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总算有些聊胜于无的收获
    “吼——”

    震颤苍穹的咆哮出自白丸口中。

    能够让她装怂的,这个世上只有犬冢獠一个。现在饲主都发了雷霆之怒,她一条好狗,当然应该添砖加瓦。

    白丸这一声咆哮出口,首当其冲的就是几个先前偷袭,将犬冢獠压制的雨忍。

    层层交叠波荡开来的声波,如同冲刷沙磊的浪涛,白丸放开了一声吼,直接将几个人震的七窍流血,哼唧都没有哼唧一声,径直扑倒在地。

    在犬冢獠出手之后,白丸一扫颓势,跳起来就将几个可以归类为精锐的雨忍一扫而光。

    至于先前插在她身上的两把刀,早就被身上一闪而没的雷光电成了铁水。

    先前事起仓促,白丸应了犬冢獠故意装怂,想要看看情况的要求,才会有心配合,这会既然用不上这块遮羞布了,白丸哪里还忍耐得住。

    对于敌人,她一贯是好不容情且凶残的。

    “吭!”

    犬冢獠的五指与半藏的镰刀相击,金铁交鸣的同时火星四溅。

    一层坚愈金铁的黑沙覆盖在手上,让半藏的镰刀斩断雷霆锐枪之后,面对犬冢獠的肉掌,却不能寸进。

    “出乎意料,你的风遁造诣居然能够斩断我的雷遁。”

    两相僵持,犬冢獠的目光囧囧锐利,穿过耀眼的雷光,刺进了半藏的眸光。

    所谓烂船尚有三根钉,半藏哪怕被长门打的丧胆,失掉了心中信念,叫犬冢獠看不起。可真正交手之后才发现,他依旧有可取之处。

    “不过也仅此而已了!”

    但心中的赞叹,也就只有这些了。

    半藏胆气以丧,虽是面对长门才会落荒而逃,但犬冢獠会让他深刻的认识到,相比长门,他也不差。

    你半藏想找个杀鸡骇猴,鼓舞士气的对象无可厚非。可找到了我犬冢獠的头上,却是自寻死路。

    半藏高高在上的冰寒目光,被犬冢獠的锐利刺破。

    他似乎没有料到,选来祭旗的角色,会是这般成色。

    但,半藏并不打算就此认输退走。

    半神的荣光已经衰落,可半藏只认为那是面对长门才会出现的情形。

    对于其他敌人,他是绝对不怕,也绝对还是高高在上,俯瞰忍界的那个无敌之姿的半神。

    “小子,今天取你狗头!”

    镰刀震颤,半藏被刺破的眼神重新凝聚,他将犬冢獠震开,坎肩飞动,镰刀锁链的另一头,黝黑的秤砣当着犬冢獠的脑袋砸下。

    “你想从我身上找自信,说真的半藏,我除了生气,更多的是感觉好笑,还有一些悲哀。”

    略微偏头,任由飞来的秤砣砸在身上,咔嚓一声打断了肩膀,犬冢獠却浑不在意,只是脸上的怒火越发浓烈。

    “呜~”

    五指握爪挥动,凄厉的破空声像长风呜咽。

    纷纷扬的黑沙就汇聚成了巨大的手印,随犬冢獠挥臂落下,足能一击抓爆山椒鱼脑袋的手印一同向着半藏握紧。

    “轰——”

    脚下蓦然一空,黑沙汇聚而成的巨爪将留下深幽地洞的土地抓碎,半藏却仰仗山椒鱼遁地而走,让犬冢獠这一击化为徒劳。

    一抹寒光从脚下的地面破土冲出,削纸一般破开了护身雷霆,一刀斩在犬冢獠尚完好的肩膀,深深斩了进去。

    “嘀嗒~”

    殷红的鲜血顿时顺着镰刀的锁链滴落,一颗一颗,泫然片刻之后,如殷红瑰丽的珍珠,摔碎在地面,融入褐黄翻卷的土地,只留下一串刺目的印记。

    “小子,大话到是说的很大。现在你双臂都废了,且看你怎么送老夫去净土?”

    地面一声轰响,山椒鱼看不见眼睛的大脑袋再度出现,半藏攥着链接镰刀的锁链,好整以暇的俯视而下,目光中的森冷在凝聚,带着嘲讽。

    “难道,你是要靠你的狗吗?”

    目光向一旁镇压了自己部下的白丸扫了一眼,半藏说着明显嘲弄的话。

    白丸是很强,可在半藏眼里,依旧不过是条忍犬而已,恐怕连他脚下的山椒鱼都奈何不得。

    “呵~,你真是不可救药了半藏。你到底……想怎么死!”

    血一串串滴落,渐渐汇聚的像涓流,犬冢獠却看着半藏,笑的越发嘲弄。

    打上门来,要杀他立威。

    可交流之中却透露出来,半藏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如今的半藏,只不过是盲目的沉浸在他曾经被奉为半神的荣耀之中,闭着眼睛不愿醒来的沉睡着。

    一切作为都是为了自欺自人,继续在长门的压迫下苟延残喘下去的半藏,带给犬冢獠的感官,只剩下悲哀。

    他连心脏破碎都能活下来,一样经历过雨之国一战的半藏,此时此刻,却在言语之间透露出无知与刚愎自用,还有在明显不过的欺软怕硬。

    面对长门只会逃跑,不敢在蛇叔守护在一旁的时候动手,只敢一心在犬冢獠孤身上路的时候突袭。

    半藏千挑万选,左右权衡,终于选定了看似害他在雨之国狼狈仓惶的始作俑者犬冢獠来装个逼,捏个软柿子找点自信心。

    然则,半藏这趟志在必得的行动,却只让犬冢獠怒急而笑。

    原来只是以为半藏丧失胆气罢了,现在却是知道,这位忍界半神已经是彻底废了。

    “大话到此为止,小子死吧!”

    “哗啦啦~”

    半藏抖臂,秤砣再度射出,震动着黝黑的锁链如同波浪,一圈圈,一环环往犬冢獠套了过去。

    “咔吧~”

    锁链落下,套在犬冢獠脖颈,再被半藏用力一拉,顿时就将好大一颗脑袋硬生生绞断,咕噜噜滚到了地上。

    犬冢獠不曾躲避,不曾反抗,就这般任由半藏轻而易举的得手。

    看上去,已经身首分离,血如泉喷的犬冢獠,真的是个拿手的说大话家伙。

    “呐,半藏,你最后能不能告诉我。连白丸的幻术都无法看破的半神,到底是怎样一个半神啊?”

    滚落在地,头脸上沾染泥土草木的头颅,染血的嘴巴张合着,诡异的发出声音,一双眼睛里,嘲弄与鄙弃之色已经盈满了。

    轻易斩杀敌人,本来还有的半分戒心也随着犬冢獠人头落地而放下的半藏,这一刻瞳孔骤然缩的小如针尖。

    眼前昭示着胜利的画满忽然如破碎的镜面,又像倒影在池水上被吹皱的景色,猛然却不可逆的碎裂开来。

    疼痛忽如其来,瞬间变疼的难以呼吸。

    半藏于愕然中低头,看见一道莹蓝,如抢般,寂静悄然的雷霆穿过了他的心脏。

    犬冢獠带没有温度的笑容,就那么站在山椒鱼的脑门上,站在半藏的面前。

    “咕嘎~”

    庞大如山的山椒鱼,张开巨大的嘴巴发出惊天动地的悲呼,喷出巨量的毒物,将召唤取消的烟雾统统渲染成剧毒的妖异之紫,却依然未能挣扎到片刻逗留。

    他的主人死了,他失去了继续维持通灵的根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