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野望
    “算了,赶紧把那个蠢货复活吧,这是事情搞砸了,还要他去兜回来呢。”

    没有发觉不妥的猪笼草,只能无奈吩咐着,把一对眼睛抛给了兜。

    兜确实优秀,无人教导的情况下,只凭借他弄来的蛇叔试验资料,就能掌握部分核心技术,以完备计划,配合进行措施,已经是难能可贵。

    可惜蛇叔却更优秀,也更疯狂,还未成年的兜,无法完全吃透资料,融会贯通也是情有可原。

    “请稍等,绝大人。”

    兜一以贯之的恭敬,冷漠又麻木的开始依照吩咐行动。

    半晌捣鼓之后,一个崭新的宇智波信从白绝的尸体中复活。

    “宇智波的荣光不可冒犯,定将在我手中浴火重生!”

    赤条条站起来的宇智波信,一双万花筒闪烁择人而噬凶光,昂首挺胸,宣言说的震耳发聩。

    看着张扬霸道,鸟头朝天的宇智波信,猪笼草的嘴明显抽了一下,继而眼不见心不烦,默默退走。

    马德制杖!

    明明是最大的一个幕后黑手,这一刻退走的猪笼草心里,却怨起了宇智波斑。

    你特么都找来的什么玩意!

    宇智波信偏执的信念,就像一坨狗屎塞进了猪笼草的嘴里。

    “干得很好,兜,继续保持下去。未来我会赐予你宇智波的荣耀!”

    宇智波信的话狂妄且高高在上,接过兜递上的衣服,用满是鼓励的目光俯视着兜。

    “您过奖了斑大人,期待您赐予我荣耀的那一天!”

    兜依旧是恭敬,像个忠诚不二的仆役,只是不同于面对猪笼草,这一刻跟宇智波信独处的他,抬起的眼镜没有漫射光火,有的是纯粹炽热的眼神。

    他看上去,像个信徒,衷心的服侍自己的神,坚定不移的用满怀的澎湃坚定,等待着神赐予荣光。

    被兜这般崇敬的目光注视,宇智波信的高傲越发浓烈,他的心情愉悦而畅快,完全走出了之前的惨败。

    “你的研究怎么样了兜?我已经厌倦这幅木头一样的身体了!”

    脸上浮起明显的厌恶,穿好衣服的宇智波信像是别扭的扭动身体。

    “斑大人,请再给我一点时间,很快,很快就能帮您摆脱这幅受人监控禁锢的身体了。”

    兜惶恐而小心翼翼,还带着浓浓的自信。

    既怕被怪罪,又适时的表达着自己的能力。兜忐忑的越发像个信徒。

    “那就继续吧,加快进度。我要净化宇智波的事情,等不了很久了,时机快到了,你不能耽误。”

    宇智波信沉吟了片刻,换上了毋庸置疑的语气。说道净化宇智波的事情时,脸上的神采化为狂热。

    “请您放心,斑大人。”

    兜顿首,语带坚定。

    “那些麻烦的孢子,解决了吗?”

    忽然像想到了什么,宇智波信有些后知后觉,有一抹迟疑不定攀上脸庞。

    这具白绝躯体,里面可是被种下了不少监控用的孢子的。

    “已经解决了,一共五个,全部都装上了写轮眼,斑大随时可以催眠他们。”

    “不过,斑大人,我们的写轮眼用尽了。”

    信誓旦旦的肯定回复之后,兜道出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没有写轮眼的压制,下一次复活,这些孢子恐怕就无法抑制了。

    “不要担心,兜。只要净化了宇智波,一切都会解决的。区区死鬼的意志,居然想控制我,不可能的!”

    “这个世上,只有一个宇智波斑,只有一个忍界修罗,那就是我!”

    此刻的宇智波信,说着狂妄的话,身神具利,锋锐如刀,有一往无前的强悍气势。

    “是的,斑大人!”

    兜很适时的完成了捧哏的工作,弯腰低头,像敬拜神明。

    他低垂下来的头颅,那双架在稚气脸庞上的眼镜,再次漫射起了火光,叫人看不清他的眼神。

    在蛇叔提供的实验室里,拖着虚弱身体的犬冢獠此刻完成了他的查证工作。

    惨白的无头尸体被剖开,肢解,处理过后,就像挂在肉铺里待售的死猪。

    几颗白色如泡沫黏连的孢子装东西,整齐的排列开来,每一颗中间都镶着一颗瞳孔灰白,毫无光彩的眼球。

    “马德”

    看着从无头尸体中取出来,一水排开的灰白眼球,犬冢獠恨恨的骂出声。

    “被逃了吗?”

    站在犬冢獠对面的蛇叔很平静,平静的像出尘遗世。

    放下了成为火影的执念,蛇叔顿开枷锁,犹如潜龙入渊,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的淡然冲和的让人不能直视了。

    除了还隐约能从偏于清幽的气质看出一点当初的阴沉影子,蛇叔已经完全像是变了个人。

    画风彻底扭转的叫人不认识了。

    就连一手促成蛇叔这些变化的犬冢獠,注意到这些的时候,多数也有些不习惯。

    恐怕除了交心二十多年的三忍另外两个,任谁看到现在这般模样的蛇叔,都会忍不住在心底产生别样的感官。

    “嗯。”

    犬冢獠闷闷的应了一声。

    这次他赔的有点大,输的也有点莫名其妙不甘心。

    雨忍村一行,前前后后准备了许多,连最后拼命也找了蛇叔他们三忍兜底,却拼的五劳七伤,最终还是让人跑了。

    算不上血本无归,可也是输的不忍直视。

    到底还是丝缕不周全呐,没能算穷对手的手段。

    但犬冢獠烦闷的并不是失败,反倒是经过这次的教训之后,就怕宇智波信学起了黑绝,不藏到最后绝不出手,那样一来他可就真的郁闷了。

    非是报仇无门,而是奋力一搏,一败涂地之后,再报仇无门。

    有机会没抓住,得有多郁闷。

    “在这里好好养伤吧,机会总会有的。”

    没有详问其中缘由,蛇叔一点都不在乎这些事情,见犬冢獠郁闷的不行,便安慰了一声,施施然离开了。

    他有更紧要的事情等着去做呢。对犬冢獠自陷在亲仇家很中不能自拔的事情,蛇叔才不想浪费精神。

    蛇叔早已经从这些低层次的事情中超脱了,现在一心一意就像搞他的研究。

    蛇叔离开,犬冢獠独自待了一阵,气压低沉的脸白丸都跟他相处不来,扭头自己跑了。

    “下次,一定干死你啊!”

    阴晴不定了半晌,犬冢獠咬牙切齿的扔下句狠话,选择去养伤。

    这次真的是输惨了。

    即使有白丸帮忙,用已经融合的地怨虞,结合仙术修复了他的心脏,可新东西总要磨合才能得心应手,何况这个新东西还是心脏。

    既然暂时事不可为,那就先顾眼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