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打上门来
    洞中无日月,日子长了,时间观念就有些模糊。

    许是过了几个月的样子,犬冢獠感觉胸膛里新生的心脏终于完全契合,再度强健起来,提供的能量能够支撑起他的行动,于是就打算回去。

    不需要跟蛇叔告别,这里不过是蛇叔的一个临时落脚的地方,而且已经处于半废弃的状态,人家早就走了。

    以这里的设施,完全不能满足蛇叔的需求,在犬冢獠度过最初的虚弱后,蛇叔就拍屁股走人了。

    当然,蛇叔并非无情,临走的时候,依旧给犬冢獠留下了一个卷轴,跟之前在雨之国用掉的那个别无二致。

    不过这次卷轴打开之后,犬冢獠只在里面拿到一个瓶子。

    之前那个卷轴里面足有三忍全部的通灵血液,这次就没这种好事了。

    想来也是先前被蛇叔坑了一把,这次纲手跟自来也两人也学精了,没有留下什么可趁之机。

    想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犬冢獠一时颇多感慨。关于追杀凶手的后续,却没有什么头绪了。

    跟踪长门的方法只能用一次,故技重施恐怕不会有好结果。

    有半藏作为筹码,长门还是选择悍然出手,现在这筹码用出去了,再跟踪长门,恐怕还没等到绝他们,说不得就要先来上一场生死大战。

    而绝跟宇智波信的藏身之处,犬冢獠如今没办法找到。

    左右权衡,伤势痊愈的犬冢獠还是准备回转木叶,将情况上报,希望借助忍界第一大势力的情报系统,穷搜天下。

    尽管有了决断,可犬冢獠心里还是难免产生郁闷。

    已经是影级境界,本以为天下大去得,可这次,又做了无用功。

    “白丸,你说,我有时候是不是太过自信了?”

    走在通往室外的昏暗通道,犬冢獠心思百起,不禁发问。

    “咕噜噜”

    白丸拨拉着狗蛋,边拨边追,玩的欢快,并没有心思理会自家饲主。

    “哎问你也是白……”

    看着白丸没心没肺的样子,犬冢獠有无语扶额的冲动。

    然则话未说完,变故突生。

    “轰——”

    骤然一声轰响,昏暗比值的通道炸裂开来。

    乱石窜飞中,黑洞洞的巨大嘴巴向着犬冢獠咬了过来。

    雷光闪烁,犬冢獠一把抄起白丸,飞身而退。

    “哧”

    巨嘴一击不中,哧哧声中喷出眯眼的紫色毒物,如箭矢一般飞射向前,霎时就将还完好的通道统统覆盖,将雷光淹没。

    然而这般偷袭,却并没有取得理想的战果。

    “追上去!”

    毒雾笼罩中,有冷利的声音响起,略微带着些气恼。

    “轰隆隆”

    轰响再度响起,半塌的通道这次彻底坍塌。

    “哗啦”

    犹如跃水而出的鱼儿,犬冢獠带着白丸直接穿透了大地,跳了出来。

    “呜呜”

    数道刀光化作匹练,斩开了空气,发出呜呜的夺命声响,斩向了犬冢獠跟白丸。

    来不及凝神细看,只匆匆一瞥,确定袭来的都是雨忍,犬冢獠旧力用尽,新力未生,好似来不及变换应对招数,只勉励将白丸护住,任由数把长刀斩在身上。

    长刀落下,殷红的血溅射开来。

    犬冢獠被压的半跪在地,紫玉般的脸庞刷的一下变得苍白。

    怀中的白丸虽然有他保护,却还是因为体型原因,被狠狠斩了两刀,雪白锦缎般的白毛,因为中毒成了紫茄子的白丸,顿时让血染出了两道触目惊心的红痕。

    “嗷……”

    白丸痛苦嚎叫,却软绵无力,无法抗争。

    刀如架,斩在身上,将已经中毒的犬冢獠跟白丸彻底压制,无法翻身。

    “轰——”

    大地炸裂,花草崩飞,一只巨大的山椒鱼脑袋从地下探出,其上站着一个满身肃杀的人。

    “小子,算计我半藏,还没有人可以不付出代价。”

    齐腰的坎肩烈烈翻飞,造型奇特的防毒面罩遮不住脸上的伤疤,一双泛红的眼睛冷冰冰居高临下,半藏俯视着被下属埋伏制住的犬冢獠,声冷,人更冷。

    “呵我当时谁呢,原来是你这条破胆的老狗。”

    紫玉泛白的脸庞漏出冷笑,犬冢獠全然不像身受重伤,受制于人,半点也不怵半藏。

    “哼”

    话音未落,半藏还没开腔还嘴,斩在身上的刀就是一压,让犬冢獠不禁闷哼出声。

    “死到临头还嘴硬,也是你们木叶的风格了。有什么遗言吗?老夫准许你说。”

    高高在上,一击制敌,半藏冷酷的不可一世。

    半神的姿态,这一刻好像重新降临在他身上。

    “老东西,我承认我有点小看你了。但,我看你真的是老糊涂了。”

    犬冢獠冷笑,抬头仰望着半藏,目光渐渐凶狰。

    半藏居然敢打上门来,这绝对不在犬冢獠的预料之中。

    毕竟一个躲躲藏藏,窥探仇人好几年,却始终不敢出手,一交手就跑,只靠谎言欺骗自己才能坚持下来的家伙,根本不被犬冢獠放在眼里。

    半藏胆气以丧,不复为敌。

    这就是犬冢獠将半藏哪来当筹码跟棋子的底气。

    可是这回,残酷现实跟身上的疼痛却告诉他,到底还是小看了这些曾经威名一时的老家伙们。

    “不敢跟长门动手,就敢跟我动手?”

    犬冢獠狞笑这盯着半藏,目光里有怒火在攒动。

    将白丸放下,犬冢獠在持刀雨忍的惊骇中,带着一身斩入身体的刀站了起来。

    “是什么依据让你判断,我会比长门好对付?又是什么让你觉得,你个破胆的老狗,能在我身上抖你半神的威风?”

    毒气将脸庞渲染成的紫色正在急速退去,雨忍斩在身上的刀锋也在急速愈合的肌肉排斥中,一点点被逼出身体。

    犬冢獠仰望半藏,怒发冲冠。

    宇智波信跟猪笼草也就罢了,毕竟是幕后黑手,长门虽然中二发疯,却也算得上信念坚定。

    弄不过这两方,犬冢獠也认了,还在积极的自我检讨。

    可凭你一个丧家之犬,只会吠吠的半藏,居然也敢来捋虎须?

    心中正郁郁的犬冢獠,就像火球一样,将要爆炸,把半藏炸个尸骨无存。

    “滋滋”

    丝缕如蛇游动的雷霆出现在犬冢獠身上,中毒引来的紫色已经全部退去。

    压制犬冢獠的雨忍满头大汗,咬牙将手中刀竭力下压,却还是只能在骇然中被排斥开来。

    “你连长门都不敢面对,凭什么敢来找我的麻烦?活够了的话,大爷今天就送你去净土!”

    黑风席卷,刀锋如被时光侵蚀,化作纷纷扬扬的铁锈飞散,犬冢獠咆哮着,直取半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