在父亲骤然去世的打击下坚持了过来,虽然是悲惨不过的事情,可她并没变得有太孤苦无依。

    只是抱着孩子的她,看似平静的她,还是免不了有一些凄凉。

    等到犬冢獠归来,她却问不出口已经酝酿了许久许久的问题。

    没有囫囵的话,都是她此刻心中的忐忑。

    万一,万一犬冢獠并没有抓到凶手呢?

    那该怎么办?

    急切的需要知道答案,却又踟躇着不敢直接问个明白,生怕得到不想要的,叫人失望的答案。

    大咧咧的犬冢爪,这一刻是踟躇,是忐忑,是敏感的。

    “已经杀掉了。具体经过,会由火影大人来公布。所以,放心吧!”

    并不意外犬冢爪的守候,也未在意她的敏感忐忑,犬冢爪婆娑着怯怯的小花脑袋,用平淡的口吻述说,说着有推诿嫌疑的话。

    他不想直接跟犬冢爪说明情况,让半藏来背锅的事情,由火影说出来,会比他更靠谱一些。

    权威,有时候比情分更有可信的力量。

    而且,他跟犬冢爪太熟了,若是平日那个大咧咧的犬冢爪,他还有信心糊弄,可现在变得纤细敏感的犬冢爪,他没有信心对她撒谎。

    所以,言多必失,还是缄口少言吧。

    “小花花,好久不见了,有没有想我啊?”

    逗弄着情绪低落,怯怯怕生的小花,犬冢獠不着痕迹的掐断了话题。

    “哥哥,欢迎回来!”

    到底是曾今当过一阵子奶爸,亲手带过的孩子,小花也已经记事,没有忘记犬冢獠这张脸。

    “要叫叔叔!”

    手掌盖在小小姑娘的脑袋上,犬冢獠很义正言辞的纠正小花的错误叫法。

    “是哥哥!”

    小孩子,有时候总是执拗的。

    “好吧,小花花高兴就好。”

    孩子单纯又纯洁的小小执拗,总叫人不忍心伤害,犬冢獠也就由着她。

    “进去坐坐?”

    跟小花互动过,犬冢獠才又把目光转回了犬冢爪身上。

    她看上去,已经从患得患失中恢复过来。

    “不了,还有好多事情需要处理。这就走了。”

    忽然的,有些给了犬冢獠一个大白眼,犬冢爪抱着孩子几步就迈出了大门。

    “当了族长,确实成长不少呢。”

    目送犬冢爪远去,看着她的坚强,犬冢獠确认,之前未曾经过同意,直接跟火影敲定,将她扶上犬冢一族族长之位,是个再正确不过的决定。

    成为一族之长,责任重大,心有牵挂的犬冢爪,没有完全迷失在失去至亲的痛苦中。

    她是个坚强的女人了。

    “接下来,就让我好好写上一份报告吧。”

    窗明几净,摊开一张空白的卷轴,犬冢獠捉笔,开始思考。

    这次雨之国之行,犬冢獠注意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一直以来,他都有些过于自信,或者说是刚愎自用了。

    在雨之国之前,也出现过白丸寻回战这样险些丧命的事情,可当事情结束之后,他并没有太过于在意。

    因为想着,还有外挂作为仰仗,影级可期,是最大的保障,所以行事上总有些独来独往的肆无忌惮。

    封印全解,一步踏入影级,从毕业到成年,短短不足五年时光,从中忍跨入了目前天下顶尖行列。

    犬冢獠行事,有些过于骄傲自大了。

    然而,突飞猛进,盖压当代的实力跟风光,让犬冢獠忽略了自己性格上产生的偏差。

    所谓身怀利器,胆气自壮。

    我有能够摆平一切的实力,何必多求于人。

    步步拔高的实力,还有说是不太在意,却汹涌而来的各种风光跟荣誉,还是让他无意识中迷失。

    直到雨之国大败亏输,犬冢獠才蓦然发现,不知不觉中他就沦陷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就有了千手柱间或者是宇智波斑那种一个人也能包打天下的心态。

    明明没有那份实力,却一叶障目。

    什么事情,都想着自己一个人可以搞定,哪怕是寻求帮助,一般也是让人来敲敲边鼓就是。

    好比让三忍在雨之国给他收尾。

    如果雨之国的行动,从一开始就让三忍都参与其中,结局定然是会不同的。

    “不能共享情报什么的,成了我百用不爽的借口啊。”

    握着笔,犬冢獠这一刻静下心来,做自我检讨。

    以前实力不过是个中忍,时刻要地方团藏趁虚而入,用无法共享情报,解释不清情报来源作为借口,拒绝跟他人协力,还说得过去。

    但这次雨之国一行,这样的借口就完全有些站不住脚了。

    团藏接连在蛇叔跟他还有三代那里吃到闷亏,最近已经销声匿迹的像神隐,而且他自己也是实打实的影级高手,自身的实力,早就是最好的保障。

    信息来源什么的,解释不清就解释不清,只要查不出鬼蜮心思,也不过是怀疑他有了自己的势力或者情报网而已。

    难不成还会有人真的以这个消息来源不明为借口,跟他发难吗?

    参照原著的自来也,他什么时候共享一些消息,会被人怀疑居心叵测了?

    所以,犬冢獠终于意识到,错的不是别人,不是世界,而是他自己出了毛病,心态有了问题。

    一切都是借口,说服自己刚愎自用的借口。

    “好在还不晚。”

    正视问题所在,拨开云雾见青天,犬冢獠不是矫情的人,更不是半藏那种明知道事不可为,却自欺欺人,包袱严重的人。

    接下来的对手,将是黑绝这个忍界第一黑手,以及宇智波信,还有长门这两个分别继承了斑爷衣钵的绝代高手。

    以他目前区区影级的实力,虽强,却并无法镇住场面。

    对手的实力,已经拔高到了规格之外,他却还在用对付规格之内敌人的思维考虑事情。

    雨之国一行,万幸没有一意孤行到底,做了一些万全的准备,否则就真的要跪了。

    “是时候,调整一下我的心态了跟行事处事的方针方式了。”

    深刻的自我检讨反思,犬冢獠没有什么不喜,未来的敌人已经超进化,他当然不能沉浸在目前的成就中沾沾自喜,故步自封。

    “就从爆长门开始好了。”

    笔落,白纸黑字,犬冢獠也有犬冢一族雷厉风行的秉性,想到就做,从现在开始。

    他要有选择,有计划的,将一些消息透露出来,不再众人皆醉我独醒。

    独木难成林,木叶豪杰多,都可以成为他终极目标的助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