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查证
    “师酱……也是祝福他们的吧。”

    中气虚弱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幽幽,犬冢獠半趴半撑在白丸背上,一张脸白的跟厕纸一样。

    对于弟子的说法,蛇叔平静着,不予回应。

    真诚的感情流露,对蛇叔来说,是一种很羞耻的事情,于是便不置可否。

    “敌人呢?死了吗?”

    没有过多纠结蛇叔对他另外两个队友结合的态度看法,犬冢獠也是适逢其会的顺便问了一声,更关心的仍然是宇智波信的生死。

    “尸体在那,脑袋给自来也带走了。”

    以目光示意,蛇叔这次回答的很干脆。

    “已经宰掉了吗?那就好!”

    目光随着蛇叔的引导,看到了宇智波信淹没在泥泞雨水中的尸体,还有那半截绝的尸体,犬冢獠大松一口气。

    连命都拼上了,要还是让仇人跑了,犬冢獠估计他不被气死,也会气吐血。

    “师酱,有找到写轮眼吗?”

    突然意识到什么,犬冢獠有些迫切的发问。

    “写轮眼?没有。那个被你杀死的人身上,一双眼睛已经瞎了。”

    说到写轮眼,蛇叔没有丝毫异常态度,既不遗憾,也无觊觎。

    “嗯?不可能!”

    犬冢獠跳了起来,神色变得阴沉不定。

    这里面,有问题!

    头脑风暴霎时展开,犬冢獠从蛇叔简短的一句话中敏锐的抓到了关键。

    宇智波信那双眼睛可是万花筒,怎么可能瞎掉!

    就算宇智波信愿意用那双万花筒施展伊耶那岐,绝也不可能答应。毕竟那双眼睛是万花筒,可不是什么大白菜,用来施展伊耶那岐复活简直是暴殄天物。

    何况有神威的万花筒,不知道是斑爷废了多大劲,才在失去带土之后整了出来,是斑爷日后复活的关键后手之一,怎么也不应该这么简单就损坏。

    毕竟没有比穿梭空间的神威对付轮回眼更方便的万花筒了。

    神出鬼没,使用时间内基本属于无敌状态,绝不受伤的神威,对上轮回眼最为有效。

    相信以斑爷对轮回眼的了解,不可能不知道这些。那么宇智波信那双万花筒,一定会有斑爷留下的训诫,甚至是后手在。

    何况宇智波信复活的次数,远远超过两次。万花筒再牛皮,也不能当复数的普通写轮眼使用,连续玩那么多次复活才瞎掉。

    还没有召唤白丸之前,犬冢獠就确信干掉了宇智波信两次。

    那个时候,宇智波信就已经连续两次复活,而那双万花筒看上去毫无损伤,偏偏最后却把有神威的万花筒弄瞎了。

    这不合理。

    使出反常,必有内情。

    “咳咳咳……”

    心有疑问,身体虚弱,犬冢獠一急,不禁咳喘起来。

    “白丸,去把尸体弄过来!”

    然而迫切想要搞明白真相,犬冢獠顾不上在乎虚弱跟难受,拍打着白丸急促的吩咐,不想浪费片刻时间。

    “哗啦”

    水花四溅,不等踟躇着,放心不下他的白丸行动,半淹在泥泞中的宇智波信尸体就被一条大蛇托起,游动着送了过来。

    是蛇叔出手了。

    “白丸,把他的衣服扒开。”

    犬冢獠有些急不可耐。

    “唰——”

    白丸挥爪,细碎的风刃挥出,转眼就把宇智波信的无头尸体扒了个精光。

    前后翻看了宇智波信的尸体,除了不堪凌虐的扭曲跟摧残痕迹,犬冢獠没看出任何不妥。

    然而这却让犬冢獠更加阴沉起来。

    宇智波信的尸体上,完全没有其他写轮眼存在或者是曾今存在过的痕迹。

    除了蛇叔说瞎掉的那双眼睛,宇智波信的尸体除了凄惨了一些,跟普通人别无二致。

    如此,之前宇智波信接连的复活,全都没有了解释。

    犬冢獠很清楚,即使暴走之后他的神智不清,但绝对也至少干掉了宇智波信一次。

    那么加上暴走之前的两次,宇智波信至少被他干死了三次。

    但是现在,宇智波信身上却找不到复活对应的第三只写轮眼的痕迹。

    “发现了什么问题?”

    蛇叔静静看着犬冢獠折腾,直到他束手停下,这才发问。

    “老师,给我一间实验室,我要剖开他看看。”

    没有回应蛇叔的问询,犬冢獠沉着脸提了要求。

    现在只是情况有些诡异,他还需要再查证一番才能得到结论。

    只是心里,隐隐有阴云盘踞着,挥散不去。

    而且他也需要整理一番,才能跟蛇叔有选择的交底。

    关于斑爷,关于绝,关于辉夜姬,这些东西,目前除了阴魂不散的大同木羽村,整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是万不能随意透露的事情。

    一旦泄露出来,将会很麻烦,尤其面对的还是蛇叔这样聪明的人,就更不能轻易泄露。

    否则,光解释消息来源,就是一件天大的麻烦事。

    “好。”

    看着阴沉不定的弟子,蛇叔没有穷追猛打的一探究竟,很平静利落的答应了要求。

    然后,待在蛇叔通灵出来的巨蟒嘴里,闻着欲仙欲死的馥郁芬芳,本就有伤在身的犬冢獠感觉快要忍不住位列仙班的时候,终于到了地方。

    与此同时,同样的地下密室,镜片漫射着火光,脸上带着稚气的男孩,熟练的搬出来一个木乃伊,挥手间将绷带切开。

    翠绿的查克拉形如利刃,在男孩的手上使的格外流畅。

    这是很多医疗行当的上忍也无法自由掌握的掌仙术,属于绝对精英级别的医疗忍者才能具备的能力。

    “绝大人。”

    片片飞落的绷带里,漏出了一个白绝,带着眼镜的男孩做完这些,恭敬的退开一旁,肃手而立。

    一团如油,又像果冻的东西从地下涌出,攀附到了白绝身上,不片刻就将白绝惨白的半边身体染成黑色。

    “这次可真是彻底失败了。兜,还没有研究出来抑制那个白痴精神的方法吗?”

    死而复生,大变活人的猪笼草,坐起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懊恼。

    “绝大人,您给的资料太深刻了,我只能勉强完成关于造人的部分,有关于精神抑制的方法,还没有头绪。”

    兜恭恭敬敬,灯火漫射的镜片后的眼神不得看见。他的话语平铺直述,听上去没有太多感情波动,就像个机器一样。

    “大蛇丸的资料那么难吗?连兜你也研究不透彻?”

    猪笼草有些不信,可盯着兜只能看到他的一身恭敬跟平淡,于是也没看出什么端倪。

    兜没有回应,就那么恭敬又木然的站着,随着沉默中的时光流逝,他好像成了一尊雕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