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水鬼
    突然爆发的恶斗,是一场灾难。

    忍者的威力,本就超出了世俗人力的认知界限,更何况是影级这般的高手,而且还不止一个正在缠斗厮杀。

    坦克一样横冲直撞的修罗道,通灵出山一般巨大通灵兽的畜生道,横行无忌的天道。

    长门还不完全,只有一半的六道分身,每一个举手投足都拥有不下于影级的力量。

    哪怕并非犬冢獠记忆中形象修罗道跟畜生道,实际上是影级垫底的货色,却也非一般人物能够抗衡。

    开启了万花筒,拥有空间穿梭能力,加持这绝强火遁的宇智波信,最低限也是影级。

    加上完全解放了封印,彻底根除本身隐患,本就以查克拉雄厚见长,如今更是肆意挥霍的犬冢獠。

    五个人在雨忍村打起来后,直接就是天崩地裂。

    “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啊啊啊发生什么了!”

    “救命,救命——”

    “跑,快逃啊,跑!”

    对于雨忍村的居民来说,这场战斗爆发的毫无征兆又太过猛烈,简直犹如天灾一般。

    混乱惊恐很快演变成了慌乱。

    顾不上痛恨自己的多灾多难,面对死亡威胁,群众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亡命狂奔,远离战场。

    “轰隆隆”

    一座不堪摧残的大楼拦腰断裂倾倒,砸向狼奔豚突的人群。

    “啊,啊——”

    泰山压顶,奔逃的人愈加慌乱的像无头苍蝇,有人惊吓到忘记了跑路,眼睁睁抬头望着砸下的大楼,喉咙无意识的发出绝望的非人吼叫。

    蓦然有雪片般的白纸飞过天空,穿过了缭乱的雨水,层叠这折成了一张打手,将倒落的大楼擎住。

    “”

    有细碎的残物转过了擎天白纸手的间隙,敲在震愕的行人头上。

    “天……使,是天使!”

    他看着张开洁白羽翼飞在天上,飞雪般白纸环绕在身,擎住倾倒的高楼,屏蔽天灾般战斗余波的小南,喃喃如梦呓。

    在绝望中出现,带来希望曙光的小南,这一刻就是人们的天使。

    “离开这里!”

    小南清冷的声音有毋庸置疑的坚定。

    因为相依为命的情谊,她会助纣为虐,但天性的善良以及幼年的困苦,让她无法眼睁睁看着殃及池鱼的灾难肆虐。

    人总是复杂的,恶贯满盈,十恶不赦的坏人也有他的些许温情,何况是本就以复杂著称的女人。

    然而小南的善良,也是有些苍白无力。

    比起正在生死搏杀的几个人,她到底是差了一筹。

    所以,哪怕是封锁余波,小南看上去也只能勉励而为。

    “水遁——水缝!”

    恶斗中,长门一心要置他与死地,吃了闷亏的宇智波信也渐渐顾不上教训长门,反倒暗暗推波助澜,合力针对。

    犬冢獠压力大增,却忽然的分出了个影分身施展水遁。

    一线白丝直插上天,像阴沉天空忽然脆裂开来的白痕。

    犬冢獠的影分身没有用水缝攻击,反倒在旁人有些莫名其妙的目光中,一下将高楼对面的大厦劈开。

    水缝白线将高楼从中剖开,去势不减,直将大地也同时劈裂。

    “咔啦啦……”

    伴随着力量耗尽的影分身消失,被剖开的高楼发出让人牙酸的金属扭曲声。

    变成两半的高楼,像花生壳一样分左右裂开,如同两个巨大的撬棍,将地面沿着水缝切开的痕迹,直接撕扯开来,漏出了地下的别有洞天。

    凉风带雨,飘洒到裂开的地下,戎装在身的半藏迎着风雨,懵逼又错愕。

    这一下重见天日来的太突然,半藏呆滞在雅致的屋子里。

    愕愣愣的抬头,半藏的目光透过撕裂开来的屋顶,面对头顶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天空,整个人都是茫然的。

    我老老实实的待在地下,装成一条无害的狗,为啥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是哪?我是谁?我特么要干什么?

    犬冢獠祸水东移,被水鬼战术殃及池鱼的半藏很无措。

    长门对木叶的恨意,是犬冢獠计划之外的东西。猪笼草叫破他身份的那一刻,长门悍施辣手。

    战斗的变化出乎意料。吃了亏的宇智波信有意无意开始转变作战目的,配合一心一意要干死犬冢獠的长门。

    情势危急中,原本信心满满,实际却渐渐吃力的犬冢獠,不得不提前将威慑长门的杀手锏放了出来。

    “半藏——”

    果然,一声暴怒而悲愤,扯开了喉咙的咆哮,长门当即弃了犬冢獠,疯了一般杀向半藏。

    半藏的迷茫无法持续更久。

    长门的六道分身在发现朝思暮想,穷搜天下而不得的半藏的第一时刻,便彻底暴走。

    “半藏大人,团藏大人说,是时候该让你付出代价了!”

    应对着宇智波信骤然加强的攻势,犬冢獠还不忘见缝插针挑拨离间。

    “混蛋,可恶!”

    长门气势汹汹杀到,犬冢獠的刺耳话语入耳,半藏顾不上再迷茫后怕什么,恼羞成怒的破口大骂着跳将起来。

    情势转变快的有些眼花缭乱,半藏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通灵之术!”

    巨大的烟雾涌现。

    “呼——”

    一条硕大鱼尾从浓白烟雾中抽了出来,将扑上来的六道分身统统扫飞。

    情知今日不能幸免的半藏开始爆发,做殊死一搏。仇恨怒火上头的长门一时不查,上手先吃了一记闷亏。

    “呼呼——”

    如大风席卷的声音搅过,鱼尾扇飞了六道分身,紫色瑰丽诡异的色泽将通灵术的烟雾渲染,继而吹成一道紫色烟龙,向着战场横卷而来。

    半藏依为根本的剧毒不要钱似的撒了开来。

    “死去吧你!”

    犬冢獠身上雷光大盛,磁力全开,拼着被宇智波信一刀刺在肩膀,短暂的扭曲了他的空间忍术,一脚将之踹飞,直直的撞进了紫色毒物烟龙之中。

    “水遁——水缝!”

    一把拔掉肩膀上插入的利刃,不顾手掌被割的鲜血淋漓,犬冢獠结印,切割无双的水遁忍术再度出手。

    “哧——”

    白线如痕,似天宇破碎。

    水缝白线过出,烟龙一分为二,犬冢獠狮子乱摆头,以嘴巴为起始的白线霎时将烟龙搅个粉碎。

    “小子,你今天必须死!”

    然而下一刻,宇智波信的身影又凭空出现,整个右臂都化作一把冰冷的钢铁尖锥,直插犬冢獠的脑袋。

    他除了灰白的脸色有些略紫,看上去毫发无伤。

    犬冢獠的拼着受伤的一击,毫无建树。

    “妈个鸡,等的就是你!玉毛针——雷星!”

    犬冢獠的满头白发活了过来,带着汪蓝雷光,似暴雨倾盆将宇智波信射了个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