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扫尾
    “五行封印!”

    及腰长发炸开,整一个白毛刺猬的自来也,得到纲手的提醒,终于反应过来,循着犬冢獠虽然狂暴,却渐渐乱着章法,没了方寸的攻击一个空隙,将封印结实的摁了下去。

    小房子一样大的两个狗头上,五行封印的术士符文落在锦缎般白毛上,看上去很是显眼。

    封印打上,天灾般的雷霆消敛,山高的双头白狼开始一怔,开始慢慢缩小。

    代表白丸的狗头上,五行封印中圈着三叶草,她扭过头来,伸出舌头不住的添着另一颗双目血红,却没有神采的狗头,最终发出呜呜如咽的鸣叫。

    心脏是人身最重要的几个器官之一,受到伤害直接就会有反应,何况犬冢獠整个心脏范围都被搅了个稀烂。

    即使靠着神异的查克拉做支撑,又用秘术续命,强行爆发。但这会被自来也打停,白丸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犬冢獠的不妥。

    他的生命力,正在像泄洪一样流失。

    “自来也,给我营造一个安全的环境,我需要立即手术。小狗别叫唤了,我能救他!”

    一边吩咐着形象狼狈的自来也,一边一巴掌拍在了呜咽的白丸脑袋上,纲手的脸色很臭。

    因为清楚犬冢獠叫她来的目的,所以纲手心情非常不好。

    打完架,杀完人,闯完祸,这会就叫她来擦屁股。

    任谁被当成洗地的使唤,也不会多高兴,何况是她这个木叶公主,三忍之一。

    不过,习惯是个好东西。

    尽管看不惯自来也,但纲手还是讨厌不起来他。

    不喜欢惹事,惹了事还要找她收尾的犬冢獠同样不受她欢迎,不过事到临头,纲手还是没有选择袖手旁观。

    不喜欢只是因为讨厌麻烦,不袖手却是因为,大家总归是同伴,甚至说得上是伙伴。

    “通灵之术!”

    认识到事态严重性的自来也一扫嬉皮笑脸,动作训诫。

    岩宿大蛤蟆的肠道被统领了过来,将他们包了进去。

    “阴封印——解!”

    进入状态的纲手摒弃了无关的心思,人变得很严肃,她伸手点在白丸脑门上,直接解开了白丸额头的封印。

    一股滂沱而驳杂,还有着莫名神异的查克拉从白丸身上汹涌而出。

    澎湃的查克拉直接把一帮戒备,准备护法的自来也冲的脸色一变。

    “这是……尾兽还有……仙术查克拉?”

    传承自妙木山的知识,让自来也瞬间分辨出了这股来自白丸的查克拉成分。

    尾兽也就罢了,之前听纲手提过,可这仙术查克拉又是怎么回事?

    我自来也大人现在居然连条狗都不如了吗?

    已经接触了仙术,却迟迟无法入门的自来也,这一刻除了恍惚,剩下的就是悲凉。

    几年前一条跟他讨酒喝,傻乎乎的狗现在都有仙术查克拉了,他灵素仙人豪杰自来也,却只能在仙术修行中被蛤蟆破口大骂蠢货。

    加上傻狗那个已经明显追上了自己脚步的饲主,正是当打之年的自来也,忽然没来由的觉得自己老了,老的甚至有点风烛残年了。

    人不如人,哪怕是后辈,也勉强还能接受,但人不如狗,恕我狂鬼接受不能。

    二三十年奋斗,到头来人不如狗。就算心大如自来也,徒然面对这番情景,也是一番冲击。

    “你呆在这干什么?出去帮忙!”

    不由分说的吩咐被纲手砸了过来,话里话外都是嫌弃,嫌自来也待在这毫无用处。

    “哦……”

    已经不想再争辩什么了,也就不在乎心目中的女神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自来也深深看了白丸一眼,垂头丧气的跟条咸鱼似的,有点失魂落魄的离开。

    “什么情况?”

    蛇叔左手右手各拎着一颗脑袋,堵在了自来也面前。

    “不清楚。不过你的弟子应该会没事。”

    自来也有点兴意阑珊,蔫巴巴的。

    “把这个收起来吧。”

    蛇叔有些诧异,却没过多关心自来也为啥忽然变的无精打采,随手把两颗脑袋扔给了自来也。

    他现在更关心的人,正在眼前这个恶心的,蠕动的,粉红色的蛤蟆肠道里面。

    黯然神伤的自来也默默把蛇叔扔过来的脑袋用封印卷轴收了起来,然后陪着蛇叔站着,一道淋雨。

    干掉敌人的重要目标,砍掉脑袋拿回去搜索秘密,是忍者的必修功课,自来也早就见怪不怪。

    不远处,绝没头没腿,只有半截身子跟一双胳膊的尸体凄凄惨惨。

    再远一些地方,被雷光铲平,凹陷的地面已经开始汇聚雨水,宇智波信破破烂烂,被砍了脑袋的身子扭曲着半淹在泥泞之中。

    半天前,嚷嚷着宇智波荣光的宇智波信,一副万事波澜不惊大佬模样的绝,这会都死无全尸,凄凉的横死在地,任由风雨吹打,再难见星点之前的风光。

    阴云堆叠在高天,昏沉了日光。

    湿冷的风吹过,吹起满地凄清。

    雨靡靡而落,打在残败的楼宇,落在残破的地上,汇聚成泥流,一点一点,慢慢把地面的凹坑都填平。

    雨水的湿气夹杂着越来越淡,却始终未曾散去的血腥味,如烟如雾的氤氲徘徊。

    天灾般大战虽然短暂,可依旧让人们落荒而逃,迟迟不敢归来。

    于是风雨打在苍凉之处,愈发催生凄楚苦难。

    天色将黑时,岩宿蛤蟆的肠道终于消失不见,有些萎靡的纲手,光洁的额头上被汗湿的头发贴着,提溜着犬冢獠的领子,将他扔给了蛇叔。

    然后她头也不回,拔腿就走。

    全程,纲手都没什么好脸色,更是一言不发。

    给犬冢獠擦屁股这种事,已经第二次了,纲手不想再有第三次。

    “不跟上去吗?”

    把犬冢獠架在白丸背上,蛇叔淡淡的看着尤自黯然的自来也。

    “嗯?哦!”

    心思完全不在的自来也,有点猛然惊醒的感觉,抬头看了一眼平静淡然的蛇叔,又去看大步而去的纲手,下意识的拔腿追了上去。

    “我只是去保护她!纲手现在没有阴封印,还损耗了查克拉,身为队友,我得旅行责任!大蛇丸你照顾好你自己弟子吧!”

    风雨送来自来也欲盖弥彰,外强中干,底气不足的强行解释。

    “呵……”

    对此,蛇叔报以不屑的一笑。

    二十余年的老朋友,谁还不知道谁的那点小心思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