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死了也要背锅
    半藏死不瞑目。

    原本也是时代弄潮儿的一代人杰,避开了已经彻底成长的三忍,不敢正视长门,半藏左右权衡选了犬冢獠来做靶子。

    可惜半藏机关算计,却到了还是枉送了性命。

    这跟半藏的计划出入很大,他有理由死不瞑目。

    不过是一个看上去强大,面相还带稚嫩的小鬼罢了,能翻出什么花样来呢?

    可事实上,犬冢獠确实翻出了花样,且是一朵噬人的霸王花,一口闷下去,不但让他功亏一篑,还反取了他的性命。

    一直都认为胜券在握的半藏,根本没翻起什么像样的浪花。死的干脆利落,甚至有些憋屈。

    失去了信念,本质已经堕落,根本不敢正视长门,却还要强自支撑着的半藏。

    宁肯用谎言蒙蔽催眠自己,惶惶如丧家犬却一直不愿意正视现实的半藏,早已经是外强中干。

    毫无波澜的死在犬冢獠手上,对他这位半神来说,不是个太好的结局。

    原来的他,享誉着半神之称的他,是新神登基的垫脚石,虽然死的窝囊,却也不那么失体面。

    但现今死在犬冢獠手中,虽在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

    半藏,看似精明,实际上还是选错了对手。

    半藏曾经的声名赫赫,曾经的雄心壮志,还有他千般算计,万般筹谋,都因一死,在这方无名的小地方化为飞灰。

    无视山椒鱼绝望之后喷吐的巨量毒气,犬冢獠挥手将半藏枭首,一把拽过死不瞑目的六阳魁首,招呼了白丸,再不看一眼现场,毫不留恋的大步而去。

    他淡定的就行刚刚不过杀了个无名小卒,而不是让曾经的神话死在这个无名的小地方。

    犬冢獠的终极目标订的很高,一竿子直接就捅到了忍界至高境界,一直以来印象深刻的对手,也多是功成名就的高手。若是换成还未堕落的半藏,他到是会激动一些。

    可现如今的半藏,全凭一口不甘心的自欺欺人强撑,已经从影级巅峰花落到勉强维持着境界不坠落,实际上已经是比罗砂还差,基本已经是影级垫底。

    这样一个对手,这样一个战果,犬冢獠已经不放在心上。

    本着废物利用在雨之国坑了半藏一把,也没想过之后会怎么样。在犬冢獠眼里,半藏已经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不知好歹的送上门来,也就是顺手而为,聊胜于无的收获罢了。

    叱咤风云之辈,总免不了败给时光消磨,当年风骚,只不过给如今落幕多添了几分色彩。

    之后的路途,波澜不惊。

    只是,当犬冢獠将半藏的脑袋摆在波风水门的办公桌上后,还是引发了一阵巨大的波澜。

    犬冢獠看不上半藏,因为他对半藏的情况很了解,可耐不住别人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内情。

    一个不过刚刚成年,脸庞细看还带着稚气的家伙,说是出去追凶,没奈何得了凶手,反倒顺手搂草打兔子,一副无所谓模样,却把忍界无数人忌惮不以的半神脑袋拿了回来。

    这事情本身就已经是个巨大的冲击,又加上犬冢獠那副满不在乎,漫不经心的模样,这波澜跟冲击就愈发震撼人心。

    “小獠,你可真是……”

    虽然苍老,却看上去越发精神,大有春风得意之感的三代,捏着他的烟锅子,直到里面的星火熄灭,才从犬冢獠带来的震撼中回过神。

    真是什么,三代没有说囫囵,欲言又止,满腹感慨都罩在脸上,看着满不在乎的犬冢獠,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好歹是忍界公认的半神,说实话,可能还要比他这个忍术之神强出半筹的半藏,好大一个六阳魁首,就被犬冢獠这么拔萝卜一样拎了回来。

    作为同一个时代走过来,一起在当年风云激荡的年代弄潮的三代,虽不曾正面对抗过半藏,却也是神交已久。

    如今蓦然见到半藏死不瞑目的脑袋,三代一时感慨良多,有些失语。

    “半藏,就是凶手吗?”

    还是波风水门更年轻,接受能力也更强一些,或许是他没有经历过半藏叱咤风云的巅峰年代,对半藏的认知没有那么深刻,于是反倒比三代表现的更镇定。

    “不是。他是自己送货上门的,我就顺手收下来了。“

    犬冢獠说的是实情,可他的态度太过清淡,反倒让两位火影,老的那个愈发目瞪狗呆,年轻的那可也是有些不知作何评述。

    喂,摆在桌子上的那个脑袋,可是赫赫有名,震慑一方的半神半藏。

    你个小年轻,一下子就把这么一个人干掉了,这是多惊天动地的事情?

    你不要这么无所谓的好像随手在路边拔了根狗尾巴草好不好。

    你这样,我们就没有办法好好沟通过了你知不知道!我们实际上,跟人家也不过是半斤八两之间罢了。

    你这样的态度,我们该用什么心情啊!

    一时,日照充足的火影办公室里有些冷场。

    ”凶手另有其人,而且非常棘手。老师帮我聚齐了三忍,依旧没能拿下凶手。不过,还是希望火影大人能够对外宣布,已经将凶手绳之以法!”

    片刻的沉默,无视三代后生可畏变到有些自我伤感的眼神注视,犬冢獠淡定的抛出了个请求,话里带出了更让人震惊的东西。

    “居然聚集自来也老师的小队,加上獠也没有抓到凶手吗?”

    波风水门抓到了犬冢獠透露的重要信息,瞬间凝重了起来。

    以前知道犬冢獠厉害,但到底有多厉害却不清楚,因为没有拿得出手的大斩获。

    然而现在,一副无所谓态度,说是搂草打兔子,却都能干掉半神半藏这份成绩出手,让两位火影知道,眼前这个看似年轻,实际也年轻的少年,至少跟他们相差不大。

    便是拥有斩杀半藏能力的犬冢獠,加上木叶的三忍也没能拿下凶手,那么所谓的凶手,到底强大到了怎样一种叫人惴惴难安的境界?

    “把详细的经过写一份报告上来。关于你刚才的提议,可以考虑。目前也不宜出现实力不明的敌人,用半藏的人头来安抚人心,可以考虑。”

    到底是三代比较老辣一些,在波风水门凝重的时候,他敲了敲烟锅,面色平静的接过了话头吩咐下来。

    连续的两个可以考虑,显然三代已经明白了犬冢獠的心思。

    他想用半藏来背锅,将目前蠢蠢欲动的犬冢一族先安抚下去。

    基因中带着兽性因子的犬冢一族,早在犬冢琢磨这个德高望重的族长惨死时,就已经变成了暗潮汹涌即将爆发的火山。

    只因为犬冢獠雷厉风行,两位火影顺水推舟,着他全权负责追查凶手,迅速又毋庸置疑的形成了事实,才勉强压制住了犬冢一族的怒火。

    如今,犬冢獠虽然干掉了半藏,却不过是殃及池鱼,对于追凶事件却是未尽全功。

    这个消息一旦公布,恐怕就是火影,都再压不住犬冢一族爆炸。

    目前三战将歇未歇的敏感时刻,木叶已经在战争中得到了足够多的回报,不宜多生事端。

    无论事端是好是坏,树大招风的木叶,此时最需要的就是治之以静,坐等战争彻底结束,不要再起任何不必要的波澜。

    如此这般,木叶就可以安心的享用从三战的血海厮杀中攫夺来的最大的那份美味。

    只是事情总需要有个大家看得过去的交代,于是就没有比这会摆在桌子上的半藏跟好用的夜壶了。

    死人,是不会在乎自己背不背黑锅的,就算在意,也无法分说。如果半藏在天之灵知道,在他死后还要背锅,恐怕会后悔到老泪纵横吧。

    还在学习期的萌新火影波风水门,到底没有风风雨雨摸爬打滚几十年过来的三代老人家那份阅历跟目光深远。

    他这边还在凝重,三代那边已经收敛了感慨跟自我伤感,利落的拿出了火影的处事手腕将事情处理。

    且话里话外,三代并不是太过于在意犬冢獠说的,集齐了三忍也无法拿下凶手。

    走过宇智波斑跟千手柱间相爱相杀的岁月,三代不认为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人能够强过这两位天骄去。

    所以,集齐四个影级战力也没有拿下的凶手,不一定是凶威太升。

    这其中恐怕还有更多需要详细深入了解的部分,那就让当事人写一份详实的汇报上来,再具体事情,具体分析好了。

    得了三代的首肯,犬冢獠也就不再继续磨蹭下去,领命之后,恭敬离开。

    犬冢爪的精神状态一定很不好,他还得赶回去安抚。

    将爪推上族长位置,也只是转移注意的一时之计,终不能长久的。

    至于两位火影会拿着半藏的脑袋做什么,犬冢獠就不管了。

    像影级这般的人物,怎么可能不对自己的记忆做出处理?

    影级这般境界,一个个不是位高权重,就是横向一方,脑子里装着太多的秘密,如果轻而易举的在死后被人攫夺,世界早就洪水滔天一片大乱了。

    所以,犬冢獠并不担心,长门那边会过早暴露,引起木叶的强烈关注。

    实际上,就算长门那边不会从半藏脑袋这边暴露,犬冢獠也已经打算在后续上交的任务报告中,将他们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