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接手
    “哎呀呀,这下真的是麻烦了啊。”

    只在一开始出手,困住了长门一个分身的绝,远远躲在战场波及不到的安全地界,看着通天的光柱将宇智波信淹没,又看看严阵以待的三忍,不禁苦恼起来。

    原本的计划,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明明只是又一次来规劝长门一起合作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就演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了呢?

    先是长门跟宇智波信的言语冲突,再是犬冢獠突然出现插手,掀起大战。

    再到作为合作筹码的半藏被暴露出来,长门仇恨转移,犬冢獠专心对付宇智波信,两人之间互相杀人夺命。

    最后看似尘埃落定,却兔起鹘落的又变出来木叶的三忍。

    情况变化真的是眼花缭乱,让绝也是措手不及。

    犬冢獠的突然出现跟有备而来,推动情况一波三折,叫猪笼草有些棘手而麻爪。

    这会想救人,貌似很难了。

    毕竟赫赫威名的三忍已经来了,而且还准备动手。

    习惯了当幕后黑手挑拨离间,玩阴谋诡计的绝,完全没有信心跟犬冢獠那边正面刚。

    “不过,也不能不救啊,真是好麻烦,嗯?”

    自言自语的绝神色一凝,旋即整个人被从地面推了出去。

    “轰”

    一条斑斓的巨蟒张开大嘴,咬着绝藏在地下的半截身子窜上了天。

    “躲躲藏藏的小老鼠!”

    站在巨蟒咬住绝的上颌,蛇叔挂着冷笑,摊开的右手有颗嗡嗡旋转的查克拉球。

    “到底是什么时候啊?”

    有些呆萌的回头看了一眼三忍原先所在的地方,那里已经没有了蛇叔的身影。

    然后绝再回头时,一颗螺旋丸被蛇叔结实的摁在了他那张奇奇怪怪的脸上。

    整个脑袋都扭曲撕裂着,被蛇叔这颗分量十足的螺旋丸打飞。

    “咔嚓!”

    巨蟒同时用力闭合嘴巴,将绝无头的尸体咬成两段。

    蛇叔跟巨蟒合力一击,默契万分,瞬间叫绝死无全尸。

    “我们……干什么?”

    自来也看了看四周,有些呐呐不知所措。

    那边犬冢獠把宇智波信翻过来覆过去,车了一遍又一遍。这边蛇叔也已经开了利市,一出手就把绝分尸当场。

    可好不容易从突然被召唤过来的迷茫中恢复,自来也却发现,貌似没有什么地方需要他。

    总不能去救助灾民吧?犬冢獠通灵他过来,为的应该不是干这虽然伟光正,却绝对不务正业的事情。

    长门追着半藏厮杀,并不比他对半藏仇恨要少的小南也扔下了救助灾民,冲上去帮忙。三个人这会早就打的远了,自来也并没有看到他们。

    于是就感觉无所事事有些多余。

    眼下的情形,总感觉他堂堂三忍豪杰,妙木山灵素仙人是被人叫来镇场子了。

    这感官就很不好了。

    我堂堂傲笑千军的自来也用来镇场子,这太也大材小用了些吧?

    好在自来也心够大,无聊中也能找到消遣。询问了一声,就定定的看着纲手肃然的娇俏脸庞,眼睛不动了。

    啊绷绷脸的纲手看上去也好漂亮!

    枉顾犬冢獠遭受致命重创,自来也盯着纲手,不顾场合的看的痴迷了。

    “干什么?看什么!还不上去帮忙!”

    锐利中带着恼火的严肃,目光凝视着犬冢獠花样车翻宇智波信,不敢稍有迟疑,浑身绷紧的纲手感受到了自来也的目光,没好气的回头来呵斥。

    “这……”

    自来也先是呐呐,然后去看数十米粗壮的雷光璀璨,来来去去,进进出出把宇智波信虐的跟死狗一样,顿时就小腿肚发麻了。

    纲手的意思多明显啊,就是让他上去给犬冢獠帮忙啊。

    可眼下这样,他上去有什么用吗?

    根本没有用啊。

    而且,看看犬冢獠现在那副狂暴的样子,他跑上去怕不是要被一起揍了?

    自来也算是看出来了,犬冢獠现在至少有跟他正面刚的实力,而且是压着敌人在凌虐。

    就眼前看到的模样,他上去不小心也是要遭罪。

    感慨后生可畏的同时,自来也也是两头为难。

    上去插手不是帮忙而是添乱,还有可能平白被打。不上去,纲手又在身旁虎视眈眈,这位姑奶奶的脾气,搞不好他还得挨打。

    感觉一下成了风箱的老鼠,两头受气。

    好为难啊!

    至于说,刚出现时看到犬冢獠那么重的伤势,自来也是全然不怕的。

    犬冢獠自己都不放在心上,心脏没了碗大个洞,还有心思虐敌人,那能有事咯?

    也就是看着伤势恐怖罢了。

    何况还有纲手在呢不是。

    “去!”

    心里发着感慨,不妨耳边又响起纲手冷飕飕蛮横的声音,自来也当下就是一个哆嗦。

    这调调他熟悉,当年差点没被纲手一拳打死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语气。

    “好吧好吧。”

    秉着好男不跟女斗的教诲,自来也心里无奈,却也不得不像老鼠怕猫一样,咬牙冲了出去。

    “小鬼,我来帮你了!”

    一声怪叫,自来也悍然合身撞进了狂暴的雷霆之中。

    “啊小鬼,我是来帮你的啊!”

    “哎哟,你到是看着点啊!”

    怪叫般的提醒根本毫无意义,扑进战圈的自来也,先是感觉身体一滞,就像陷入了泥潭一样,然后还没等他接触到宇智波信,就先被犬冢獠电的跟炸毛猴子似的。

    “喂,小鬼可以了!误伤也要有个限度!你追着我来几个意思!”

    鬼叫一阵全无效果,自来也反倒发下犬冢獠弃了破烂布袋一样挺了的宇智波信,开始追着他打,一副拼命也要咬块肉的架势,当下就懵逼有恼火了。

    “够了小鬼,再来我就还手了!”

    险险的又躲开一次雷霆冲撞,一头及腰长发都被电成了爆炸头的自来也恶狠狠的捏着拳头。

    再而三的被犬冢獠针对,自来也就是再心大,他也不是傻子,当然会有脾气。

    不过这脾气却还没发出来,就在一声河东狮吼中偃旗息鼓。

    “自来也你个白痴!那个小鬼暴走了!他体内有尾兽,直接用封印术,笨蛋!再拖下去,小鬼保准就没命了!”

    对犬冢獠的情况知之甚详的纲手一手扶额,怒其不争的恨不能直接上去给自来也一拳。

    同为三忍中人,纲手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她的同伴自来也就是蠢的透顶,啥都看不出来。

    一个人连心脏都被人打成碎末了,还能这么爆发碾压车翻敌人,难道看不出来,这种爆发是力不可久的吗?

    犬冢獠是个不安分,让人头疼的小鬼,自家队伍的自来也一样是个惯会帮倒忙的棒槌。

    纲手感觉脑仁疼的都要炸了。

    被叫过来接手的,都是些什么破事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